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興大學 中國文學系

#遊戲人生

2020年8月28日 21:53
第一次看完遊戲人生被緊湊的節奏與難以預測的劇情吸引 第二次再看時感受到故事當中藏著的,屢戰屢勝的哲理 第三次再看,原來這些哲理串起了所有的冒險與故事 看完之後覺得非得要幫助遊戲人生更能被好好的理解才行,隨後在寫起空白兄妹哲理的時候才確實地感受到要講好這些道理非常困難,並不是說道理難以理解,但如果只是單純的去讀那些道理,一定會被認為這些很無聊的吧,而作者以空白兄妹的冒險來述說,讓身為讀者的我們可以,可以被「道理」感動。 有雷 建議觀看遊戲人生0與第一季後觀看 這部作品可以從四個角度切入欣賞,分別是 一、非典型英雄之旅 二、克服困難的人生觀 三、善用對比,營造劇情起伏 四、祈願和平的十條盟約 在第一話開始時,作者就將主角設定成最強的遊戲玩家,空白碰上了開外掛而連放大招的對手時,空白精彩的預判閃躲了連續大招,贏得對手欽佩,但諷刺的另一幕是,電腦螢幕外的空白兩人其實只是用雙手雙腳隨便玩玩,竭盡全力甚至開外掛的對手竟然贏不了吃著零食用腳打遊戲的空白兄妹,多麼巨大的對比,作者這樣的劇情設定不禁讓我擔心,主角這麼強,故事要怎麼演下去?這是一部不同以往的故事,不是典型的英雄旅程,不像其他作品是主角慢慢變強,主角一開始就是最強的。 第八話說到:「空白從未敗北,因為我們總是在遊戲開始前就已經獲勝了。」 第五話說到:「這個世界是不存在運氣的。規則、前提、心理狀態,由這些看不見的變數帶來無法預測的必然,比賽勝負在開始之前就已經結束了。」 第三話·不戰,成王 空從一開始就察覺這絕非是白所認為的對錯遊戲,空觀察西洋棋的棋子自身會拒絕死亡的棋路、另一方面,克拉米的士兵竟然直接前進三格(克拉米在這裡使用魔法作弊,提升己方士氣,使自己的兵可以前進三格。) 此時的空隨即發表精彩的演講,提升己方士氣,破解自己棋子不願奮勇衝殺的情況,更因士氣遠勝克拉米,所以空的所有棋子直接無視回合、無視西洋棋的移動規則(比作弊的克拉比更誇張)。 作弊的克拉米被逼到絕境後,隨即使用了洗腦魔法,空只能下令全軍撤退避免被洗腦,但隨著克拉米軍隊的前進,空陷入無計可施的絕望,但此時的克拉米過於心急,命令皇后直接殺死空的國王,空只好衝到戰場靠著一番演講又策反了對方的皇后,克拉米一直利用魔法強行提升士氣甚至使用洗腦,象徵歷史上暴君的行徑,克拉米的皇后率領部下形成第三勢力(象徵人民起義),空也在這時候看清了這場遊戲就是一場真實戰爭遊戲,笑道即使不戰爭也可以獲勝,空利用第三勢力作為盾牌,由於克拉米的剩餘軍隊不願攻擊昔日軍隊弟兄,為空化解了洗腦魔法的危機,此時的空已經化解了兩次克拉米的作弊。 克拉米再次命令剩下軍隊,試圖利用作弊贏得勝利,但最嘲諷的莫過於這場遊戲內容是克拉米所策劃的(依據十條盟約),最後明白這次遊戲本質的人卻是空。 空白語錄:「暴政、恐怖統治,獨裁者,真是不可思議呢,不論是哪一個朝代,執政者的臨終,不知道為什麼總像同一個模子印出來一般,會被身邊一個連士兵都算不上的人暗殺身亡。」 第四話 克服困難之人 「為什麼我們失敗了?因為我們是種族排名最末的種族?因為先王無能?因為我們不會魔法或是我們不夠強壯?在過去更加嚴峻絕望的生存環境中,我們在眾神與其他種族的戰亂底下,我們奮戰而且生存下來了,在往後的時間裡,整片大陸都被人類種佔有的原因是什麼?因為崇尚武力?特化戰爭?都不是,而是因為我們是弱者。」 「無論什麼時代,強者磨練獠牙,弱者歷練智慧,為什麼我們現在會走投無路?那是因為在十條盟約底下,強者摘下獠牙,學習歷練智慧,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了。