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連載 被室友丟下後的第四個夏天,是冷的(二)

2017年7月16日 15:36
速更到第二章,這章終於有感情戲了,吧。總之,攻終於出現了,吧。 前面兩章請點連結。日後沒意外一日一更,前五章依然節奏奇怪的緩慢。 ※短小簡介:無喪屍有空間末日文,1v1,冰山攻健氣受,18章以內完結。 ※小廣告:連載在鏡文學,鏡文學會領先這裡三章左右,正在參賽,歡迎支持。
(需登錄才能看序章之後,可快速一鍵連動登錄) / 〈序章〉
〈第一章〉
/
/ 第二章 〈萬事俱備,只欠狗〉   魏辰愣愣的看著哈士奇,緩住準備離開的身子。狗兒喘著氣,白煙也跟著飄,呆坐在那頭,姿勢標準,看起來是被訓練過的,臉上傻傻地看起來像是在笑。魏辰懷裡的凹凹伸出爪子不斷掙脫,他只好先把貓丟到空間裡。哈士奇看到貓瞬間消失,一動也不動,吠了一聲,看起來很失望。   魏辰突然意識到自己不斷的腦補哈士奇的情緒。   這時他卻腦中突然浮出了個念頭,清晰得像是上了加粗的字幕一樣:等到滑雪板完成,也就差哈士奇了,有了狗狗簡直事半功倍!   想著便覺得是妙計,決定攏絡哈士奇,而且哈士奇大自己抓獵物的機率絕對遠大於凹凹。他心思一轉,瞬間消失在原地,跑回空間找了肉罐頭。然而儲藏櫃太亂,一下找成玉米罐頭、一下又是鯖魚罐頭,找了兩三分鐘才看到豬肉罐頭,魏辰閉眼,一手拿著罐頭,腦中想著戶外的雪地景象,馬上就出現在森林裡了。   不過這時什麼狗影也沒看到了。   魏辰不信邪,拿出罐頭開個小縫讓肉味散發出來,在原地亂晃,敲打著罐頭唱著不成調的曲子,甚至開始小黑、小黃、阿福、發財等亂叫。還是不見狗影。   「啊……真可惜啊……」魏辰嘆了口氣,又回房間去了。 ———————   魏辰的空間保持開著20度的冷氣,為了和平均溫度不到零度的外頭溫差不要太大,反正也不用電費。剛開始還會因為進出空間溫差太大,總是流鼻血,現在完全習慣了。   做了一整天的工,他餵完貓隨便煮個泡麵加上剛剛打開的肉罐頭就累的躺下了。模模糊糊的睡著了,夢裡面的他,是大一的時候。   他還有室友的時候。   大一的時候,因為意外沒被編排到宿舍,卻進入了研究生雙人宿舍的他,其實覺得自己運氣差到爆。雖然研究生宿舍比較舒服,但宿舍會有同系的室友,翹課能互相cover,作業也能齊力完成,那時候的魏辰就想這麼遠了。   結果他的舍友不是同系的就算了,還是外系的學長。土木工程學系新生的他有個資工系碩士一年級的學長舍友。除了沒用,還尷尬。   第一次見到他的室友李程風的時候,魏辰是真的尷尬。   對方是和他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同時也是和現在大部分大學生完全不同類型的人,看起來特別……兇。他是這麼跟那時候已經在病房裡面的母親形容的。 那時她母親聽了馬上大笑:「那很好啊,臉越兇的,內心越善良。」他完全不懂是什麼道理,而他娘真的見到李程風的時候,魏辰還被邊唸邊捶了幾拳:「這麼緣投(英俊)的少年郎,怎麼被你說成很兇了啊?你啊真的是很不會說話!」   但他第一印象真的就覺得李程風的臉臭,看起來超兇。打個招呼應聲也淡淡的,身材又比他高大許多,魏辰看起來覺得很有壓力。魏辰得到冷淡的回覆之後就尷尬的爬到上舖了,連接下來的自我介紹都省下來了。睡前他偷偷望著隔壁下鋪桌燈還亮著的對方有點兇的側臉,擔心接下來一年要怎麼跟對方相處,尷尬成這樣他連洗澡在浴室裏唱歌都不敢了。   直到後來他才發現,李程風是個很溫柔的人,他的溫柔是行動上的溫柔。   在魏辰大一剛開始的一段時間,有陣子特別窮,每天每個禮拜晚餐都抱著一大條吐司慢慢啃,連續吃了好一陣子,頂多沾著不同的醬料。這樣的飲食習慣直到有次讓魏辰感到十分丟臉的意外才停止。   有次李程風也在房間內,魏辰吃著吐司配影片,吃了一半才低頭看到吐司一片灰,一層細絨絨的黴菌鋪在上面,馬上大叫一聲:「幹。」