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連載 被室友丟下後的第四個夏天,是冷的(三)

2017年7月17日 17:32
前情提要
第三章,節奏依然緩慢。(詞窮) ※短小簡介: 非主流的無喪屍、有空間末日文,1v1,冰山攻健氣受,約17章,5萬字以內完結短篇。 ※小廣告:連載在鏡文學,鏡文學會領先這裡三章左右,正在參賽,歡迎支持。
(需登錄才能看序章之後,可快速一鍵連動登錄) /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
/ 第三章 〈你才酋長〉   魏辰上次看到人類的時候……他歪頭想了片刻。   大概是幾個月前?三個月?他有在記錄日期的習慣,但是沒有在紀錄人的習慣。   不過最近一次肯定是現在了。他防備的盯著眼前的一人一狗。   眼前的陌生人穿著很特別,雖然魏辰也漸漸習慣不怕冷了,但也不至於像對方一樣,幾乎是光著腳丫的,只綁了兩個藏青色的綁腿布,上衣是鮮豔的大紅色和藍色刺繡條紋,身上還戴著紅布頭飾和串珠頸飾,全身布料花紋精緻,而且腰間還配了一把獵刀。這讓魏辰不得不防備的盯著他,隨時準備逃回他的房間。讓他沒有及時動作的原因是因為他身旁的狗。   陌生人身旁的狗是他為什麼停留在這裡的原因之一。兩三個星期前遇到那隻哈士奇之後他就唸唸不忘,偶爾睡覺還會夢到像是電影《極地長征》一樣的畫面,一群哈士奇拉著他跑,然後夢裡面的他突然就變成了哈士奇,經歷了一番折磨終於找到了主人,只是主人居然是他室友。   而今天他到了上次那片林,一方面是因為滑雪板還是不太適合在房間裡完成,後來的程序需要把長木板尾端軟化,還需要用到火,在房間裡特別危險,一不小心燒了祖先他就可以不用活了。所以他又跑回來這裡,順便看看能不能碰上那條小哈。   這果然就碰上了,但是也碰上了狗的主人。   狗的主人剃著平頭,五官深邃,膚色黝黑,臉上表情……有點古怪。   魏辰低了頭看了自己一眼,也不是長得很奇怪啊,還是……   他低頭看到自己正在燒煮長木片末端的鍋子。看起來確實有點怪。   「你在做什麼?你是附近的人嗎?怎麼沒看過你?」   對方一下子拋出三個問題,讓魏辰不知道怎麼回答。   「我在做,呃,在讓木頭尾部軟化,這種木頭雖然因為樹紋筆直比較堅韌可以當滑雪板,但也因為這樣尾端要慢慢加熱加壓才能彎曲,不會斷掉。」他不自覺的認真回覆解釋,卻幾乎等於沒有回答。   「滑雪板?」對方抓到了關鍵字,瞇起眼睛問:「你要玩?」   「不是那種滑雪板啦,是可以載東西,在冰上面滑行的板子。」魏辰還搭配了一些讓人看不懂的推啊拉啊的手勢。   「所以你是誰?」對方眼光轉變成為好奇和興味,一旁的哈士奇乖乖的坐在雪地上,沒有之前見面的浮躁感,仔細看毛色也偏淺棕色,可能和之前的哈士奇不同,魏辰猜測。   「我是過來砍木材的,沒有固定住所,你呢。」他努力裝出無辜的樣子,由於臉蛋看起來可愛顯得年紀小,裝無辜起來很有說服力。   「我是從我們部落來的。」對方應聲,也是語帶保留。   「部落?你是酋長?」   「……」   無聲了幾秒,魏辰才發現自己回覆的無知,果然是太久沒和真人交流了嗎,這反射回應也太無理了。   對方緩了幾秒才應聲:「我是從附近的原住民部落來的,來打獵的,你知道原住民吧?你是台灣人?高中畢業了?」   魏辰顯然被當成知識弱勢族群了,他僵硬的點了點頭, 被當成白癡可能比被當成敵人好多人,沒關係沒關係,他很識大局的。   「這座山是你們的嗎?呃,那我以後會繞過這裡的。」魏辰秉持以和為貴的精神,眼睛還盯著那把獵刀,決定之後也要想辦法弄個武器,不然看到對付不了的獵物就逃跑也不是長久之道。   