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士航

1
印度洋 緯度16N 55 12.06 經度72N 56 7.09

黑夜中,一架戰鬥運輸機在烏雲中盤旋,像是老鷹直盯著獵物似地,在一艘中型艦艇上空埋伏著。

「這次的目標是搶奪船上的航行資料。」一位身穿黑色戰鬥服裝的美籍女隊員正對著戰鬥運輸機上的顯示螢幕概論著待會兒要執行的搶奪任務:「這艘船,剛剛才運完“一支K細胞”到交易地點。」

「有沒有搞錯?只為了一艘船的行徑路程,就得這麼大陣仗?」另一名英籍的男子同樣全副武裝,但絲毫沒有耐性。

但他的驚訝是有原因的,這架國際最高等級的戰鬥機上頭,除了世界上最強的駭客、爆炸專家、飛機駕駛員、機動攻擊員、狙擊手以外,還有國際最強傭兵──來自台灣的田士航。

士航的個頭不高,身材也並不壯碩,皮膚又白,單眼皮,還留著平切的瀏海,就算穿著再專業的戰鬥服,也很難讓人聯想到他擁有的高度軍事知識與領導能力。

不過……千萬別因此輕視他。

近年來國際重大犯罪事件幾乎都有他的蹤影:墨西哥最大毒窟案、印度最大人口販賣案、非洲最大非法鑽石交易案,除此之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帶領的團隊,將敘利亞秘密訓練的中東恐怖組織完全消滅。

士航除了一身標準的黑色戰鬥服裝與其他隊員相同以外,他身上配置著專屬的黑槍與黑刀。

這兩樣武器外觀雖然比不上標準裝備看起來的強悍,但據說這是由各國武器研發室共同為他研發的高科技武器。

佩帶在左腰間的黑槍是一壓一發式的輕型手槍,握把上有各種的模式可以任意選擇,設計上可以單手操作,每個模式影響著開槍後的效能,據說用同樣的子彈,經由模式的變換,可以有追蹤彈、穿甲彈、爆炸彈、電磁癱瘓彈……等等功用。

而佩帶在右腰間的刀,黑色的刀柄與刀鞘,出鞘後刀身也是黑色的,而刀柄上的機關可以使其刀身流動著超高頻率的電能,利用電能產生的高熱斬斷堅固的東西。

「繼續報告。」士航雙手交叉抱在胸前,語氣沉穩,示意著英籍的隊員聽完簡報。

「是的長官。」美籍的女隊員繼續指著螢幕上的中型艦艇:「這艘艦艇擁有其獨特的隱形能力,不受任何衛星或任何追蹤系統偵查,所以必須以這樣的方式,才能精確的掌握航行路徑。」

「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啦。」來自日本,一頭亂髮的駭客先生對著電腦一邊打著沒人看得懂的程式亂碼,一邊對大家比著大拇指,這飛機上,只有他沒穿著戰鬥服裝:「我好不容易才查到他現在這個位置,不過,要是這次任務失敗,可能還要花上一個月以上的時間才有辦法再找到這艘艦艇的蹤影了。」

「到時候,不知道又會有多少“K細胞”流通了。」德籍的男狙擊手緊緊握著狙擊槍,眼神十分銳利:「我們已經錯失上一批交易,這次可不能再讓“K細胞”持續流通!」

K細胞,不知道從哪國流出的一種神祕藥物,市場上謠傳著可以治療任何無法根治的疾病,甚至可以延長壽命,但消息指出,注射完K細胞的人當中,有的人會急速的死亡,有的人會發生無法得知的副作用,有的人,則是真的產生治療疾病的神奇效果。

但市場上的“K細胞”極少,所以一人注射的份量,就能賣到25億美元的天價。

也好險這個藥物的稀有程度與價格極高,不然恐怕會迅速引起世界上的重大災難。

不過自從K細胞的出現,世界上確實有越來越多名人離奇死亡。

這個昂貴到不行的神奇藥物,買得起的也只有世界上那些活在金字塔頂端的人。

也許是被傳聞的安全性給欺騙,也許是被人類幻想的永生給誘惑,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個足以危害世界的可怕東西。

