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傑傭#現代架空#陽台上掉落的天使 2

2018年11月22日 19:24
前文:
奈布局促不安地坐在沙發上,對面的黑髮小孩正一動不動的緊盯著他,可惜的是,不管小孩怎麼努力的挺起胸膛,雙手抱胸,高抬著下巴氣勢洶洶的瞪視自己,奈布只覺得對方可愛。 不過他也只是在心中小聲的尖叫著,表面上還是擺出一副戰戰精兢的樣子,奈布不介意陪可愛的小孩子玩玩。 「你是誰?為什麼掉在我家陽台?你有什麼目的?」傑克用「嚴厲」的語氣質問著奈布。 「噗哈哈......抱歉抱歉......我叫奈布,是一個天使。哈哈哈哈哈」奶兇奶兇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哦! 「你!」意識到奈布可能是在笑他,傑克漲紅了臉,氣到有點說不出話來。 「好啦,對不起哦。我不會笑你了,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暖棕色的大眼柔和的注視著傑克,原本還生氣不想理對方,但是嘴巴卻不聽使喚。 「傑克,我是傑克。」說完還有點懊惱的搖了搖頭。 自己一定是被迷惑了!都怪他長得太好看了! 奈布笑了:「你看,我們交換了名字,我們是朋友了吧?」 傑克皺了皺眉:「嗯......可我還是不知道你是誰呀?」 奈布眨了眨眼睛,試探性的戳了戳傑克的臉頰:「剛剛不是說了嘛?我是一名天使哦〜」哇好軟,手感真棒! 傑克冷著張小臉,拍掉已經從戳改成捏的手,奈布假裝吃痛的甩了甩手,並沒有得到小孩的關心。 「你騙人!你哪裡像天使了?」 面對這樣強烈的質疑,奈布愣了愣,反問:「我哪裡不像?」 「天使不是應該金發碧眼嗎?你卻是棕髮棕眼,而且嘴角還有縫線......翅膀也破破爛爛的,一點都不漂亮!」 奈布尷尬的撫了撫嘴角,又轉身看了看身後的翅膀,右邊的翅膀大而華美,安靜地收攏在身後,然而左邊的翅膀卻殘缺不堪,像是被外力粗暴的撕扯開來,只剩下翅根,尾部還有點點黑光。 奈布嘗試張開雙翅,右邊的翅膀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輕輕地扇動著,吹起傑克的頭髮,傑克被這畫面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張大了嘴痴痴望著。 可惜左邊的翅膀一動不動,傑克已經開始相信了,並且確定,若不是左翅受傷的話,這個天使一定會離他而去。 奈布垂下眼簾,神色略有陰鬱,傑克察覺到對方的情緒,小心的湊近對方開口:「你受傷了嗎?是不是很痛?」 奈布回了一個安撫的笑,揉了揉傑克柔軟的頭髮。 「不要緊的,仔細聽哦。」 奈布抬起手,伸出食指朝頭頂20公分處敲了敲,一聲悅耳清脆的聲音傳了出來。 「哇~~」 一個光圈顯現出來,散發出柔和的光暈,可以感覺亮度越來越強,但一點也不刺眼。 光暈也給奈布渡了一層光,神聖而疏離,意識到這點的傑克不自主的朝奈布撲了過去,緊緊的抱住。 「怎麼啦?小傢伙。」奈布溫暖的雙手也回抱住傑克,一隻手輕輕撫摸著傑克的背部。 那種感覺消失了......傑克羞紅了臉,從奈布銀白色的長袍上掙扎下來,站在一旁低著頭不敢直視對方。 「呵呵呵......這樣我像天使了嗎?」 