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躍下
@leap

你可以假裝看不見

香港 21號 禮拜日,儘管去崇拜你的神,高唱聖歌,讚美祂的名,不到一根木棍的距離外,沒看見天使,鞭笞穿著喪服的罪人,儘管去尊崇功夫,電影裡不知,龍的傳人能否看見龍套,正被強拳打得頭破血流,儘管從奶與蜜
3
收藏

機票

從故鄉前往某個地方,觀光、遊學或,求學也好,(打工換宿對你,是謊言),只須購買某某航空,一張機票,想要逃離主觀上狹窄,缺氧的房間,誰的錢包裡 或是家裡桌上,正好足夠一張機票,就能說服自己,擁有翅膀,而行李畢竟
1
收藏

兇手

沒有人教過我,但冥冥之中理解,白天與黑夜,陰影裡人類的腳步聲,全然不同,所有人的眼 此刻都已安眠,但街燈並未履行職責,栓住脫逃的犬齒,蹣跚的唇這時,也風乾成了一片魚鱗,無法重複誦念,失去信仰的詞彙,所有人的夢 此刻都已鼾睡
1
回應1
收藏

人魚

卸下珊瑚髮飾,望了他一眼,寧靜地我轉身,背向海平面,那些故事 遠方的鯨豚吟唱的,愛 與大海,至今也漸漸淡去,新生的蹼漸往陸地上顛簸、啪踏地 猶如嬰孩啼哭,我想起我的聲音此時,仍待在貝殼裡沉眠,呼吸平穩的起伏
6
收藏

年夜飯

年夜飯,我聽見外頭,鞭炮正響,這不是才十一點嗎?餐桌酒瓶一打,熱鬧地划起酒拳 有人,酒嗓、國罵和大笑,也是一陣鞭炮,孩子偶爾,得捂起耳朵閃躲,醉得以為自己是蜂炮的,「幹!」某個人又講起老笑話,「我走過紙上那個(停頓)
2
收藏

海岸線

乘著浮木,用自身的秒針,穿過錶面,指向北方零度 暗自確定,一刻後的航線向東,我的瞳孔漸明,俯視則像座鳥籠,沒有槳 更別說帆,分針卻忙碌於追逐、揮舞,試圖打撈貝殼那般,探詢誰的歷史,海岸線與礁岩,鵝卵石與沙粒
6
收藏

在森林旁

秋日黃昏,耳邊響起一首詩,不知誰低唱,緩緩自森林走來,衣擺輕柔撫過落葉,一行句子 騷動著,窸窣作響,而我頷首,將所有淡忘,凋謝的字眼沉默地,掃起,堆疊,點火悶燒,灰燼是好多信紙 無人收取,寄往任何一處
3
收藏

越獄

早晨洗淨手臂與脖子邊,幾圈模糊的年輪,不再生長藤蔓,靜靜枯萎,街上的人們臉上刻著沉默,恭喜孩子有意義的死去,哀弔孩子得像自己一樣死去,前往一個很少人談論的地方,先砌好眼眶前的牆,明知看不見世界,牢房深處 同樣安心
8
回應3
收藏

台灣雲豹

多年以前,島嶼的森林是,一場濃霧正要瀰漫,夜晚穿梭過四足身影間,灰暗的綠意,細膩拉扯背脊,感受真實的毛皮、肋骨起伏,呼吸隨即攀升至海拔三千公尺,靜謐降雪的峰頭,我心凜然,注視燃燒綠火、燃燒前爪的瞳孔,傾聽盤據此山之貓的低鳴窸窣
6
回應1
收藏

用抄襲說我愛你

第一朵玫瑰,足夠美麗地形容妳,不管第二朵,源自栽種或購買,芳香與否,都該殘忍地加以踐踏,扔進廢墟,在那之後,我抄襲月亮,也許能模仿妳昨天的妝鏡,我抄襲馬蹄,達達的巧合乃詩人美麗的錯誤,我抄襲雨季,但我從不能夠像花朵那樣愛妳
16
回應2
收藏

