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PO -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B3 我同意這點,是台灣的投票現況。 只是未來還是要往這個方向去做,好處是中老年人終究會衰老,而年輕一代普遍念過更多書,判斷真假訊息的能力更強一些。所以這遲早要被討論,如果真的想往徹底民主尊重自由的道路去走。 我只是先發起這個話題,因為我沒在網路上看過有人提起這點。 另外,我本身對營養學有一些涉獵(我只學了我自己需要的部分)。我知道醫藥界對某些療法是存在偏見和不承認的,因為那涉及藥廠的利益,例如維生素C的作用。 我最近只是單純的用補充鎂就治好了困擾我三年的心臟問題,但醫院會偏向開鈣離子阻斷劑。 事實上,台灣或美國的醫生對營養學方面的訓練幾乎是零,他們側重使用化學藥物(很多是更昂貴的)、放射線等等來治療,但很少考慮營養學方面的角度。 如果主政者決定要採用主流醫學的方式來應對嚴重傳染病,那沒有什麼大問題;如果不討論是不是比較有效,主流醫學的方式還是常常可以治好很多疾病,但會不會消耗更高昂的成本跟造成更大的副作用就是另一回事。 但如果這些衛生決策涉及強制性,如同我前面說的,它就必須和民意有充分討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