為什麼要垂下頭?我們依然是弱者,過去是,現在依然是,正是因為人類最為弱小,人類得以遭遇最多困境,得以思考出一次次逃離魔法的智慧。」 要具備甚麼樣的特質才能在世界上生存?是強者?是智者?是美者?是富者?抑或是其他答案。 正如達爾文在演化論說過的:「適者生存。」能察覺時代趨勢並做好準備的人,就能在世上繼續生存,適者生存的終極意義,便是面臨無數的絕境後,依舊克服困難的人。在遊戲人生零裡面,人類最初是最弱小甚至不被承認的種族,但在戰爭結束後,人類被唯一神特圖賦予了(immunity)的種族名,意即免疫困難的種族。 第六話 我以知識布局 根據十條盟約,因為空對吉普利爾發起遊戲挑戰,所以吉普利爾有權決定遊戲內容,以具象化的文字接龍進行遊戲。 在第一輪中,空為了測試具現化是否能具象地球上的名詞概念,所以念了氫彈,吉普利爾隨即感受到死亡籠罩的直覺,慌張地用久遠第四加護防守,劇情中吉普利爾說自己是好心保護了所有人,空則以我知道你不會讓遊戲在第一輪就結束算計吉普利爾,不過這部分的劇情,我倒是有不同看法,空的氫彈直接在氣勢上先聲奪人,逼得吉普利爾慌張地防守,匆忙中意外地也保護了空白。不過在第一輪中時,遊戲就已被空拿下主導權,這是在吉普利爾輸掉後,吉普利爾驚訝發現的,空的強大之處。 之後的空在僅花一輪熟悉遊戲後,便在第二輪喊出精靈迴廊,奪走吉普利爾的魔力來源,不過吉普利爾身上還有儲備的魔力,接下來對吉普利爾來說是一連串的歡樂悠閒的中場時間,空則在努力的引導詞語,在對談中刻意告訴吉普利爾暗弱(あんじゃく)這個詞,隨後消除了地函跟岩石圈(國中地科知識)在用力一跳後消除地殼,借助萬有引力,吉普利爾應該會先掉入地核熔化,可惜這招太過費時,所以空去除氧氣(國中氣體分子論),吉普利爾隨後喊了空氣試圖呼吸,但根據遊戲規則,此時空氣的其他氣體被消除,氧氣重新回來,但純氧其實是劇毒(高壓氧才有用來治療的案例),而且此時外部的氧氣造成了氣壓低,空白則互相換氣後吐出空氣,說出了大氣層,徹底去除氧氣形成零氣壓(在過去測量馬匹拉力時曾用真空的鐵球,因為鐵球內部真空,只受到外部氣壓,如此一來只要測量氣壓的壓力就可以推算難以進行測量的馬力。空白吐出體內空氣代表他們試圖讓體內氣壓形成真空,跟外界的零氣壓形成壓力平衡。)這時候吉普利爾身體膨脹難以說話,不過她還是使用魔法完成了回答,可惜一切都在空白的計畫之內,空刻意提到暗弱,就是希望能在遊戲之中能用這個詞來接庫倫力(去除質子中子電子的磁力,只剩下原子內部的萬有引力,最後巨大的壓力產生爆炸),後期的空是非常辛苦的,在文字接龍中不斷展現殺意,可惜詞語不夠理想,直到最後終於用庫倫力拿下勝利。 第七話 孤獨的天才 在第五話時,史蒂芬妮為了讓空白回到皇宮辦公,對空白發起了一連串遊戲挑戰,史蒂芬妮最終輸得只剩內衣褲,更欠著未被決定內容的賭注。 空說道:「毫無勝算還一昧進攻,這是笨蛋的行為。」 史蒂芬妮:「總要做些什麼,不能坐以待斃,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反問空。 第七話 空:「如果連續八次把一半國土做賭注還輸掉的人叫做正常,那我寧願當個異常。」 空:「不過對於自己國家的未來,卻什麼都不做,不停發牢騷的國民而言,或許是稱職的國王了」 空:「人類啊,一個兩個都是無可救藥。」 史蒂芬妮被空罵哭,悲傷離去,空才發現自己說話太過尖銳,冷靜下來的空,開始思考先王為何會挑戰八次東部聯合的原因。 空:「這是先王第一次做賭注的地方、第二次、第三次...這些土地的資源都不是人類種有辦法使用的,先王只有把人類無法利用的土地拿去做賭注。」 