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流年
@joycelin95
11 篇文章

#原創 冬、番外二

#原創 冬、番外一
4
收藏

#原創 冬、番外一

前文請走→,-,夜裏群星漫天,谷裡生活百年如一日,每當他不堪寂寞時,他就會走到谷口,吹著外頭的風,回想自己曾抓在手裡、玄英冰冷的指,以及那時玄英頭也不回的背影。窮陰地刺骨的風他都還記得,那裡那般冷,玄英怎麼受得了呢?
3
回應5
收藏

#原創 冬、四 完結

冬、四,闊別半載,窮陰地不見任何改變。想想也是,半載雖於人類看來已不算短,於妖神而言卻不過眨眼,何況是他與炎華這種幾乎與天齊壽的上古仙神。玄英逕直走回自己寢間,每步下去都是一陣罡風颳起,待他闔上房門時,外投已是層層凜冽罡風斥滿偏殿,不容任何人踏入半步。
1
回應2
收藏

#原創 冬、三

冬、三,隨他一同外出的玄英丟了。過了半年仍未返回窮陰地,眼看夏至已過,離冬季不遠,窮陰不能再無人坐鎮,玄英的侍童只能迫不得已找上炎華。當炎華和傅實循著半個元神氣息,匆匆奔至人間尋找玄英時,這才發現玄英的氣息始終在當時分手一帶,說明對方從分開後便沒有離開這片區域。炎華猜不准對方是否又有何算計,可玄英怎麼說也掌管冰霜,容不得半點意外,即便他再如何不待見玄英,此時都得以大局為重,早些將玄英送回窮陰地。
1
回應2
收藏

#原創 冬、二

冬、二,他同傅實走遍九州大陸的時候就該想到,一兩年也罷,豈有可能連著數十載暖冬?可那時他只顧著傅實開心便好,沒往細裡深思,否則早該注意到背後有人動了手腳。待他發現已經太遲。「炎華,我就要死了,普天之下只有你能救我,你願意嗎?」
3
收藏

#原創 冬、一

冬、一,叮鈴……,鈴聲穿過漫漫濃霧而來,鈴響小徑隨即由鈴聲來處鋪展開,他雪白的雙足踏在萬年凍土上,向著聲音源頭歸去。炎華贈他的那枚銅鈴,便是指引他回家的路。叮鈴……,小童一個趔趄,不當心撞翻木盤,托著的銅鈴霎時脫離木盤,露出盤底刻著的咒陣。只見銅鈴原先包覆著和咒陣同樣的金黃暖光,還未落至地面,那道黃光便以黯淡,最終掙扎似地閃爍幾下,墜地時徹底暗去。他垂眼看著鈴鐺,看地面森森寒氣迅速布滿整個鈴身,灰濛濛地奪去昔日耀眼。他的神情很淡,像拂過山頭的薄霧那樣輕,長睫遮去他眼底所有情緒,若非還能看見沾染冰霜的睫毛微微搧動,幾乎讓人錯以為是座冰雕。
5
收藏

再見,L先生

曾經我稱呼他為S,後來我想:放過我自己吧,於是改口稱他為L先生。我們認識八個年頭,從年少到成熟,如果再讓我選一次,我情願我們不要認識這麼久,久到讓我足夠了解他,久到讓我把他的影子放進每個角落。我情願我們只是點頭之交,把他的消息當成茶餘飯後的閒聊,沒有擔憂、沒有欣喜,偶來相遇也不必深記。
4
收藏

【短篇】南木

如若天庭南門邊那株樹未曾開過花,如若蟠桃酒未曾滴在樹根,如若朱雀神君未曾粗心地勾斷那截枝幹,如若文華仙君未曾將斷枝拾起,如若六和上仙不曾將斷枝討去雕成人偶,如若她不曾被帶去人間,如若……,可說這些都已太遲。
1
收藏

【短篇小說】是夢,非夢

篇幅短小,故事待續,微耽傾向,不影響閱讀。-,「將軍,我作了個夢。」他偎在男人胸口,杏眼半闔,享受男人的輕撫,很是愜意。「喔?夢著些什麼?」男人也不嫌他熱,任他靠著,輕輕撫過他絹似的長髮,滑過頸後,不時在他背心輕拍幾下,像是安撫孩子。
8
收藏

【二創】鳳于九天-安荷

其實,他有什麼錯呢?命由不得他選,不是他願意成為太子,不是他願意搶走容恬的一切,不是他願意毫無尊嚴地求饒,他錯在哪兒了呢?生而在世,約莫是他唯一能想到的錯。而那個人,鳳鳴,他沒有經歷過安荷的人生,不曾像安荷一般孤立無援,何以懦弱如安荷。他只能是他,只能是那個自小為自己抱不平的鳳鳴,也正是這樣的性子才引得容恬注視。
3
回應6
收藏

【小說】安輅之名

鄭尹站在窗前,看著外頭鳥語花香的園子。遠一點,再遠一點,宮牆外頭此刻應是一片殺聲哀鳴,他佈了這麼久的局,終是將孟國舊部連同潛伏在他楚國內的勢力統統摘了去,想那安輅倒是一步好棋,也不枉當初花力氣活捉。思及安輅,他難得起了點愧疚,是他利用安輅對他的信任,是他欺騙安輅,即便安輅曾是孟國世子,可孟國已破,他卻是將安輅置於最不堪的黑暗,從此安輅便得背負一世污名,永載史冊。
2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