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同志,
一直是到今年才確定的,
我也才開始願意面對這些事情,

四年前,
我們同班,感情雖不是轟轟烈烈到全校都知道的,
但認識的朋友圈裡,大家都清楚我們是彼此最要好的,
這樣也就夠了,

我們仗著兄弟名義,
偷偷牽手,親臉頰,改變彼此的底線,
為了彼此不斷各退一步,只為了能夠多包容對方一點,

三年前,
我們分班,同時也鬧翻了,
脾氣倔的我,認真後面兩年都再沒和他說過話了,
維持我們彼此的關係,只剩下每年的一句生日快樂,

這中間的兩年初期,
我們把對方當成透明人,
卻都默默的期待對方先開口,關注對方的一切生活,
也一直氣對方,
沒人願意解釋這一切,
我們都以為對方真的放棄了,
便開始過彼此新的人生,

這中間的兩年後期,
只能說時間叫人成長,
我已經不在是生氣了,
開始放下這一切,
而他一直都比我成熟,
不只是之前的情誼還在還是怎樣,
我們開始不把對方當空氣,
但也沒有打招呼,
但就是覺得,一切已經不同了,
我們都長大了,

一年前,
畢業的那年,我們還是沒有說話,
只是給了對方一個微笑,交換了畢業紀念冊,
寫下這兩年沒向對方訴說的事,
看完後我掉了幾滴眼淚沒讓他看到,
這時什麼感覺情緒都沒了,
只是對時間的無情和自己的不成熟有點感慨,
但都沒關係了反正鬥過去了,
至少我們還有今天,

這一年,
我確定了我是同志,
還沒讓他知道,
我們一樣的關注對方,
給彼此問候,
但就是不會有過多的聊天了,
其實我覺得這樣挺好,
因為這樣才會更珍惜這一切,
也給彼此更多的時間去努力自己的成就,

這一年,
我有話想對你說,
我想我不必隱藏了,
我已經不是想要和你回到從前,
我只是覺得必須讓你知道,
畢竟你是這麼重要的人,
我相信你能接受這樣不同的我,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