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PO -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B7 只是剛好現在的中國既是極權也是集權,習近平時代已經比以前有很大改變 而且綜觀歷史,集權和極權向來只有一線之隔,民主大國都是採行聯邦制(各州可以自己訂法律)的多 我覺得你提到的可能會是一個更複雜的議題 我是不完全認同馬斯洛的理論,雖然他這套模型在很多時候是適用的。世上總是有一群寧死(放棄生存)也要受尊重或自我實現的人,這也表示了如果人曾經嘗過更高的層級,他就可能會有其他的選擇 社福好、生活水平不錯的國家還有德國、奧地利、北歐國家等等,都是民主程度更高的 柯P倒是曾經追求過新加坡模式,現在他大多向荷蘭取經 而且新加坡近年也被許多人質疑沒有了李光耀,事情會不會一直仍很好 你第二段話,我假設你預設美國的模式值得被依循。只是我前面已經提到,美國的土地、人口、知識普及的構造(貧富差距、知愚差距)都和台灣有所不同。相同的話我想講一次就夠了。 公投不會任何人一定要出門投票,如果你真的只想把精力放在公共事務以外的地方,沒有人會阻攔你。同時,公投會是一個機會被提出討論。 我建議你如果願意的話,讀一下我順帶一提的那一部分,建議你調整一下語氣。我個人不打算再有辯論行為,我不是這方面的狂熱者,只希望和諧討論。當然如果這個討論區的其他人之間要有辯論,那也是他們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