活著的證明

在棺木緊緊釘上之前,我聽見天使們墜樓的聲音,羽毛四散人行道染血,行人沒有看見,便延著大樓牆面陸續走上天空,追求任何夢境的可能,但天堂只在轉眼間,隨著心跳忐忑,我在每一個平凡日常失去蹤影,你於是露出迷途孩子般的笑容
3
回應1
收藏

巴別塔

最近有些謠言,說著我們這個國家,或是民族,抑或整個社會,還是世界,皆成為一種單一,好像你我同樣屬於,一座撲克牌塔上的卡片,堆疊入雲,我在雲深的何處,最上面放的 敲響麥田之門的,又是五十四張裡的誰?但我不該只以一種語言
2
收藏

微光

找一顆銀河系的太陽,將它除以一萬顆月亮,剩下的餘數灑在每枝樹梢上,溪流裡輕聲歌唱的夜行者,草叢間些微騷動的夜行者,森林中悄然守夜的它 漫步撿拾碎屑,眼神如詩 一隻貓頭鷹轉過頭啼問:我們以此守望夜幕的國度
4
收藏

夜海

窗口瞭望夜風遊蕩,逡巡群星,拂起袖子將遠方碎浪聲響,注入屋頂上 一道瞥見的河流,消逝而過,銀線交織交錯的緞帶,反射黑色礁岩 陰影角落,大海 隱蔽一絲聲息,從暗湧的底流襲奪魚的鱗片,從晦澀的水深處竄逃,是誰踩過濱邊 蟹的足跡此刻還溫潤如
4
收藏

聽說臺北會下雪

某天聽聞某人說,聽說臺北會下雪,白色的鳥類銜來白色的霧,濃霧的白色塗抹雪的白色,白雪的灰暗像灰暗的街區,街區的色彩是色彩的貧困,貧困的居民有貧困的幻想,幻想的結尾到假寐的起點,起點在於永不停下的輪迴,某天某人聽說,
13
回應4
收藏

紅冠水雞

小學時曾認識,一對紅冠水雞夫婦,問我對人類而言成長為何,臉上紅通通的 像極,某某薑母鴨攬客的招牌,「今晨曙光剛拜訪的水塘,在黃昏時分已成高聳大樓」幾天後我用醜醜的字體,寫在零分考卷上,投入水塘裡讓墨水
4
收藏

試探一首詩的意義

思考一首詩對於現實世界貢獻的真實性,它們如同幽靈,既不在此處也不存於他方,比起其他文體更為宗教性,無法被任何科學證立。而我是個不稱職的血親,寫下一首後往往扔給讀者照料,隨即埋首在下一個更完美的子嗣。筆劃匯聚為字詞的細胞,再奇蹟似地從母親般的白紙產褥上生下,帶著一身血水,驚慌哭嚎著來到你眼中,聽聞哭聲一路自視神經蔓延至左右腦,它才首次被證實存在這片荒漠中,而風的吐息,正在呼嘯。
15
回應1
收藏

引水人

我熟悉你每種呼吸方式,我計算過你每次胸口的起伏,請相信我吧 我是愛你的,我們是永恆降下的雨水,讓海岸蒙受碎浪侵蝕,讓一道光自海面升起,讓一葉扁舟向濱海之處停靠,赤腳踩著潮汐,讓它們洗去衰老疲乏,你前來撿拾沙灘上的貝殼
20
回應2
收藏

每當失眠時就該亂寫詩

咖啡味被誰藏在麝香裡,棉被則用窒息謀害靈感,哦我不能是也不會是,今晚不是沈默的那詩人的康橋,今晚是無法沈默的非人的幻想,一時輾轉就在枕中瞥見,一群螢火蟲緩緩照亮,一種棲息清醒與麻痺間,一隻昏沈晦暗的野獸
6
回應1
收藏

