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投陽明山溫泉初體驗(湯瀨/皇池)

泡裸湯真的需要勇氣。想像中的事,都是在想像中比較難。 快十年前川湯人潮洶湧時就搭過公車上山,買了一組套票。 後來轉送給朋友。(我好像不適合泡溫泉) 其實家就在石牌邊緣,一班508/536上到行義路就是了。 今年冬天頗冷。正開始冷。 對裸湯的想像,弄得我有些緊張。 擔心自己的身體不適合觀賞。擔心自己面對其他的男體興奮, 而不自覺得膨脹。 十天前先去非大家討論核心的湯瀨,首次嘗試裸湯。 全身衣服脫下來鎖進置物櫃,走進露天湯室。 因為是上班日下午,接近傍晚,天色還亮著。 一下被溫泉水燙到,坐不下來,或一坐下來就感覺心臟受到擠壓有點不舒服, 於是半坐著,也就慢慢習慣。 回想那時,一位50歲以上的先生是跟我搭同班公車來的。 還有肚子頗有份量的幾位極短髮熊先生同在, 接著我發現了蒸氣室的存在。於是我也過去了。 裡頭熱得不像話。也朦朧的無法穿透空間看見牆邊還有可坐下的區域。 想坐下,喔一摸,被高溫嚇了一跳。 進出蒸氣室讓熱浸透身體,然後進入冷水池,把熱釋放。 感覺身體緩緩降溫,呼吸,真的頗舒服。 還是有幾個比較清秀的小哥來到。 瘦瘦的身材,有些肌肉。看了雞雞的部分,不是巨大型,鬆了一口氣。 一邊精瘦黝黑大叔胯下整付完整傢俬,肥滿的棒形物及囊袋。 他很自然地進出各池子,一下也不覺得他攜帶特殊武器,也就只是 生了那樣的身體器官。 泡溫泉時,我花了很多時間閉著眼吸氣吐氣。 身體的存在感,溫泉的熱一下子可以給我更實在的現實感。 湯瀨的夜晚其實滿不錯,大眾池邊站立,可以看見陽明山邊的燈光, 有沒有望到山下,已經不記得了。 可是,跟幾位陌生人裸著身體,一邊感受稍微遠離城市的感覺, 就算是幻覺,那也很好。 然後是即將結束的今天。週五的夜晚。 似乎是今天第一波大陸低氣壓,低溫降到14度。 傍晚五點進到皇池一館。 因為有低血壓的症狀,在家泡澡也曾差點昏倒。 我習慣泡溫泉配水,今天買了975cc的舒跑進去。 第一次到皇池,傍晚得時分有幾位白人朋友, 胯下都很一致的,無意外也無驚訝的帶著不小的器官。 說著不是英文的歐洲語言,他們頻繁進出中區中間最高溫的青磺池。 以及靠外邊邊,上邊掛著spa功能的大池。 一人泡湯,於是觀察或是聆聽。 時間越晚,來的人越是精壯,或是體態那麼適中。 適中,就是有肉,而似乎是肌肉,但也不是精瘦。 他們許多人的下體肥美,一看是仔細剃過毛的樣子, 格外凸顯了所懸掛之物。他們也頗帥。 但也不那麼驚訝。 兩位體型稍為壯碩的先生在我一邊聊天, 腳浸在水中,上半身外露,一人在問著另一人的情史。 同志情史。那說話的一人說著他的另一半是外企高管, 但因兩人都未出櫃,所以外人看著有點朦朧。 他也曾住進另一半家中,與他母親同住。 而後母親往生,他提供安慰。但也無法讓他好好地走出。 他就是媽寶。他這樣說。我聽不出他們的關係現在如何, 說的往事好像有十年歷史的樣子。 說話者的胯下掛著一條黃色小毛巾。 我想為什麼呢?這麼壯的一人。 仔細一看,也沒什麼,好像是器具小了一點。 不過他有著頗有英氣的五官,胸膛也頗厚實。 後來同一池中的一位體型健美的先生,也是掛著毛巾, 我再看,也是稍嫌平庸的小雞雞吧。 