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自己寫好韻文的呢XDD
文是在高中寫的,文筆很稚嫩@@
----------------------------
這故事要從社團說起
一段Bass與Guitar的相遇
在狹小的社團教室裡
妳如同璀璨的星星
令人亮眼又如此美麗
和你同臺我深感慶幸
因為能減少彼此之間的距離
在教室如願能和你單獨一起
我既高興又煩心
為何我是如此無趣又沒有話題?


家樂福的驚喜插曲
使你我的緣分可以有所延續
簡訊中傳達的那份感情
不知你是否有所識意?
後站你的小惡作劇
被你又敲動了心
令我整日難以自己
每每經過那都徘徊猶豫
就為了能再和你說笑談心


好久沒有和你聯繫
現在的我有點恐懼
在腦海中你的調皮笑臉
和那美麗倩影
都正在慢慢散去
茫茫人海中我找不到你
你過的如何?人在哪裡?
我們之間的故事是否早已ending?

我好想妳...
------------白話文,抱歉我打完都覺得很平淡,大家都曾有過的青春歲月...--------------
我國一選社團的時候看到熱音社這選項,
感覺很酷很炫就填了,直接在備註欄寫:我從小四就開始碰吉他了。

第一次社課,走進社辦人山人海。
之後幾次人數銳減。
過了一個月剩下來的大部分都是有學過樂器的(女生很多),
這時老師問我:塔,6月的時候學校有舉辦音樂會,你可以加入學姊的團上台表演嗎?
(Of course yes)然後就注意到那位很有氣質的Bass學姊(其實我第一次進社辦就有注意到她了)

某次午休我一個人在社辦練習(大部分都是偷跑去的畢竟才國中有強制午休)
突然門開了,她似乎帶著陽光走了進來,我幾乎窒息(超緊張的),
打了招呼,空氣開始凝結,各自玩各自的樂器,
我想喘口氣的帶著一點"我沒有很緊張"的表情走出社辦,
突然一個人影從門外走廊衝過來抓住我(是一個痞子學長):學弟你們中午還要練習喔?
(抓著我轉圈,然後問了一些事情,我當時因為還沒脫離窒息狀態所以也渾渾噩噩的)
之後那位學長走掉後,我帶著一點暈眩感回到社辦,她表示關心跟緊張,詢問我那位學長有沒有對我怎樣。

國二某個星期六晚上跟家人去最近的家樂福採購生活用品,
在美食街看到她,我很驚訝(因為離我們鄉很遠,能遇到真的很有緣)
她很興奮的跟我打招呼,然後跟她家人介紹我(我沒聽到可是有看到她對我指指點點0.0)

之後的接觸我還是很害羞跟帶著一點學弟的自卑感,
她畢業前主動跟我要手機號碼(雖然幾乎那個樂團的人都互換手機號碼了),
然後開始消失在我的世界,

高一,忘了為何,我們突然又有了交流(簡訊),因為沒有face to face所以我比較大膽,
但是也因此常常傳的有點神經(不經修飾直接述說我的想法),
終於在某次橫下心來以暗示(靠這哪是橫下心)的說法跟她說了我喜歡她,
She no response.
之後的對談我懷疑她根本沒有讀出我的意思(畢竟我常常傳些不明所以的簡訊給她,也許她歸為那一類了)

有一次我低著頭出火車站的時候,我看到一雙腳擋住了我的去路,
我左她左我右她右,我大左她大左我大右她大右,我加速右彎,她拉住我開始大笑,
(之後想想自己真的很蠢,幹嘛都不抬頭= =)
她大笑跟我抬頭前我一度想揮拳揍趴下惡作劇擋住我的人所以表情有點猙獰(!?)
然後聊了一會兒(但是我超級尷尬跟超級緊張跟超級害羞所以很快就say bye了)
道別之前她問我我要去哪,我很猶豫,但還是說了:

我跟朋友約好去打咖。

我知道有可能她會對我減分(她是超級用功超級認真然後不會花時間在電玩上的人,
套一句某狄卡的文,對我來說她的減分比我打LOL掉區還難過QAQ
但是我真的不願意欺騙她,不管是甚麼事,
所以就Let it go吧/_>\

之後還是有一些FB上的來往,但是越來越趨於"只是認識的人"

內心的各種糾結在我的韻文的意念中展現...
----------------------------------------------
心中充滿著溢出的熾熱的澎湃的愛,
誰能讓我宣洩...

嘆...
---
塔納托斯

共 3 則回應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0
B1沒有不見喔,然後我才是B2/_>\,沒看到你回的耶0.0
回去原文小配波把我這篇的網址後面的數字改成43161就回去囉~
1
怎麼沒有編輯記錄~~~~?

阿阿阿認錯篇了
我以為是這篇

看來是該睡覺了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