到現在,K細胞的製造成分與出產地點還是下落不明。

而各國政府也越來越關注這個問題,才有今天這個局面。

「唯有占領艦艇,才能查出這個藥物從何流出的嗎?」士航依然沉穩:「船上有幾個人?」

「17個人,以這個人為首的頂尖傭兵。」美籍女隊員用手指熟練地操縱著螢幕,螢幕上出現一個男子的照片:「約翰‧巴利克。」

「約翰‧巴利克?那個妖怪?」英籍的男子睜大眼睛,神情緊張。

「是的,約翰‧巴利克,西歐某國對外國家安全局的國際刑警組織頭號通緝犯。」美籍女隊員罕見地顫抖著手指:「在被遣散之前,執行過76次暗殺任務,以兇狠殘暴出名。」

「76次?情報正確嗎?我才16次!」已是德籍的最高等級狙擊手,暗殺任務的次數與巴利克扣除,足足還有60次。

「是的,情報正確。」美籍女隊員語氣平穩,但手指還是微微顫抖。

「好吧,我從甲板進入,去找巴利克,你、你跟著珊卓,掩護她關掉發動機,其他人從船尾突襲。」

「收到。」隊上唯一的美籍女隊員珊卓。

「朗姆,你從機上視察敵情、供應即時突發情報,需要的話以空中攻擊支援。」士航指揮著各組隊員,編成三個小組。

「沒問題。」德籍的男狙擊手。

「作戰隊,準備行動。」士航。

從敵力部屬最弱的甲板推測,巴利克離甲板最近,所以士航打算直搗黃龍。

但即使是最強傭兵,對面著殘暴的巴利克也不能大意。

戰鬥機的後艙漸漸打開,隊員們揹起降落傘,各就各位。

「已到達空投區,長官。」飛機駕駛員。

K細胞……

士航心想,究竟是什麼神奇的藥物,僅僅運送“一支”,就必須動用到如此強大的頂級傭兵組織。

就算身經百戰,士航難免覺得不安。

他突然想起了台灣的唯一家人。

被醫生診斷出罹患不明罕見疾病的父親,雖然已從加護病房移轉到普通病房,但僅僅才近六十歲的父親,已經失去自主行為能力,還得仰賴呼吸系統才能維持生命。

從小相依為命的家人命在旦夕,如果K細胞是真的……?

不!

還是別想這麼多了,任務要緊。

士航用力地、緊緊地閉起雙眼,這是他每次行動前讓自己心無罣礙的固定行為。

隨後張開雙眼。

「行動!」士航大喊,率先跳下機艙。

2
士航急速墜落,看到甲板上的三個敵人才將降落傘打開,開啟降落傘緩衝墜落速度的瞬間,左手迅速拔槍!

砰!

普通模式的黑槍,擊中靠近船頭的武裝士兵腦門。

頂尖傭兵的反應果然很快,黑槍子彈穿透前方隊員的霎那間,已將步槍舉向上空,對準士航。

砰!

可惜,士航發射出的黑色子彈已飛到眼前。

反應靈敏的第二位士兵也應聲倒地。

砰砰砰砰砰!

第三位武裝士兵趁機開槍射向還在空中的士航,士航沉著的拔起右腰間的黑刀,將降落傘切斷,運用瞬間的下墜速度躲過了射擊。

砰砰砰砰砰!

士兵猛烈開槍,但士航在空中微微彎腰與側身,靈巧地閃躲開每發子彈,沒有絲毫多餘的動作。

利用墜落的速度,黑刀一閃!

第三位士兵倒下,不知哪來的槍聲再度竄出!

砰砰砰砰砰!

士航跨開步伐,迅速翻滾到船上的遮蔽物,過程中已將黑刀收到刀鞘之中,黑槍的模式也已切換到爆裂彈模式。

士兵同時瞄到一把黑槍伸出遮蔽物。

轟!