大概是肌肉與體型太有觀賞價值, 於是這無能為力的下體,就讓他有點無助了。 其實也就是那樣,我也就是那樣的size不太值得欣賞。 特別的關照反而特別吸引我來一看。 說起毛巾。 我觀察到進出蒸氣室的男青年特別常帶小毛巾擋在私處。 尤其常見於他們從裡面出來的片刻就是擋在那裡。 直到一個黝黑健壯約165的帥小哥從裡面出來, 直挺挺勃起的陰莖。他直接走進冒泡較低溫的池子裡。 再出來時已經消腫了。 蒸氣室還是那麼熱。 一排排的肉色身體面朝外站著。 當我近距離並站。當蒸汽開始釋放轟隆隆的聲響, 我就看見一人貼上一人的肌膚。 另一次,一人的手就快速的在另人的胯前來回抽動。 說實在我沒看見什麼。那裡的一切太朦朧。 而我太熱了。 一出來後,我進到邊緣有spa的那池, 因為那池溫度較低可以降溫。 一名看來有點精明的叔叔問我第一次來嗎? 他看來有五十歲了。 我也就很自然地聊起來了。 他說我看來像大學生。這話聽來有點抬舉,但也是吧。 連身體都像是大學生。我說自己泡湯擔心昏倒所以狂補充電解質。 帶進來的舒跑要喝完了,我就要走了,不然會倒在裡面。 雖然是個大叔。但聊天感覺還是很好的。 靜下心數了數除了蒸氣室裡的人,大概有五十人。 曾經讀過有人分享來皇池像「下水餃」 這樣還不算吧。但下池還是要稍微挑好位子。 想想這個地方適合稍微聊天, 稍微認識,稍微搭訕而不會被當作很詭異的變態嗎? 要是可以我也想跟一邊一起裸著身體的人聊天的。 我想,我們這五十人如果都穿上衣服,進到一個捷運車廂。 衣著打扮配件,一下子就把我們分開了。 好像,某些人某些氣質不會是我習慣打交道的人。 那就是在社會上多數時候不會碰到的另群人。 但在裸體的大眾池裡,好像我們把差異剝除了。 除了髮型或一點點特殊氣質, 或也許某人的下體格外粗格外肥而引起人奇異的慾望, 但我們就是很純粹的人,一群男人、男孩一般, 來這裡放鬆的人。 打了這一串,給沒泡過裸湯的人, 是我的體驗。 (結束,我帶著空水瓶換衣服出場, 我的置物櫃比較高,我從上拿自己的內褲衣服,下方蹲著一男子使用下排。 一不小心我的內褲掉在他面前。 我大聲抱歉。 還沒有裸體給陌生人說過抱歉。 喝完舒跑帶著空水瓶來到販賣粥品的廚房, 想倒水喝,結果發現飲水機壞了維修中, 廚房裡走出幹練像是主管的阿姨, 我拿著水瓶問他可以倒水喝嗎? 他說不行,他有的水太燙了, 但可以賣水給我。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很帥。 也許也許最終挑戰是和認識的人一起泡裸湯吧。 聽起來是個人生級的挑戰(?! 至於裸湯體驗令人安心的發現是, 我那裡不會因為被男體圍繞就令人難堪的 膨脹。 大概是我們在網路上 隨便也看過太多身體了吧。全裸的實在太沒有刺激性了。 你也泡湯嗎? 泡湯時想什麼? 怎麼隱約感覺很多人泡湯時是最接近冥想的感覺。 不只是被剝去衣服, 更重要的大概是被剝去手機網路。那種 單純跟自我相處的感覺 到處看,想幹嘛又沒辦法幹嘛 然後呆呆坐著 再換地方坐著。
Like
22
2 comments
Pos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