然後下意識地把土司甩出去,正好朝著李程風的方向。   那片吐司就停留在兩人的座位中間,正面朝上,灰乎乎的。   難得在宿舍內的李程風疑惑的往他這裡看,魏辰尷尬笑:「沒事……吐司發霉了……。」然後尷尬地從椅子上爬起來,蹲到兩人中間把土司撿起來。   李程風因為趕碩士論文,沒事都是往lab裡跑,幾乎把實驗室當作宿舍了很少回寢室,怎麼難得一回寢室他就發生這麼尷尬的事情呢……,魏辰整個人欲哭無淚地想著。   「還有一大包耶,好可惜……呵呵。」魏辰朝李程風一笑,想要緩和氣氛。   李程風面無表情轉頭。緩和氣氛失敗。   但是從隔天開始,魏辰發現他桌上常常有各種麵包餅乾,慢慢地還開始有雞爪凍、滷味、鹹酥雞之類的零食。終於在一次李程風在房間剛洗完澡開門時,魏辰把他堵住了。   「學長,謝謝你。」魏辰就站在浴室門口外擋住了李程風,他好不容易在像是田螺姑娘的李程風難得出現的時候遇到他,距離他連續拿東西給自己吃已經一個多禮拜了。   頭髮還在滴水的李程風,穿著白T和短褲,一手拎著毛巾怔愣了一下,表情看起來居然隱約看得出來有點不好意思。   魏辰看見對方的表情才發現自己感覺有點變態,只離對方二十公分不到吧,不過對方比自己高了十多公分,他微微抬頭才能看到對方的表情……還有濕淋淋的瀏海、濃密的睫毛和挺鼻、深邃的眼睛,看起來好像真的滿帥的,難怪系上僅有的幾個女生不知道打哪聽到他室友之後一直要他給聯絡資訊,問題是他也沒有,所以也省得輕鬆。   「不會,那些只是lab裡剩下的一些食物,沒有什麼。」李程風眼裡的尷尬很快退去,變回原本的面癱臉,繼續擦著濕髮。   「還是很謝謝,不然我吐司真的要吃膩了啊。」還快吃吐了。不管是不是剩下的魏辰都很感激,雖然他事後疑惑:有剩下一整包的雞爪凍和一整袋的鹽水雞的嗎,而且偶爾還會有他喜歡的珍珠奶茶。   「……。」李程風又用無言來回應魏辰。但魏辰不知道為什麼已經不怕他了,他猜想對方其實只是比較不會聊天而已,理工科宅男嘛。說得好像自己不是一樣的魏辰自然地搭訕起李程風了:「學長,你哪裡人啊。」   「新竹。」   「哇,不是美食沙漠嘛?」   「還好,有麥當勞。」   「哈哈哈哈學長你果然也是理工宅男嘛,該不會是PTT八卦版常客。」   「不常逛。」   「那你們系上女生多嗎?」   「不清楚。」   「什麼,也是啦,應該全校的女生都在等著跟你不期而遇吧。」   「你的邏輯很奇怪。」   「會嗎?我覺得我這叫聰明,聰明人大概都是像我這樣的吧……」   那晚他們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居然也聊到半夜兩三點,像是小女生畢旅熬夜聊天一樣,那是魏辰第一次認識李程風,那時開始覺得他是好人,而後更覺得他是世界上除了他娘已為對他最好的人,直到最後他不告而別,他覺得對方是世界上,最過分的人。 ———————   「喵凹凹~嗚!」   一直縈繞在他耳邊的貓叫聲實在太吵了,他好像在做好夢呢……好夢難得啊,他完全不想醒過來。   突然腳趾頭被輕輕咬了一下,   「好啦!醒了醒了,不要咬了凹凹!」   魏辰腳下意識一抽,翻身爬起來,一看時鐘竟然是隔天中午了,難怪貓咪咬醒他,凹凹大概已經空腹半天了吧。   邊倒著飼料,魏辰腦中還是模模糊糊的想起了,他好像夢見李程風了,他的室友。   雖然很受傷,但是他或許還是想要見到對方吧,在這個末日,曾經最要好的朋友還健康活著,尤其對他這種已經沒什麼牽掛的人而言,或許是最後一個值得期待的牽掛了。儘管他對室友還是有點怨懟。   魏辰坐在書桌前看著貼在書桌前的預備事項發呆,上面用著麥克筆歪曲地寫著: 1、做好滑雪板 2、沒事打打獵 3、鞏固好狩獵小木屋 4、豢養哈士奇,賄賂他、奴役他!   他拿起鉛筆,在後面加了個小小,一行有點不清楚的字: 5、找到室友
18
回應 1
文章資訊
共 1 則回應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