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所謂【原廠授權書】,只有等一個議題熱度過去了才有可能客觀的來討論 ...

6月11日 12:42
先說結論:沒有辦法擔任『經銷商』角色的團體,都沒辦法跟原廠買到疫苗。
(FEI 為美國非營利機構,致力於分析美國與台灣之商業、貿易、及創業輔導政策,並藉由倡議和公共講座的方式推動立法,促進台灣產業發展。) 由於疫苗 (或是藥品) 在貿易上的特殊性質向來鮮為人知,我們之前三篇文章特別與網友講解疫苗的製造流程、採購、貿易、以及政治的複雜性。最近許多人聚焦在民間團體 (譬如郭董、張亞中),是否需要所謂的原廠授權書,我們今天就此事來分享,那東西到底是什麼? 為何重要? 首先,這玩意不是書,甚至可以說「原廠授權書」並不是個最洽當的翻譯或是形容方式。簡單來說,我們在講的其實就是個跟原廠的「商業合約」。那這是什麼樣的商業合約呢? 這是一個民間團體想要成為這個醫藥原廠的經銷商 (distributor) 的合約,即經銷合約 (distribution agreement)。 任何藥品 (像是疫苗) 的交易模式不是很直觀的 B2C 消費,並不是一般消費者可以上官網去網購或是請人代購,然後飛進台灣就可以使用了。如我們之前三篇所提到,這些藥品不僅需要有嚴格的把關來保護大眾的健康,而且有嚴格的商業規則,以杜絕假藥和各種套利行為。正因如此,每個國際藥廠在一個國家販售 (或捐贈) 藥品時,一定會藉由一起合作的「經銷商」,並由原廠的醫藥事務部門 (medical affairs) 監督。 經銷商的責任,是要在那個國家代表原廠,將這些藥品毫無瑕疵的,在正確的時間送至合格的醫療機構。經銷商需要對產品的最後品質負責,並且需要維護原廠的商譽。正因如此,經銷商需要具備那些條件? 他們必須要有政府食藥署的執照,須有原廠信任的藥品物流管理和通路、須具備藥品技術支援和服務顧客的能力、須了解市場的相關法規、還要有風險償還能力。這也是為什麼國際藥廠都會固定跟有合作默契,有專業經驗肯定的經銷商合作。倘若遇到不合格的經銷商,輕者可能預測市場錯誤,重者可能會在運送的時候溫度濕度控制不好導致藥品變質、可能會送錯劑量、可能會沒趕上正確時間、可能會偷偷拿去其他地方變賣套利。倘若藥品因此出現醜聞,導致原廠必須要在全球都暫停出售或是召回,那完全是得不償失。 今天台灣有許多民間團體都說要去買疫苗。你以為這些團體只要去「賣面子」,然後疫苗買了拿回來丟給政府處理,這事就結束? 在國際醫藥原廠的眼中,這些團體本應要扮演「經銷商」的角色,但卻沒有任何藥品物流經驗,甚至也說自己不會負有關商業責任,只是個仲介人,而且只買一次,請問有哪個美歐國際大廠敢冒風險跟張亞中和他的演藝圈歡樂朋友簽約? 今天 (6/4) 疫苗從日本到,隔一陣子疫苗將從美國本土到。這些被轉運的疫苗,都是經由美方和日方與原廠重新修改他們與原廠之間的合約,讓其能夠使用在原合約中以外的領土,並由台灣政府經銷。這些都是原廠對政府的授權合約,而不是對民間團體。
8
回應 6
文章資訊
共 6 則回應
高雄醫學大學 學士後醫學系
我不懂法律 我建議你直接找法律系討論比較快
嘉南藥理大學
講得蠻實際的 某人如果無法反駁可以試著靜靜聽就好 叫人家去找法律系討論實在莫名其妙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
你直接說除非取得原廠經銷的代理資格,否則沒有人能捐贈疫苗。 在我國拉不下臉跟上海復興簽的狀況下,bnt的疫苗取得概率趨近零,大概只剩covaxx或美國捐贈以上就是結論。
國立政治大學
政府想預先取得所謂的原廠授權書, 是希望確保疫苗的來源跟安全性。 但為什麼不能等到郭董直接取得疫苗後,入海關時再來檢查,如果確定是假貨,也請郭董全權負責? 很好奇這樣做是不可行的嗎?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
B4 這就是許多人會懷疑有刻意阻擋的原因,其實緊急狀況,CDC有別的法條可以引用,偏偏堅守用這個一般的程序。 所謂跟原廠簽約也很好笑,至少我看到美國跟日本都是跟代理商輝瑞而不是生產商BNT 而含台灣在內的大中華的代理權被上海復興取得,理所當然是跟上海復興接洽。 台灣卻堅持想繞過代理商跟生產廠的BNT簽,這種非常反常理的作法,只能有兩個解釋 不是官員沒基本商業概念就是單純因意識形態作祟。 要捐贈者必須取得經銷代理資格,膝蓋想也知道不合理!
國立政治大學
B5 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