C
天上一隻貓
@centaurus_a

熱烈

每段有你的航程都在,揚帆起錨的時刻,將胸口吸滿飽飽的氣,在風浪將我們吹落墜海時,能夠給你氧氣,再拉你一起上岸,如果烈日和閃電同時出現,我清楚你的驚惶,在每個街角我會拉著你的手在你耳邊低喃,讓你先感受到我的溫煦和撫觸
1
收藏

迷陣

夢中和你併肩走在椰林大道上的午後,光影捲著的熱浪你頻頻打著呵欠,我說了笑話,是關於玻璃的故事:「玻璃跳樓前會說什麼?」「晚安,我要睡了。」你沒有笑,你始終覺得我是那片玻璃,你總是默許我提問,尤其那些令你難以捉摸的問題
4
收藏

偏振光

每顆來到地球的光子,都是彼時被宿主拋棄而,遲來的前世,她們被迫經歷壓縮與裂變:她們是頹喪形式存在主義的遺骸與,唯心論者的信徒。寂靜地在我的視網膜上詭辯,漸弱的光子們終究趨往極端,秩序孕育偏振,如果妳們看見我遺失的圖景和閃焰
5
回應2
收藏

因為我總是記得,記得。

此時,感情是道深築的牆,積滿了迭代的灰,時間在其上流轉,使得,人們及妳,失去了理解,只留情感遺緒,卻分不清應當表現的情緒為何,總認為自己,能夠適切地整理自己,彼時,濃濃的七月影子兀自橫亙在前,飄晃的光影認不清是月光還是微曦
3
收藏

關於拜訪和長居

他最近常找些理由來拜訪,有意無意地,日子久了我也無法區分。有時在太陽出現在辛亥路的一端,或忙碌結束時的晚餐時間。我們沿著醉月湖散步、在雨中相互理解,補足缺口。然後一起在不經意間意識到被光亮撕破的雲朵,和大笨鳥整理羽毛時的狼狽。
2
收藏

那些關於A的事

在連串的夢境裡,壓抑的情感成了張二維的網,被圍住的,世界至此一分為二,我無法說明不討厭,裡頭漂浮的情緒皺摺,捆住的從來不止四肢,壞的漸弱的止不住的,網格會變,能解析的都模糊了,能預測的都失能了,世界仍是兩方
3
回應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