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Yuri on Ice #BL #奧尤 要幸福喔

2017年3月2日 23:04
嗨我回來了,話說昨天是尤里小貓生日,被社團太太點了文,來跟大家分享一下XD"      寫在前面,嗯,本來沒打算寫的,可是被一位繪師的作品打到了嗚嗚超感動QQ     作品連結:        所以就徵求繪師同意,根據其作品寫了一篇小短文,現在苦惱於怎麼翻譯給對方看OTL     是奧尤婚禮文,不過著重在描寫爺爺跟尤拉奇卡的親情,希望我也有寫出繪師畫的那種溫馨感>"<         (以下正文)     純白挑高的房間裡,尤里獨自坐在梳妝檯前,清晨濛亮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照進房間,悄悄將房間劃為兩片區域。     尤里靜靜看著鏡中的自己,隨著時間一點一滴過去,陽光也逐步染亮他身上的每個細節。     首先被捕捉到的,是曳地的多層次白紗裙襬,點綴得宜的六角雪花紋飄盪在尤里腳邊,傷痕累累的雙足裹在珍珠白低跟包鞋裡,隱約能看見纖細的腳背。     光線持續向上攀,華麗裙襬收斂在膝間,從膝上蔓延至上身的,是大片細膩的雪花紋蕾絲,合身剪裁適切展現了尤里的翹臀纖腰。胸前的一字領搭配藤蔓般的肩帶,整套禮服僅僅裸露出尤里的雙臂、頸項與肩胛,卻顯出另一種致命的性感。     尤里依然端坐著,任由漸趨溫暖的陽光親吻自己的側臉,只見鏡中的他頰不畫而粉,唇不點而紅,一頭豐厚柔韌的亮金長髮編成數條辮子盤在腦後,一串粉色玫瑰固定了及腰頭紗,光線流轉間偶能看見幾抹透藍。     仔細看才會發現,他髮間交錯綴以小巧髮夾,每一組都是由六個極精緻的菱形水晶成放射狀組成,儼然也是一朵朵小雪花。     直到整個人都沐浴在陽光中,尤里才起身,緩步走向窗邊,閉上雙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隨著他的動作,低調奢華的婚紗也漾出點點星芒,微風勾起那襲華美的鏤花頭紗,彷彿輕擁著裝扮雅致的尤里。     尤里的爺爺打開門看見的,就是尤里彷彿要飛向空中的這個畫面。     自己最疼愛的孫子芳華正茂,可以說擁有花式滑冰界無人能及的盛世才貌,卻被個哈薩克的臭小子拐走了。     「尤拉奇卡。」     儘管有些不甘願,他依然要盡一個爺爺的職責,今天,他要親自帶著尤里走上紅毯。     尤里聞聲轉頭,「爺爺!」正要撲抱上去,才想起自己一身華服,不由得苦笑。     「尤拉奇卡,時間也差不多了。」     「……嗯。」尤里點了頭,有些猶疑。     「怎麼了?」     「爺爺,你說,奧塔別克他……他會喜歡我今天的樣子嗎?」     語畢,他略顯緊張地摸摸頭紗,扯扯裙擺,看到尤里難得的羞澀,爺爺不禁失笑。     「爺爺!」尤里不依地抗議,宛如一直膩著主人討摸的小貓。     「尤拉奇卡,爺爺相信,那個人啊,無論你穿什麼出現在他面前,他都會待你如一的。」     爺爺原想像以前一樣揉亂尤里的髮絲,看見繁複的髮辮,伸出去的手頓了一下,撫平他頰側的頭紗。     「嗯!」在爺爺面前總是特別坦率的尤里笑瞇了眼,滿意地點頭。     「準備好了嗎?」     尤里深吸一口氣,走向門邊也一身正裝的爺爺,微低下頭。         爺爺並沒有馬上動作,而是細細看著這個從小跟他最親的孩子,心中百感交集,既驕傲又心疼。     別人或許不懂,他卻最了解,尤拉奇卡自幼展現了花式滑冰的天賦,他幾乎是在冰場上生活的,同齡的孩子嫉妒、羨慕,無法理解他的世界,苦了、累了,回到家卻只有自己這個老頭子陪他,這個孩子的寂寞,他比誰都明白。     有尤拉奇卡陪伴的日子,是他老年生活中最燦爛的時光,那年,尤拉奇卡突然去了日本,回來時問自己知不知道豬排丼的時候,那一刻,他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寂寞。     但是呵,那是他最疼愛的尤拉奇卡呀,他寂寞的、倔強的尤拉奇卡,終於也有自己的朋友了,真好。     甚至後來,還跟哈薩克那個臭小子走在一起,今天,他們就要結婚了。     那個臭小子,總是板著一張臉,對自己的態度卻也十分恭敬,看著尤拉奇卡的眼神,又那樣溫柔。     爺爺斂起複雜的心緒,伸手輕輕將尤里腦後的頭紗翻到臉前,半遮著他難掩羞澀的表情。     「走吧。」     「嗯。」     尤里伸出右手,勾住爺爺溫暖健壯的臂彎,彷彿回到孩提時期,依偎著最愛的親人。         教堂宏偉的白色大門向內敞開,所有群眾都轉頭看向門邊,迎接那對沐浴在陽光中的祖孫。     