「這座山之前末日曾經是我們部落的沒錯……。」對方道:「不過,如果你只是一個人來找木材,倒是沒關係。」   「我是一個人沒錯,不過如果是你們的地方,那我還是不打擾了吧。」魏辰垂眸答。在未了解對方和對方的部落以前,維持距離減少紛爭才是最好的。   看出魏辰的防備,原住民小伙子直接伸出手自我介紹:「你好,我是紅葉部落的裴輝·巴奈,可以叫我裴輝(Behui)。」   「我是……魏辰,魏晉的魏,時辰的辰。」魏辰只好也伸出手回握。同時抬起眼和對方對視,對方眉目清朗,五官端正,就魏辰少數的閱人經驗而言,感覺不像是有惡意的歹人,只是不了解為什麼裴輝想和他打交道。在末日之後魏辰認識的人很少,除了偶爾交易的老伯阿婆以外也很少認識人了,他大部分時間都待在房間,也省下了和別人交流的必要。他不曉得外面的世界、人的互動變得怎樣,或許沒那麼糟,或許沒那麼好,但只要他熟悉自己一個人,無牽無掛無負擔,可以靠自己活下去就好了,他一直都不覺得自己是熟悉人心的人。   「我看你這個滑雪板什麼的,好像很實用,你能和我們部落交換技能嗎?」裴輝指著還在燒滾水的木板。   「那隻狗也可以拿來換嗎?」魏辰指指哈士奇,其實不覺得能交換成,末日這種狗價值可能還比人高,打獵、生存能力都很好。但這樣正好,他實在不想在探清對方底細前就答應交流。   「這隻不行,他是我弟弟。」對方答。 ———————   裴輝·巴奈帶著魏辰爬了兩個多小時的山,同時也聽對方碎碎唸好一陣子了:「什麼弟弟啊明明就是寵物真的是嚇死我了以為真的是弟弟但是那也太奇幻了但是也不是不可能畢竟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裴輝眼皮無法控制的跳了跳,隱忍著再次重複:「是指他跟我像家人一樣,對我而言,他就是我弟弟。」   「好啦好啦,知道了。」魏辰擺擺手:「那大概還要爬多久到啊,你該不會要把我騙到深山裡賣掉吧。」   「……快到了,上面就是了。」溫和客氣才是待客之道,裴輝右眼皮繼續跳。不吉利啊不吉利。   待兩人走到部落領地,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在裴輝跟入口處幾公尺高的望樓上的人打個招呼之後,便將他領到一個完整寬敞的竹屋裏。這裡的建築有部分看起來是災後重建過的,但都十分整齊,具有規模,魏辰掃過由石板、竹木組成的屋子,腦中已經漸漸推敲房子的結構和建構方法,只是知易行難,能做的這麼漂亮一定十分不容易,至少是出自於十分有經驗的工人之手。   進到屋內後,裴輝與看起來是族裡的長輩打招呼,兩人用族語溝通起來,一旁的魏辰看到老人的目光只能跟著點頭傻笑,還是有點不清楚自己來這裡對不對。但是一方面又覺得新鮮,他已經很久沒接觸人群了,這個部落看起來很完整,如果能學習到一些生活技能也不錯,而且要逃走對他而言可能也不是那麼困難。   裴輝與老人交談一陣子後又領了魏辰到一個小竹屋,說裡頭沒人在住了,晚點送晚飯過來給他,天色太暗了,明天再談滑雪板的事情。並交代這裡有守門員,如果有事要離開記得知會他一聲,他就在幾步外的屋子。魏辰頷首,在對方離開後馬上好奇的看這只有一坪多的竹屋,突然感到有點恍惚,很像以前跑到山上渡假村的感覺,只是比較簡陋。   晚些時候有人送來飯,竹盤裡面有一小碗白米飯,和幾片魚乾,還有一碗清湯。魏辰爬山那麼一段也早餓了,空間裡面白米飯很少,他都捨不得吃,都清一色各種麵類,尤其泡麵有好幾箱,早就吃膩了。這時吃到熱騰騰的白飯還是很感動的。吃飽之後有點不習慣的躺在空蕩蕩的房間內,不知道該睡不睡,躺著躺著還是一覺到天明了。
15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