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PO -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B1 這應該會是一種很常見的意見 是的,不具專業的確會導致不能判斷專業領域的情況 但我的角度是從「民主、自由」出發 我覺得醫界的專業和民眾的自主權應該要形成一個討論 才會是一個比較符合民主價值的作法 目前陳時中團隊的許多做法都相對的更符合民主精神,例如自主健康管理等等 只是在體制的根本授權上,我是覺得還不夠。如果今天柯P當部長,他或許也會做得很好,而他是認為要給亂跑的隔離者銬上電子手銬的,這一點陳部長就有不同的做法跟想法。在這個過程裡,民眾的想法似乎不夠參與,可能變成決策層說什麼就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