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此篇同人文為《自由幻夢(Mockingjay)》之延伸續寫,以比德‧梅爾拉克為第一人稱。

  昨天因為跑去參加什麼歌唱大賽所以晚一天發文,真是對不起大家QQ
  最後一篇來點像是大回顧的港嚼~(´▽`)ノ然後雖然是最終回,但下禮拜還會有另外一篇東東跟大家分享XD

Post images

6

  我覺得自己好像遺漏了什麼細節。思緒像一灘死水,激不起任何漣漪,想不起任何我原本應該擁有的記憶。
  我記得,有個很重要的人……
  有人在尖叫。
  熟悉的身影驀然躍上我身後的大螢幕。燃燒的女孩。凱妮絲‧艾佛丁站在瓦礫堆前。
  但也只是一瞬,畫面再度轉回現在的訪談。我努力集中注意力,繼續我的演說。然而下一秒,這次出現在電視上的是芬尼克‧歐戴爾。然後又跳回訪談。
  短片,訪談,短片,訪談。兩個畫面互換。我的頭好痛,像是有人拿著鐵鎚往裡敲。砰砰砰。
  滴答滴答。
  砰砰砰。
  滴答滴答。
  「比德?」凱薩詢問的聲音傳來。
  「沒……事。」我虛弱地回應。
  史諾總統推開護衛,站到鏡頭前。「叛軍們看見自己罪證確鑿,企圖干擾採訪的播放!這就是你們,永遠都只會躲在暗處,如同一群陰溝裡的老鼠!」透過身後螢幕,我可以看見他的眼神狠戾陰騺。「比德。」我不禁打了個哆嗦。
  「經過今晚的各區破壞現況展示,你有沒有什麼話要對凱妮絲‧艾佛丁說?」史諾總統問,眼睛閃過紅光。凱妮絲,她是誰?她是我的誰?為什麼要我對她發表意見?我覺得自己快瘋了。史諾總統說她是失控的變種,妄想自立為王。她控制了許多人的心智,使那些人組成屬於她的軍隊。她也曾控制我,幸好都城及時將我救出。或許過去的情勢是對立,但以現下狀況來看,更應該先合作,剷除凱妮絲‧艾佛丁這個禍害。利人利己。
  「凱妮絲……妳想這會如何收場? 」
  他們說,所有人相信我依舊深愛著凱妮絲‧艾佛丁。

  「你的記憶力……真是驚人。」
  「我記得有關妳的每一件事。妳才是那個始終都沒在注意的人。」
  「我現在注意到了。」
  「嗯,在這裡我沒什麼競爭者。」
  「你在任何地方都沒什麼競爭者。」

  「還有什麼會剩下?」
  如果我主張投降,叛軍們對凱妮絲的信任也會逐漸瓦解。

  「所以,我們最後這幾天要做什麼呢?」
  「我只希望自己剩下的生命裡,每一分鐘都跟妳在一起。」

  「沒有人是安全的。在都城的人不安全。在各行政區的人也不安全。」
  他們會開始互相猜忌、彼此懷疑,繼而察覺一切不過是場騙局。

  「比德,我想回家。」
  「妳會的,我保證。」
  「我現在就要回家。」
  「這樣吧,妳繼續睡,然後做夢夢到回家。然後在妳還沒意識過來之前,妳就真的已經回家了。」

  「而妳……在第十三區……」
  沒有什麼比群龍無首的軍隊更容易被擊潰。

  「怎麼了?」
  「我真希望能凍結這一刻,此時此刻,並永遠活在這一刻裡。」
  「好。」
  「那麼,妳允許嘍?」
  「我允許。」

  我覺得自己遊走於崩潰邊緣。身體彷彿不屬於自己。我在自己的腦袋裡,但卻像是個旁觀者,看著一切發生,沒有能力阻止。
  另一個我正極力呼籲叛軍停火。真正的我在心底深處大聲反抗,試圖推翻自己所言。終於,在關鍵的最後一刻,我突破原本將我束縛的網子。顫抖而陌生的嗓音,語句斷續:「到早上就沒命了。」
  凱薩大驚失色,被這意料之外的插曲嚇傻了。都城的侍衛奔上舞台,撞倒攝影機和椅子。臺上一片混亂。我被壓在地上,有人拿硬物砸向我的頭。一股溫熱順著髮際流淌而下。又是一次重擊。意識抽離。

  我被一股溫暖包圍。渾厚的嗓音充斥我的耳朵。我記得那時,連鳥兒都忘記了飛翔,就這樣站在枝頭上。如癡如醉。

  妳要,妳要來嗎?
  到這兒來,到樹下來。
  他們在這裡吊死一名男子,說是有三個人被他殺死。
  這裡真的發生很多怪事,
  最古怪的卻是
  一旦我們子夜相會於吊人樹。

  以前我無法理解為什麼艾佛丁太太寧願選擇凱妮絲的爸爸,而不是一個麵包師傅。現在我懂了。

  妳要,妳要來嗎?
  到這兒來,到樹下來。
  吊死的男人在這裡大聲叫號,要他的愛人快快逃。
  這裡真的發生很多怪事,
  最古怪的卻是
  一旦我們子夜相會於吊人樹。

  妳要,妳要來嗎?
  到這兒來,到樹下來。
  在這裡我曾叫妳快快走,好讓我們倆都得著自由。
  這裡真的發生很多怪事,
  最古怪的卻是
  一旦我們子夜相會於吊人樹。

  或許,我們執著的就是那一眼。如同我第一次看見凱妮絲時的感受。我看見她肩上披垂著兩條棕色的辮子,隨著她的腳步左右晃動。她穿著紅色的格子洋裝,很可愛。當時的她不過是個孩子,臉上神情不若現在倔強,但仍透著一抹不肯輕易服輸的堅強。

  妳要,妳要來嗎?
  到這兒來,到樹下來。
  戴上繩索的項鍊,與我在一起肩挨著肩。
  這裡真的發生很多怪事,
  最古怪的卻是
  一旦我們子夜相會於吊人樹。

  接著,旋律變換,輕柔美好。歌聲將我帶回第七十四屆飢餓遊戲。

  青青草地,楊柳樹下
  鮮草為枕,綠茵為床
  睡下吧,閉上疲倦雙眼
  等明天醒來,迎接耀眼陽光

  這兒安全又溫暖
  白色雛菊守護你
  你的美夢將成真
  這裡有我愛著你

  說不怨凱妮絲都是騙人的。我真的試過要恨她。想到那些相互依偎的日子在她眼裡不過是場戲,我就有種想要狠狠發飆的衝動。但卻還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我對她的愛,已遠遠超過她對我的傷害。

  青青草地,遠離塵囂
  蓋上綠葉,再灑上點月光
  睡下吧,放下你的煩惱
  等明天醒來,你就無愁無憂

  這兒安全又溫暖
  白色雛菊守護你
  你的美夢將成真
  這裡有我愛著你

  然而,她現在在我眼裡已經什麼都不是了。她甚至不是人。
  如果,當我再次張開眼睛,看見的第一個人是凱妮絲……


  ──我『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殺了她!

共 1 則回應

1
謝謝你的分享😍😍最近重又看了這部我最愛的小說,也重新陷入無法自拔的沉迷狀態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