旅途中

把心跳視作油門,待在原地,還不如往前運行試圖,規律地轉動人生,看到仙人掌時,記得緊緊握住煞車,即使前方沒有人影,鬱熱不要脫去上衣,嚴寒也別戴上手套,記住四季是在輪軸間輪轉,而你總在早晨宣揚每一種,重複啟程的意義
2
收藏

聖誕

盡量用燈泡,纏上每條街的行道樹,黑暗被驅趕到,視而不見的地方,盡量用緞帶,束縛每盒沉默的禮物,包裝彼此心意,交換偽裝的幸福,盡量用接吻,堵住每個情人的眼睛,貼緊冰冷雙唇,躲避人群的寒流,最後用快樂,嘗試欺瞞老人的馴鹿
5
收藏

靠海

靠海的地方,就連○○的,生日蛋糕食譜,嚐起來都有海水味,靠海的濱邊,把摔碎在碎浪上的,月 光,用玻璃瓶仔細收好,回家搖均勻用細網篩過,可以代替糖粉,灑在蛋糕上,剩下的○○把剩下的○○
6
收藏

習慣

枕頭上留下的夢都過於沉重,而我慣於奢侈,於是折疊起來,堆置在紙上點燃,至少現在,很溫暖,你認為生活或生存的,意義乃是去描述,來自永恆明天的波浪,如何溫柔地撫摸你的臉頰,只是談論兩者,不該成為一種習慣,生物學家說
5
收藏

#讀詩 Alfred Lord Tennyson〈Crossing the bar〉

Sunset and evening star,And one clear call for me!,And may there be no moaning of the bar,When I put out to sea,
3
收藏

#讀詩 向陽〈咬舌詩〉

這是一個怎麼樣的年代?怎麼樣的一個年代?這是啥麼款的一個世界?一個啥麼款的世界?黃昏在昏黃的陽光下無代誌罔掠目蝨相咬,城市在星星還沒出現前已經目睭花花,匏仔看做菜瓜,平凡的我們不知欲變啥麼蛖,創啥麼碗粿?
12
回應2
收藏

被動態

我們被教導,地球上 必然先有影子,才有光線被目擊,雞和蛋 沒有先後,牠們全是,為了被食用才存在,學會游泳前,該先預習該如何,被溺死,在愛人以前,要先了解該如何,不被愛,出生為人,活下去 再,被失去人類的資格
4
收藏

#讀詩 商禽〈穿牆貓〉

自從她離去之後便來了這隻貓,在我的住處進出自如,門窗乃至牆壁都擋牠不住。她在的時候,我們的生活曾令鐵門窗外的雀鳥羨慕,她照顧我的一切,包括停電的晚上為我捧來一勾新月(她相信寫詩用不著太多的照明),燠熱的夏夜她站在身旁散發冷氣。
4
回應1
收藏

昆蟲五首

〈蜉蝣〉我的生命其實不短,但為詩人需要,甚至活不到,寫完第四,〈蝴蝶〉莊周夢我,或我夢莊周,全是哲學家的詭辯,我才沒有莊周那麼胖,〈螳螂〉醫生剖腹後,不禁罵道,這是這個月第三次,不准你再吃鐵線蟲了,〈蟑螂〉
10
回應2
收藏

分手前一晚

試圖用乙醇,解鎖兩眉間的沈默,沒有理由地,你向我談論起滿月的貪婪,批判它毫不知足,意圖攫取每個人的目光,我選擇辯駁,說是月亮的心思,來自過敏的太陽與行星的投影,兩人的陰晴圓缺,也本該如此理所當然,此刻月亮共有五個
5
收藏

街角的上帝

那天清晨於街角停車遇見的那隻黑貓,向我宣稱牠就是上帝,毫無遲疑地。夜晚的邊際畫筆才正劃出一道白線,牠輕柔抽動著長尾解釋,僅是一時興起而揭露宇宙的秘密,而我膽怯著朝牠伸手索取身為神的證明。翠綠的瞳孔拉扯瞇起的眼角,再勾起尖銳的微笑鳴叫:「貓說話難道不足以證明?」
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