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第一篇

第一篇比較悶,大概敘述我們相遇的狀況,我要開始交代細節讓大家好好品嚐。

----------------------------------------------------------------------

歪著頭,醒著,對我冷漠。
這是隔天一早起開始之後他給我的印象,我其實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自己摸摸鼻子認了這些,就當自己活該。

畢竟對才剛認識的人提出奇怪的要求,勢必造成J不少困擾,至少我是這麼覺得。

比完賽後認為應該也沒有太多互動,但他好像若無其事般的像以前一樣,我也沒多想。

單身很久了那時候,都在學校忙著做衣服說實在也沒餘的時間談戀愛。


我記得轉學前,他有次用臉書私訊我,他想請教我攝影集的包裝,那時我真的很感興趣,一個在外在條件上是如此的吸引我,配上他充滿想法的靈魂對我而言,只有無法抵抗四個字,討論到後來也只有我坐公車到他的學校幫他解決。


他養了一隻貓,用一部動畫裡的腳色命名,他總會自己窩進他的衣櫥,然後J把他抓出來。
J是個在大家面前偏冷漠型的人,他在大家面前搞笑或是鬥嘴是最有溫度的時候,基本上他大多時間都靜靜的,我走進他的房間時我有些許被嚇到,他像是用了他半輩子的力道在吼著他的貓,貓不聽話主人要教這是必然會發生在飼主身上,但我從沒想過他在兇他的貓時是如此兇悍,但這也讓我看見他非常男人的一面。

包裝接近完工時已經快過晚餐時間,他請我吃一頓晚餐,我們散步到遠處一家火鍋,但其實路上很浪漫,伴隨月光以及招牌亮燈的喧嘩,那段路我始終記得他迷人的臉龐,照印在我心中。

回到他的宿舍,有點疲憊的我躺到床上休息,他有點刻意的躺到床的內側。我們始終話都不多,在討論彼此對於設計的想法之餘,他的心都難走進,我明白他的壓抑,他的環境以及處境在過去的相處就能夠明白,但我也明白能否與一個人變好也只能隨著緣份走,我不愛強迫但內心渴望,希望他是需要我的,即使只是最好朋友。

“你很累嗎”
“滿累的,剛吃飽”
“吃飽是滿容易想睡的”
“我已經三天沒睡了”
“是喔……”

其實我在反應過來時我們已經額頭靠著額頭

“你不覺得,這樣有點危險”
“而且好像又很不應該”
“一個不小心……就會……碰……”

理智線斷光,我說。
那你想試試看碰的感覺嗎?

我止不了內心的渴,湧上去時我只知道我真的很喜歡他,他的嘴唇很柔軟,接觸剎那無法抗拒將他的上衣脫掉,這些凌亂的熱情早已充滿我們彼此,他將我壓制在床上,用他有力的腰頂著我敏感的下體,無力抗拒一直顫抖,一件一件的脫掉彼此衣服,我感覺的是他溫熱的撫摸,用他的在感受我,那些過往內心想的對我而言都不重要,他把我抱起,用力的吻著,我坐在他的大腿上深深感覺到被擁有,他的手好大,用他的手掌就能托起我,他的身體好壯,觸摸的每刻都能感受到他的體溫,他用者他的溫柔頂著我,即使沒有進入也是像被征服一般,深入我心。



part3連結門
久不分離part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