空:「為何東部聯合的遊戲要求消除記憶?先王為何挑戰八次?先王若未被消除記憶的話...」 吉普莉爾:「恕我直言,主人,並非所有人類都如同主人一樣深謀遠慮。」 空:「但這些人確實存在,而且大多不被眾人理解。」 空:「人類能在天空翱翔,往返宇宙之間,一開始,就連人類自己也不相信的,但就是存在了呀,那些能做到的人、那些天才,而挖掘出那些總是不被相信和理解的傢伙的可能性便是我們凡人的義務。」 空:「賭上八次機會,鑽了盟約的空隙,將情報託付給再起之王,先王也是在賭啊,序列最下位的人類中會出現能壓倒多個種族的人。無限地接近零,但並非是零的可能性。」 空:「史蒂芬,這本書上記載一個假扮愚者,無謀挑戰,輕易失敗,只為徹底揭穿對手招數的偉大男人的一生,這就是相信人類的所有證據。」 第十~十二話 為了併吞獸人種? 不,為了挑戰神 空在一番比手畫腳後約定了拜訪東部聯合大使館的日期,而另一場無聲的外交較量早就悄然揭幕,史蒂芬妮擔心獸人種會讀心術,空胸有成竹的笑道,我已經知道出他們的讀心術是假的,用來作為在電子遊戲作弊時的藉口,隨即,空說明之前自己比手畫腳時根本看不清對方的樣子,內心根本沒有想法,那對方怎麼會知道我們想要拜訪呢?之後又再次揭穿獸人種並非讀心,而是觀察肢體動作與表情的冷讀術,空隨即嘲諷大使初瀬,其實你無法知道我們在想什麼,但現在的我卻知道你在想什麼,是在想為什麼我們會發現東部聯合玩的是電子遊戲吧,然後又想著要把我們騙來玩遊戲以便清除相關記憶吧,初瀬被空的這番話嚇得啞口無言,空接著說既然你這麼想玩遊戲以便刪除我們的相關記憶,那我就拿內褲跟你做賭注進行遊戲吧,初瀬分不清這是玩笑還是羞辱,空完全不給初瀬思考的時間說道如果我只拿內褲跟你遊戲你肯定不會甘心,會說這場遊戲太過荒唐,所以我要追加賭注,人類的種族之棋,如果你拒絕的話,就像是對其他種族間接承認,人類種已經發現獸人種遊戲的真面目了。 空在第十話中先後分別揭穿獸人種的遊戲真相,讀心術的秘密,最後更以外交上的壓力,令東部聯合無法拒絕挑戰。 外交?這正是最為精彩的地方,六千年前,里克與休比、六千年後的空白兄妹,都不約而同地面對了弱國的外交問題,正是國家太過弱小,在里克與休比的時代,其他種族直接用武力搶奪人類就好,人類沒辦法在外交上談判;在空白的時代,遵守特圖頒布的十條盟約,雖然世界不再有武力與戰爭,卻必須面對其他種族在遊戲之中使用魔法作弊,人類不斷失敗,依然是遑論外交。 沒有外交選項的空白,無獨有偶,彷彿命中注定般,像是前世一樣,使用了相同策略:就讓強者的強大發揮他們的用處。空威脅著將電子遊戲的真相洩漏給其他種族,使得獸人種只能選擇最弱小的人類種趕緊進行遊戲。 空:「我說小伊綱,最後一次覺得遊戲很有趣是什麼時候呢?」 伊綱:「……如果我輸了,這樣害到東部聯合被支配,很多人都要...」 空:「放心吧,不管你想什麼,贏的都會是我們。覺得如何呢,存在著一個自己拚盡全力賭上所有力量仍然贏不了的對手,老實說,非常的有趣啊。」 雖然我們都不知道挑戰何時會來,會在哪裡發生,在這部動畫中簡單的說出了正確的態度,做好充足的準備,不論是知識上或是謀略方面,剩下的,就是享受挑戰了,定義問題,思考解答,還是不行的話,就繼續重新推論與假設吧,進入不斷定義問題、提出解決方法的心流狀態,享受個人將精神力完全投注在某種活動上產生的高度興奮感及充實等正向情緒。 心流:
