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ㄩㄐ
@yuji

〈疑問集〉

你在那裡,而我,不知道怎麼呼喚你,已經是微涼的冬,晴朗的天空,其實飄著,最細的雨,現在我們都得誠實了,該怎麼辦?解放了黑夜怎麼辦?失落了幸福怎麼辦?如果我們出生,卻無法選擇出生怎麼辦?末日怎麼辦?真理怎麼辦?
3
收藏

〈我養了一隻同性戀〉

我養了一隻同性戀。過馬路的時候,我告訴他:「你不要牽我的手,我怕我會懷孕。」每一次彎腰綁鞋帶,我都得提醒他:「不要偷偷從後面來喔。」巷口的狗總對每個路人咆哮,我們貼著牆壁,小心翼翼地繞過:「你會不會,也對牠有興趣?」
29
回應1
收藏

〈縫〉

我很確定房間有縫。霉與癌,皆如此:白牆起家,隨後擴張,如這個世界,需被崇敬的,神秘教聖哲。先得有縫,在我們的心中。二尖瓣脫垂,心室早期收縮,時序,紊亂的故事結尾從這裡開始講,  ,且自我吞噬,這個故事
4
收藏

〈業餘網球愛好者〉

, ,在前往網球場的路上,他突然自問。也許我並不適合寫小說呢。,  ,這樣的想法真有意思,他踩著輕快的腳步,不由很自得其樂地沉浸其中了。天氣一下子轉涼,暖身必須做得更加充分。通常的時候,他只會活動關節
9
回應7
收藏

〈導護〉

,  ,我以三角形的,破爛的旗子,向幼時的我道別,老師再見小朋友再見大家明天見,  ,再見。,領隊而終,走向斑馬線與,傍晚,光從教室釋放,我手上的長欄杆,便足以阻擋,崇明路上的車流,與我至今仍不時夢見
10
收藏

〈毀滅神話〉

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什麼,值得相信了,他帶著黑色的皮膚,如一本,翻閱過,卻還未被完全背熟的,詩集的封面,角質脫落,長滿青春痘,  ,卻因藏有巨大的哀傷,而不得不龜裂,大地女神從此強烈地,恨著他。他讓每條
6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