接過一旁勇利遞來的粉色玫瑰花束,突如其來的光線刺痛了尤里的雙眼,逆著光,他看見紅毯那端,身著純白燕尾服、面無表情的奧塔別克。     怎麼回事?自己特地穿了這一身,難道他不喜歡嗎?     尤里的心臟瞬間像被揪了一把,再用力眨了眨綠眸,對上奧塔別克的雙眼,這才發現他眼底的驚艷。     尤里嘴角漾起一抹滿意的笑容,這就是他要的。     他們並沒有拍太多婚紗照,會場擺著的大幅照片,一幅兩人都身穿白色三件式西裝,一幅兩人身著表演服與冰鞋在冰場上共舞。     奧塔別克雖然沒說過,但尤里所有表演服裡,他特別喜歡看有裙擺、能展現腰身的那幾套,這件事尤里早就發現了,其實結婚這天穿什麼他都無所謂,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能讓奧塔別克終生難忘。     孟德爾頌的結婚進行曲從角落的三角鋼琴輕快響起,爺爺輕拍尤里的手,帶著他從紅毯的這端開始走起。     他們走得很慢、很慢,足以讓尤里仔細品味一路走來的酸甜苦辣。     他想起第一次在大獎賽與奧塔別克相見的那晚,他深深看了被Yuri Angels纏住的自己一眼,旋即離開,那個瞬間,他只覺得這人莫名其妙。     誰知道,隔天主動搭話,還在街上救了他的,也是這個男人。     就是那天,他說,五年前就認識我;他說,要不要當我朋友;他說,他喜歡我的眼睛。     想到初相識的那些對話,尤里翠綠的雙眸流轉著溫柔的波光,心中滿滿的,都是這個默默愛著自己的男人。     他們之間經歷過那麼多,除了冰場上的競爭,還有私底下的溫存,他最喜歡回味的,還是巴塞隆納的那個黃昏。     紅毯很短,卻也很長,尤里突然害怕起來,不顧一切跟奧塔別克結婚,究竟是不是對的事?     他偷眼看了身旁的爺爺,發現爺爺努力將腰背挺直,摘掉帽子的頭髮一片花白,臉上深刻的皺紋宛若乾涸大地,突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捨不得。     「吶,爺爺……」他小小聲地開口,「我啊,還沒學會怎麼做好皮羅什基,所以呀,在我學會之前,偶爾回來跟你學,好不好……?」     「……」     直到紅毯的底端就在眼前,爺爺這才直盯著前方的奧塔別克,說出了他的回答。     「回來的時候,把那個板著臉的臭小子,也一起帶回來吧。」     語畢,爺爺放下勾著的手臂,轉頭看向摯愛的孫兒,彷彿看見多年前剛學會滑冰、大笑開懷的小尤里。     「你長大了呢,尤拉奇卡。」爺爺笑著牽起尤里,親自將他的手,交給了一臉慎重的奧塔別克。     「要幸福喔!」     尤里聞言,終於忍不住眼眶中的淚意,哭了出來,卻又同時笑得那樣燦爛。     「嗯!」         退到一旁,爺爺滿足地看著自己的孫兒在神父的祝禱下,與奧塔別克交換誓言、戒指,彷彿生命中再沒有什麼比這一刻更讓他驕傲。     「現在,你可以親吻新郎了。」     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奧塔別克深深擁吻了願意為他換上女裝的尤里。     玫瑰花瓣如春雨般落在新人身旁,他們相視一笑,深知彼此心意。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然後呢,俄羅斯理論上是信仰東正教,應該也滿多人知道俄羅斯人其實不太能接受同性戀,是因為信仰的關係((大概     不過這裡還是讓他們採取了教堂婚禮,單純只是因為我覺得畫面很美而已www      是說關於婚禮入場音樂啊,昨天查資料是寫傳統上英語系國家入場音樂會採用華格納的婚禮合唱,離場時會用孟德爾頌的婚禮進行曲,初稿寫孟德爾頌,是因為我覺得節奏比較符合尤里有點緊張的心情,但出本的時候說不定會改呢,不知道大家覺得如何,下收兩首婚禮用曲給大家當BGM參考喔~~~     華格納:        孟德爾頌:        希望大家喜歡,歡迎留言鼓勵喔~~~順便偷問一下大家有看懂我給尤里穿的是什麼款式的婚紗嗎XD"     By,掠影
33
.回應 3
共 3 則回應
國立宜蘭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是奧尤啊! 萌的我一臉鼻血 我有看懂裙子款式(大概
朝陽科技大學
奧尤豪ㄔㄔㄔㄔㄔ❤ 謝謝太太餵食😍
B1 嘛我盡力描寫惹之後出本應該還是會細修 其實是魚尾款婚紗~~~ B2 覺得奧塔戲份很少哈哈哈哈哈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