前來支援的兩名士兵被爆裂彈猛烈炸飛!

士航探頭,左手舉著黑槍,掃視著甲板,除了散落的船身碎片,已無其他動靜。

「甲板清空。」士航對著右手的呼叫器說:「回報船尾狀況。」

「船尾也已清空,追派兩名隊員支援珊卓小組。」第三頻道的英籍隊員。

「很好,控制住船身。」士航衝向船艙,開槍打壞門把,直接撞進艙內:「現正進入船艙室。」

一進入船艙室連接著往下的迴旋鐵梯,鐵梯的中間有著一個人身體的空間,正當士航觀察著環境,底下再度傳來一連串的連發槍聲。

士航不發一語,直接往迴旋鐵梯中間一躍而下,舉起黑槍,在墜落的途中接連射倒各層樓的武裝傭兵,快墜到底層的瞬間,將黑槍切換到鋼索模式,往上擊出,黑色的子彈散開成纖細卻堅固的鋼爪,精準地勾住了船艙門前的鐵梯扶手,抵銷墜落速度的士航再按壓一次板機,鋼爪迅速脫離。

「進入駕駛室。」士航對著呼叫器。

「就只有你嗎?」後方突然傳出一個聲音。

才剛轉頭,一道強力的腿風迎面而來!

士航下意識馬上舉起左手防禦,但還蹲著的士航無法卸除突如其來的強力攻擊,手中的黑槍被狠狠踢掉,還一個重心不穩,翻滾到駕駛座旁。

回過神後,眼前出現一個右拳!

這一拳直接命中士航左臉,士航忍痛,右上鉤拳回擊,對手仰頭躲開,士航趁勢站起,瞄準對手右腹打去,對手再度躲開,一腳將士航踢開!

受痛的士航即刻上前反擊,拳腳相向,雙方互相搏擊!

攻擊、防禦、攻擊、防禦!

兩方一來一往,互不退縮!

雖然格鬥技巧與速度上士航略占上風,但人高馬大的對手肌肉強度高上許多,使得士航雖然幾次成功擊中他,但效果總是不夠顯著,相較於士航,已經忍痛互搏多時,速度上逐漸減弱,開始出現了破綻。

對手抓準時機,左腿迅速往士航右頭部踢去!

士航雖然即時弓起右臂急欲防禦,但這次慢了。

直接命中太陽穴,士航頓時感覺天搖地動,身體不由自主的癱軟了下來。

躺在地上的士航,模糊的視覺裡一個高大的西歐男人……

約翰‧巴利克。

一個以兇狠殘暴聞名的職業殺手,正虎視眈眈地看著眼前難得一見的強勁對手,他不想這麼快結束這場對決,他輕輕地抹去剛剛嘴角受擊而滲出的血,一秒一秒的等著踉蹌地將自己扶起的士航。

而士航緩緩將手移往右腰間……移往那把散發不凡氣息的黑刀。

臉上已浮現多處瘀血的士航,露出決不能落敗的求勝眼神。

黑刀出鞘,開啟刀柄上的開關,高頻率的電流急速竄起,包覆著黑色的刀身,閃耀著似黑似藍的光芒!

但,巴利克此時卻露出一個驚喜的表情。

居然喜悅的微笑了……

3

看著被高頻率電流纏繞的黑刀,巴利克的表情顯得相當期待。

在約翰‧巴利克的殺人生涯當中,一直有一個他極欲想會上一會的對手。

傳聞中那個人手持一把閃耀光芒的黑刀,任何對手遇到他,不管你接下來是生是死,那道快如閃電、似黑似藍的光芒都會在你的人生中劃下最難忘的一幕。

雖然巴利克在官方情報中紀錄的暗殺任務次數為76次,這對職業殺手來說,已經是一個相當不得了的數字,且在任務途中,死在他手下的人已經無法估計,但是殺人對他來說,已經不足以讓他的神經有任何一絲的觸動,即使虐待、拷問,用盡了任何殘暴的殺人方式,巴利克的精神感官也早已麻痺。

