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連載 被室友丟下後的第四個夏天,是冷的(十)

2017年7月24日 22:39
前情提要
這章應該沒有上一章斷的地方討厭了吧 ヾ(;´▽` ) 應該啦… 但應該還是處在霧裡看花的地方(擦汗) 不過下一章開始劇情就會慢慢開明了(吧) 依然謝謝上一章留言的天使們 <3 還有不嫌棄我斷的地方很78繼續看下去的人~ ※短小簡介: 非主流的無喪屍、有空間末日文,1v1,冰山攻健氣受,約17章,5萬字以內完結短篇。 ※小廣告: 此篇同時連載在鏡文學,正在參賽,歡迎支持點閱收藏~ (然而這裡是會最新修改捉BUG過的版本,那裏的都還沒捉蟲)
(需登錄才能看序章之後,可快速一鍵連動登錄) /
/ 第十章 〈笑裡藏刀〉   他眨了眨眼眼。   眼前還是一片黑。   再眨幾次後發現結果都一樣,該不會……是瞎了吧。   還帶著朦朧睡意的他瞬間清醒。   怎麼可能突然瞎了。眼前的異物感,和光線隱約的刺激,應該是眼睛被蒙住了;還有被綁在身後的雙手,受慣性影響微往前傾的身體,都告訴他──他被應該是被綁架了,而且還是最老套的那種劫人塞進車裡的綁架。   要錢、要命、要人?還是要他的祖先……?魏辰微微歪頭,發現脖子痛得不得了,他該不會是被打暈的吧,這歹徒手法也太粗暴。   「……。」又輕輕的動了幾下之後,魏辰才發現只是姿勢不良後的落枕。   儘管魏辰為了確認環境什麼話都沒說,動作也很輕,還是被發現了。   「醒了?」是個聽起來挺溫和的男聲。   「……。」魏辰想繼續裝睡,還是,現在逃回房間,但敵不動我也不動是他的處世法則,只好開始回想為什麼會是現在這個局面,他在清醒前在做些什麼呢,好像是在……。   打獵。   他拿了李程風貨櫃車上的弓箭,最近正在勤訓練獵捕動物,順便試著看能不能自己磨箭,沒事就對著一堆小野兔亂射一通,然後再衝上前撿完全沒碰著獵物的箭,反反覆覆樂此不疲。   李程風就在附近砍著要悶成木炭的木材,也沒管著他亂玩箭,然後後來發生什麼事了?魏辰一點印象也沒有了。   「快到了,再忍忍吧,看你這樣子,脖子扭到了?」溫煦的男聲繼續道。   「……。」敵不動我不動、敵不動我不動。魏辰在內心默唸。   車子行駛了一段路,後來應該是碰到崎嶇的山路了,爬坡爬了一陣子,魏辰失去了時間概念,因為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更覺得漫長。待到能下車的時候,眼上和手上的的布依然沒被解開,他身邊的男人也沒有碰他,只是在一旁偶爾輕輕出聲指路:「快到了,你前面有三十公分的小階梯。」   接著魏辰感覺到自己應該是是在坐電梯,有種熟悉的不適感,他坐電梯一向會暈。   電梯?山上還有高樓?還有電梯?到底是哪裡?魏辰苦思未果,只好繼續依照耳邊的指示行動。   「到了。」魏辰感覺的身旁的男人解開自己手上的布:「自己解開吧,其實綁很鬆的。」   魏辰不語,默默解開眼前的布。   慢慢睜眼,適應了日光燈之後才四顧了下。   「科學……站?」   處在的地方看起來就是實驗室,只是大了很多,環形的結構,稍微抬頭還能看到其他層樓。還有幾個人圍在魏辰不了解的先進器材,像是化學器材,又不像。完全沒人注意他,除了眼前這個男人,留著及肩長髮,戴著金邊細框眼鏡,身材高瘦,卻不是挺拔,而是風一吹就要垮的纖細。從頭到尾眉目都帶著笑,身上還穿著實驗室的白袍,鬆鬆的掛在纖瘦的身軀上。   「啊,滿聰明的啊,我就說也不用矇什麼眼罩了。」男子含笑,態度親切,似乎對於魏辰回應很滿意。   魏辰心一沉,這裡該不會是之前來過的那個科學站?但當初並沒有看過有車子可以行駛的山路,而且那個科學站沒有高樓。他剛剛搭的電梯至少有五六層樓的時間,而這裡往上看還有五六層樓,一個十幾層樓的建築在山上,怎麼想都不太可能是之前那個科學站,加上先前的科學站特別荒涼,所以,他是在昏迷這段時間到了更遠的地方了?   他忍不住擔心起李程風,對方砍完木材沒看見他一定很擔心……。   「你找我有事?」魏辰冷著聲,對方臉上笑意越濃厚,他就越覺得對方陰險,他娘也說過,臉越兇人越好,同理可證,沒事一直笑,肯定有鬼。 。   「是有些東西想找你看看呢。」對方笑:「我叫張維,你是魏辰吧?」   