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徹斯特大學
我是贊成的,雖然問題的根本是人民的素質與自覺... 法律與政策已經是道德的最底線了,非要做到亮出胡蘿蔔與棒子才聽話是下賤的人才有的表現... 第一世界的國家人民(那些出去玩的)有著第三世界的表現,先別談民主與人權了,連自制力與思想都還遠得很呢... 雖然只有少部分的人,但是他們已經危害到社會安全了,在現階段對病毒的了解都還不夠充分的狀況下只能出此下策來遏制病毒的傳播與擴散 (個人認為這時候不該談政治了,人若要保命也不會在乎什麼三民主義藍綠鬥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