田士航的出現,讓巴利克平淡又乏味的殺人旅途中有了新的寄託。

巴利克從戰鬥背心上的口袋中抽出了一炳深灰色的東西,往旁邊用力一甩,伸出了一片銀色的金屬刀身,這一甩,擺置在駕駛室裡的鐵桌居然硬生生一分為二,鐵桌頓時失去了支撐力倒了下來,攤了開來的鐵桌使得駕駛室傳出了一陣金屬與金屬摩擦的刺耳聲音。

在這刺耳的聲音之下,巴利克的表情充滿了希望的喜悅,他期待已久的最強對手就在眼前,以前的乏味感終於有了一絲轉機。

終於可以享受那種懸在懸崖邊緣,那種死亡與重生二者擇一的快感了……

但相較於巴利克,這場對決對士航來說只是完成任務中一個不可避免的過程罷了。

在他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專注、沉著、機警,目標明確,就是為了達成任務。

但他不能輸。

當然不能輸,不過原因也只是單單意味著,輸了任務就會失敗,如此而已。

兩個人手中各持瞬間就能終結對方性命的奪命武器,空氣中飄浮著令人窒息的肅殺氣息。

雙方屏息以待,倒下的鐵桌與地面磨擦的聲音漸漸平靜了下來。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僅僅花了三秒鐘。

巴利克衝向士航,手中的利刃直狠狠往士航腦門劈去,但士航瞬間側身躲開,黑刀一閃,巴利克還握著刀的手掌俐落的與主人分離開來,士航左手盛住掉落的刀,雙刀並用,旋轉身體,急速在巴利克的左右手肘、腋下、大腿、腳踝各劃下一刀!

深淺適中,利落地切斷了支撐龐大身軀的肌肉組織。

精準、快速。

雖然身體素質比不上高大結實的巴利克,但快速的格鬥技巧與絕佳的靈敏反應才是田士航最強大的武器。

黑藍色的絢爛光芒在視線中閃耀著,巴利克絲毫摸不清現狀,當他回過神來,身體已經失去任何力氣,他想再做點什麼,但被癱瘓的身體無力的發軟,只能硬生生地看著自己離地面越來越近。

短短三秒,原本勝券在握的巴利克情勢徹底翻盤,原本心中悄然升起的火燭,也在這短暫的三秒間熄滅,只剩下高大的身軀倒落撞擊地面的沉重聲響。

「……」巴利克從沒想過,他漫長的殘殺生涯,最後居然是這樣收場,無奈地看著被切斷的左手掌攤在身旁,血水放射狀地以身體中心逐漸散開,伴隨著意識,一點一點的模糊,一點一點的消失。

「開始存取航行資料,同步傳送到運輸機。」拋下了巴利克的特殊銀刀,閃耀的黑刀也在收進刀鞘後恢復了安詳,緩緩地撿起剛剛決鬥中被踢掉的黑槍,士航對於剛剛的決鬥,完完全全沒有在心中產生任何想法,只是冷靜地坐在駕駛座上,謹慎地操作著駕駛座上的精密儀器,一邊發號施令:「開始進行撤離、整理資料待會馬上回報。」

※※※

「報告長官,各分隊所有人員順利完成任務,沒人身亡。」

回到運輸機上,各人員一邊處理任務中受的輕微傷口,士航也趁機緊急處理傷口,但傷的最重的他,卻難得神情自若、輕鬆地聽著美籍女隊員珊卓的任務報告。

「報告長官,根據艦艇航行路徑判斷,“K細胞”流出的位置是……」

直到聽到分析出來的航行報告。

「台灣。」

士航先是驚訝,然後沉默,最後卻又笑了出來。

想起台灣臥病在床的父親,終於能回家看看他了。








─Can L

共 1 則回應

0
登愣~~想看後面~~~~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