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旅行十八年,一個人......對我們來說,這十八年的孤單,到底何去何從?

從國中開始,我深刻確定,這輩子,再漂亮的女生從我眼前走過,只不過如盛開的花兒,飄香,卻沒能吸引我走向前,小心翼翼地將它們摘下。

高中,我讀男校,我渴望在高中三年至少有一次屬於自己的曖昧,不需要性,不需要色,只是有人無時無刻的關懷,無時無刻傾聽,無時無刻陪伴,無時無刻......接納我對他獨有的微笑。

零零落落的日子,算起來,也將我們從青少年的時代掃了出來。

懷念起從前穿著制服上下課的樣子,現在每天為了要穿哪一套衣服上學而煩惱,青澀轉為成熟,唯一沒變得,是對於能陪伴自己的人的期待。

有人說,緣分到了,自然而然就會在一起,然而,每一次,我都覺得,我離幸福只差一步。

好比說,見面的第二天,我認識一個男生,奇怪的是,我們如同十幾年前就認識般,一見面就聊了好多話題,甚至,他和我坐在同一張椅子上,約我吃飯,陪我逛街。

只是......他有女朋友。

我愧疚、不安、難過、最後選擇放手。我並沒有冷淡,而是表面熱的足以抵擋冬天的寒風,內心,卻冷得連夏日的豔陽也不足以溫暖。

又在開學沒幾天後,我再次認識一位陌生男孩,他說我們背景相向,而我,覺得他和以前,曾經有位時時刻刻關心著我的那位男孩十分相像,他們倆的影子如出一轍,個性、行為、想法、目標幾乎一致,我們到同一家店裡吃飯、聊天,互相調侃,樂得開懷。

只是......這一秒的我還深刻記著那些笑聲,他或許......早在上一秒忘了......我對他說了麼?我們因何而笑?

我要求的是一段純純的愛情,像是徐風吹來,我靠在他的胸口聽取陣陣低喃,偶爾輕唱情歌;我嚮往的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我能倒臥在他的懷中,仰頭看見滿天星辰,偶爾撒嬌要他替我摘下最星星;我所跪求的,是真切的,我們能一同信任並分享彼此,讓著對方的各種脾氣,最後會有一方先說對不起的愛情。

只是......幸福,總是和我想像的......還差一點。

差一點......碰不著,即使是那麼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