「?」魏辰眼神更防備了。   對方沒說什麼話,領著他到一間小監控室,拿著遙控器對著最大的螢幕按了幾下。螢幕上出現的畫面讓魏辰怔了幾秒。   「那是你吧?我們外頭只有一個監視器,就剛好錄到了你。」   螢幕上是當初他在科學站門口,遇到老虎的錄像,似乎因為角度的關係沒照到李程風,畫面裡變成魏辰與老虎對峙,沒多久老虎就離開了。   「這裡為什麼會有科學站的錄像?老虎又是怎麼回事,跟你們這裡有關?」魏辰防備的看著對方,腦中卻找不到對策,甚至連對方要幹嘛都不清楚。   張維大笑,戲劇化地笑彎了腰,幾秒後才緩過來:「以為你聰明呢,這就是我們外頭的監視器啊,你現在在科學站的地下六樓。具體這裡在做什麼,太複雜了,就不一一介紹了。」   「至於老虎,那真的是意外,是從實驗逃脫的。再來你一定會問為什麼知道你的名字,我原本也不曉得的,只是你的尋人啟事就掉一張在門廊,上面還有精準的照片呢。」張維道,放大螢幕上他和老虎對峙的畫面,螢幕自動監測出魏辰的臉型,另一個螢幕則是魏辰尋人啟事上的照片。   「你知道嗎,我們找了你很久了。」   「找我?很久?」魏辰毫無頭緒,資訊量太龐大了,幾乎無法吸收。至於尋人啟事……他想起來了,燒到所有尋人啟事之前,他曾經撕了一張下來看,之後也忘記丟哪了,這樣一想,簡直是白燒了。   「你是做過實驗的『那個人』吧?我們收到了消息,知道這個人已經在台灣一陣子了,誰知道這麼巧,就來了這。」張維眉目依然帶笑。   「什麼實驗?我不懂。」魏辰腦袋像棉絮,事情的走向怎麼完全沒頭緒啊,他既沒猜中開頭,也猜不到結局。   「你如果要裝傻,讓我從頭開始講也是可以的,我們說急,其實也不急的。」張維從口袋裏掏出一包煙和打火機:「來一根?」   魏辰用力的搖搖頭。   「也是呢,看起來就像高中生,明明出國讀了碩士幾年了,怎麼看起來這麼年輕呢,該不會是沒抽煙的緣故吧。」張維淡淡地道,優雅的吐了口煙。   出國?讀碩士?對方在說什麼?魏辰表面不語其實內心已經翻滾起驚濤駭浪,決定少說少錯,觀察形勢。   「怎麼不說話了?我很難聊?」張維睨了魏辰一眼:「要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嗎,可以,我也沒什麼損失的。」   「先說我們怎麼能直接斷定你有能力的吧。那隻老虎經過實驗,特別凶悍,被訓練到只要有對象就要摧毀,你卻靠一個眼神,就是一個眼神,就讓他落荒而逃,這特徵也太明顯了,現在至少全台灣,只會有這麼一個人。」   「就是出國參與你父母實驗計畫的你。」   「你說,哪個父母會用重病把小孩騙的國外做實驗呢,美其名是對即將迎接末日小孩好,實際還是挺殘忍的,只是趁機找個白老鼠實行自己研究多時的實驗而已……哎,我這樣說你父母你不介意吧?反正你父母也是權威極高的科學家,你也簽了合約,最後實驗成功了,加上已經末日了,誰還會管你呢,想必你心中或許帶著恨的吧?」   說著這麼多話,張維也能邊把煙抽完,講到一半就跟魏辰說要去泡杯咖啡,問他要不要。   魏辰點點頭。待對方離開監控室後,才開始釐清資訊。   對方說的絕對不是自己,他很清楚,一切都指向,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一定是的——李程風。   符合的條件太多了。魏辰既疑惑有痛苦,他疑惑到底是什麼實驗、什麼能力、要拿來做什麼,痛苦的是原來李程風遭遇了這麼多,而他完全不知道,這些年只是孩子氣的恨著對方不告而別,現在聽到對方說的這些,心像被掐著般痛。   回來的張維端著兩杯黑咖啡,走近滿臉疑惑的魏辰身旁,眸色一深:「怎麼了?讓你想起了不好的回憶了?」   魏辰沉浸在思考裡,完全沒發現對方的接近,馬上抹去困惑痛苦的表情,不管現在要做什麼,他必須代替李程風來面對對方。第一步就是要顯得鎮定又自然。   「你要我做什麼事?」魏辰眼神堅毅,直直地看向張維。   既然對方找錯人了,就絕對不能讓對方發現自己不是李程風,要演,就要徹底一點。
19
回應 3
文章資訊
共 3 則回應
喜歡最後一句 好深入人心啊啊 啊斯
B1 XDDDDDD喂不要對著正經的句子阿嘶啦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