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images

路(01.)傳送門

可以搭配咖啡少年服用



我們是秘密,記得嗎?

「九一八事件是幾年?」早自修,我和小怪坐在圍牆旁,玩著快問快答,風呼呼的吹,吹得我們的制服都鼓了起來,像是要承載著願望升空的天燈。一條人們與天堂溝通的途徑,溫潤微黃的燈光是門鈴,通知天堂來自人間願望的到來。
天堂不一定在天上吧。

「一二八事件日本入侵哪裡?」
我和小怪不停地互丟問題,而我們的腳旁擺著喝空的牛奶瓶和吃乾淨的早餐盒。
問到一個段落,小怪靠在我的肩上,拿起手機放起音樂,音樂隨著風聲飄盪在我們之間。
不重的重量,很溫暖,有被需要的感覺。
  
時間的推移總是那麼的不經意,恍恍惚惚地在腳踏車、書堆及層層考卷交錯中溜走。
現在回想起來,在那緊湊的歲月中,我的記憶裡超過一大半都屬於小怪,她填滿了我的高中生活,我未滿十八的青春。
在不知不覺間,我們褪下了制服,在畢業典禮上擁抱說了再見,各自有了新的開始。我在台北,小怪在新竹。

這個說遠不遠,說近不近的距離將我們慢慢地拉開,我們各自有了新的生活圈,但我總在某些時刻,覺得自己看見她。
她不只出現在我的手機上,朝我耳朵轟炸,也出現在我Skype的螢幕上對我絮絮叨叨生活,手舞足蹈一如往常,如親人般親密的朋友。
但我在另一個人身上,遇見了跟小怪一樣笑起來會彎彎的眼睛,同樣完美弧度的下巴。
一道鎖,可以打幾支備份鑰匙?


我遇見彌爾。
彌爾與小怪最大的不同,同時也是最讓我需要習慣的地方是:小怪矮我一顆頭,彌爾高我一顆頭;小怪的環抱是溫暖的,彌爾的環抱是厚實的。
我們重複著過往我和小怪的生活途徑,腳踏車、書堆、圖書館、球場、圍牆、小吃攤和一大把一大把被我們揮霍的青春。

走在車水馬龍的路上,彌爾的手同樣搭著我的肩,怕我被車撞或怕我跑去給車撞。突然瞥見小怪的身影在對面街道上,我用力的眨了眨眼,又仔細看了一次,小怪果真站在對面,她沒有蹦蹦跳跳朝我走來,也沒有每次看見我就會彎起來的眼睛。

「你跟他?」人行道上,小怪白著一張臉站在我面前。
我點點頭。
「為什麼?」小怪聲音沙啞地問,她緊緊地皺著眉,我突然有股衝動想伸手將她眉心上的那個結鬆開。可是,結是我綁的,還是個死結。
「小怪……。」我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頭,這個動作我做了幾千幾百次,已經成為本能的動作,現在卻變得如此困難,距離變得如此遙遠。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覺得我會生氣然後不理你嗎?」
  
「小怪。你記不記得你跟我說過,人有可能喜歡上任何人,性別從來都不是問題。」
小怪點點頭。
我發現她今天穿的是我上台北前,送她的深藍色連身裙。我還記得那天拿裙子給她時,她穿著套頭帽T加灰色棉褲,睡眼惺忪地站在她家門口,一臉困惑地看著我從袋子裡抽出這條裙子,彷彿等著我下一秒就能把裙子變成兔子。
可惡,為什麼我能記得這些細節卻不早點跟她坦白?

路(03.End)傳送門


-迅猛龍手很短

共 4 則回應

0
人確實可能喜歡上任何人
也可能從別人身上看到別人的影子
但是都只有相似而已 絕對不會到相同的

又看完了一篇 好文呢XD~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0
今天這篇也是單一場景事件呢,期待後續。

_Player 2087
0
看到你再次出現真的受寵若驚!謝謝你的認真回覆。:)
我要找時間好好看你的文!

感覺上我的文都細細碎碎的,可是謝謝你的喜歡
0
喜歡你用鑰匙、鎖和秘密穿插的感覺!!!!


---無雨無晴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