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四時有個女孩假裝跟我好,問我我喜歡誰還再三保證她絕對不會說。
「聽說妳喜歡宅宅喔?」隔天消息馬上傳開。
「我現在改喜歡風帆哥了。」我霸氣的回答。

P.S 發現必須出現我的名字,索性就叫小白吧

---------------------------------

那時候瑋柏已經出國四個月了。
我們全班換位子,我知道再怎麼排列組合我都不可能再跟瑋柏坐在一起。
這次坐到我旁邊的,是宅宅。
我們從幼稚園就同校了,真是恐怖的孽緣。

一天,班上來了新同學,於是我們舊生輪著做自我介紹。
「我叫小白。」宅宅理直氣壯。
「我叫宅宅。」我跟著配合。
新生點著頭很認真的記著,看他那樣我們都快爆炸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終於我們都忍不住的大笑出來。
「我才是小白啦,他是宅宅。白痴哈哈哈!」我解釋。
新生一臉錯愕。

「宅宅,拿去。」我把便當盒裡的菜脯丟到他的盒子裡,他頭抬也沒抬的繼續吃。
我們幾個哥們中午都是吃宅宅媽做的便當。
「宅宅,我還要喝那個湯。」我把自己碗裡的湯灌完,開始肖想他的,他喝了一口自己的,然後把剩的全部給我。
「宅宅,今天可不可以幫我抬便當?」
「不要。」
「拜託....」
「幹,妳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
然後他就去抬了。

我數學爛到爆,偏偏又不是每個人的講解都能聽懂。
宅宅講的我卻一定能懂。
他總是很有耐心,一個題目解釋三遍都沒問題。

他也會不耐煩,但從來不會動手動腳。

一次我們坐遊覽車戶外教學,我和宅宅坐一起。
「我想睡覺。」他瞇著他的單眼皮小眼睛。
「我不要給你靠。」我沒心沒肺。
遊覽車晃著晃著,他的頭最終還是倒過來了,我的肩膀沉沉的,脖子和臉頰被他的頭髮刺得癢癢的。
我把頭也靠在他的頭上,這下好多了。
我們就這樣睡到終點。

我們都是獅子座,但我們更像貓咪。
我們就像兩隻大貓,隨時只要累了就靠在一起小歇。

國三排戲,每次沒我的戲份了我就會拋棄戲中男友,躺在宅宅腿上睡覺。我是真的睡得著。
偶爾我們腳色對調。
我們默許對方在自己臉上亂摸,就像貓咪給人搔癢。
「妳的耳朵好小。」他總喜歡抓著它們不放,然後使勁嫌棄。
我不喜歡碰他的臉,因為我潛意識覺得它是油的,哈哈哈。但是我喜歡他的頭髮,還有外套的味道,有一點油垢味,有安心寧神的作用。

誰也沒有握過對方的手,手是留給戀人的。

就在王子跟可可看星星的那個晚上,小婷告訴我她喜歡宅宅。
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勁爆的了,因為追她的男生是一個比一個水準高,宅宅根本一個都比不上。
我清楚知道自己該幹嘛。

接下來的一個禮拜,我沒有跟宅宅說話,我想試試看自己能多久不跟他說話,事實證明,我想多久,就能多久。
我是個意志力堅強的女孩。
而過了這一個禮拜,我們之間著實疏遠了不少。這正是我要的。

我試著製造一堆他們兩人獨處的機會,一堆。
看著他們走在一起,我心裡五味雜陳。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小婷喜歡的人是誰?」終於讓我等到這一天,他上鉤了。
「我答應她不能說了。」當然不能說,告白這種事,要當事人做才有意義。
「有一天,她會親自告訴你的。」我最終丟下這句話。

天氣漸漸轉冷,我知道時機快要成熟了,因為有一個節日要到了。

聖誕節的下午,他們在一起了。
隔年二月,他們就分手了。

小婷是個霸氣率真的女孩,她知道感覺不對了,馬上就放手,不再浪費對方的青春。
而宅宅卻愈陷愈深,久久無法自拔。

畢業典禮上,宅宅走過來,用力的抱了我一下,我肋骨瞬間斷三根。
我知道這是最後一個擁抱了,以後,我們都沒有資格再依賴對方。

直到高二,宅宅依然深愛著小婷,即使小婷不停的告訴他他們之間已經沒有可能。

「我真後悔把宅宅交給妳。」我開玩笑的對小婷說。

-----------------------------------

我跟宅宅算是最親密的,可是寫起來卻發現沒有很多。
現在腦子裡滿滿都是最後三人的故事,希望也能順順的寫完.....
下一篇會解釋一下為何我是小白
謝謝所有喜歡強心臟系列的讀者!!!


--獅子王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