在與東部聯合的第一場遊戲結束之後,空白贏回了過去割讓給東部聯合的所有領土,東部聯合的領導者巫女狐狸,撤出了開採島上資源的高科技器材,如此一來人類拿回領土也無法利用,巫女試圖引誘空為了這些高科技機器再次向東部聯合發起挑戰,如此一來東部聯合就可以在電子遊戲中盡情作弊擊敗空白(空白在第一次電子遊戲中要求讓人類有觀戰權,因為比賽被許多人關注,導致東部聯合只能小幅作弊,其中包括洩漏空白的位置情報,讓小伊綱可以有效追殺空白一行人;小伊綱的瞬間移動,迫使空白從半空中狙擊伊綱的行動失敗,用盡了進攻方法),出乎意料的是空白將第一次遊戲的資訊巧妙地洩漏給天翼種和森精種,這一行為導致東部聯合在國家戰的場合陷入絕境。結果自以為可以等空白上門挑戰的巫女反而憤怒地主動挑戰空白,於是第二場遊戲便開始了,空白提出進行猜硬幣遊戲,遊戲的最後,空白故意讓遊戲平局,併吞東部聯合躍升為第一大國,也同時保障東部聯合的自治權,此舉讓初瀬驚訝地問侵略者為何要保障獸人的自治權?這樣不就無法侵略了嗎?空笑道,因為我已經在第四話時答應特圖了,不會贏了遊戲就跑,會再次向唯一神發起挑戰。 而挑戰唯一神的條件是,十條盟約中的第十條盟約,大家一起和平地玩遊戲吧。 在劇場版中,里克在死去前望著眼前近在咫尺卻無法拿取的星杯許下了願戰爭終結的悲願,希望將象徵唯一神力量的星杯交給能帶來和平的人,神靈種特圖在里克的悲願下誕生,回應了里克的心願拿起星杯,使用神力讓飽受戰火摧殘的大地再次生機蓬勃,但特圖意識到自己無法帶來真正的和平,種族內部的糾紛、種族彼此的糾紛,所以在劇場版的最後說道,自稱擁有智慧的十六種族,運用你們的知性感性財富與智慧,再次來到我面前吧。而這便是是一切的起點。 曾經有一對夫妻,他們很強,卻從未贏過... 現在有一對兄妹,他們很弱,卻從未輸過... 那對夫妻勇敢地挑戰人生, 雖然到最後都沒有勝利, 卻終結了無盡的大戰。 那對兄妹懦弱地逃避人生, 雖然至今沒有嚐過失敗, 卻難以在社會立足。 但勇敢的夫妻也會因對方的離去而痛哭流涕。 而懦弱的兄妹也會因對方的支持而睥睨天下。 夫妻和兄妹既相反又如此相似, 夫妻是兄妹的前輩, 兄妹是夫妻的傳承。 里克: 「下次再一起遊戲吧,和休比一起,一定會贏。」 空白: 「空和白在一起才是空白,空白從未敗北。」 (改自網路資料) 遊戲人生,如同劇名,是將一切看作是一場場的遊戲進行攻略的世界觀。輕小說中,曾有這樣一個提問,在這麼具體的必勝方法論下,空白兄妹應該不會有無法成功攻略的遊戲,但是兄妹卻說自己無法攻略真實人生遊戲與真實戀愛遊戲,巫女說道,空不是無法攻略原本的世界,空是最強的詭辯師,可以欺騙所有人,但他不會欺騙自己,第七話的空曾說過,早在第一次跟白見面就已經知道她是貨真價實的天才,空無法去假裝喜歡那個無法理解白的世界。 遊戲人生0 劇情解析 - Dcard
46
回應 13
文章資訊
共 13 則回應
直接把小說買爆了啦10本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劇場版推
原PO - 國立中興大學 中國文學系
B3 劇場版真的是催淚向,後來在輕小說第八章空白兄妹重現神話大戰的挑戰中傳來的聲音「又要失敗了嗎」「是啊,但不會再犯下跟你相同的錯誤了」,遊戲夫妻的遺憾不會在空白身上再次重演
國立中興大學
還不錯看
中國文化大學
當初在電影院看劇場版看到哭....
國立嘉義大學
想當初出動畫時我才國三而已 考完會考亂刷新番刷到遊戲人生直接看爆 弱弱的讚美 白 的顏值
國立臺灣大學
笑死我三刷了電影 新台幣戰士
中國科技大學
劇場版去電影院看完之後 之後又看了六次😂 有個梗是說 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遊戲人生第二季
刷了三次
劇場版特別是最後三方互打的地方超好看,還有最後那句神擊真的帥炸
國立高雄餐旅大學
劇場版後面催淚彈真的是丟爆沒在停的😭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