傑克大力的點了點頭,雙眼發亮的看向奈布。 奈布又忍不住逗逗小孩,故作憂鬱的說:「可是我飛不起來了,我回不去天上了......」 「那怎麼辦?翅膀修不好了嗎?」傑克焦急的看向左翅,表情像是快哭了一樣。 奈布趕緊抱起來輕哄幾句,那表情看的他心都快碎了。弄哭孩子可是大罪啊!奈布懊惱的想。 「你是不是無家可歸了......」 「是啊,傑克要不要收留我呀。」 「......嗯......我可以把我的房間分你一半,可是......」 門外傳來清脆的噠噠聲,傑克迅速扭頭看了眼時鐘:「糟糕!」慌忙的從奈布身上跳了下來,拉著奈布的手往自己的房間裡拖。 「怎麼了?!」奈布一手扒著門框詢問,傑克只是心急的推著他的腰往門裡塞。 一陣鑰匙轉動的聲音,傑克更心急了,趕緊解釋:「!媽媽回來了你趕快躲起來啊」 奈布恍然,正想說些什麼,傑克已經趁著他愣住的一瞬將他推進房內關上門了。 「傑克!」女人進來,脫下外套掛在衣架上,呼喚著兒子的名字,「傑克!今天怎麼沒在客廳等媽媽呀!」 「媽媽!」傑克像個小砲彈,撞的女人哎呦的往後退了兩步,「我剛剛睡過頭啦!」傑克面不改色的說著謊,把臉往母親身上蹭,企圖掩蓋自己慌亂的呼吸跟發熱的臉。 忙碌一天的女人並沒有發現傑克異常的舉動,她彎下腰,親了親兒子的額頭,「知道了,去房間玩會兒吧,媽媽去煮晚餐了。」說著將手上的小蛋糕遞了出去,傑克歡呼一聲,捧著蛋糕跑回了房間。 「奈布......」小聲的叫著天使的名字,用腳輕輕帶上了門,「奈布,你在看什麼?」 奈布在看什麼?當然是傑克之前還沒畫完的沒有五官的天使啊! 被關在房裡的時候,奈布本來想乖巧的等傑克回來,他知道傑克只是想保護他,所以奈布也沒急著出去,至於被大人發現?成人是看不見他的。 然而好奇心勾起了他探索的想法......他想知道為什麼他會落在這裡,在簡單的環顧房間後,一張小的單人床,擺著許多玩偶,一個大大的衣櫃,地面上鋪了張地毯,玩具堆在了角落,還有個大大的書櫃,擺著好幾套精美的套書,奈布沒看過,也不知道是什麼內容,但看著厚度絕不是童話繪本一類的。 靠窗有一個書桌,牆壁上貼滿了各種獎狀和照片,還有各式各樣的畫,奈布走進仔細觀察,每張畫不起眼的角落都有個花體的傑克簽名,毫無疑問是出自小孩的手,繪畫技巧令奈布忍不住讚歎一番。 而當奈布將視線移至略微凌亂的桌面時,他找到了答案。 傑克將那張潦草的天使圖藏到了身後,在奈布含笑的視線中漲紅了臉,「那......那個......媽媽帶了蛋糕,你要不要吃啊......」急忙把畫塞在抽屜裡,奈布在心裡惋惜的感嘆,可也沒有多加阻止。 「不用了,你吃就好了。」天使吃的跟人類吃的不太一樣,冒然吃人類的食物會很難消化,以奈布現在的狀態可沒辦法。 不過自己不能吃,餵人倒是沒問題。 修長的手指輕輕拉開紙盒,露出一個小巧精緻的黑森林蛋糕。 「來〜啊~~~~」 「我我我我不是小孩子了!可以自己吃的!」傑克吧頭撇到一邊,紅著臉說。 奈布一手端著蛋糕,一手拿著小勺,歪著腦袋看傑克,看到小孩不配合,他想到一個主意。 右翅又張開輕輕地扇動著,白色的光點飄向傑克,流動的氣體像是輕柔的手,正在撫摸傑克的雙頰,傑克不得已只好把臉轉了回來。 「很好吃哦〜」奈布將勺子遞到傑克嘴邊,香甜的奶油以及濃郁的巧克力撲鼻而來, 傑克咽了嚥口水,終於還是忍不住吃了。 「怎麼樣?」奈布慈愛的注視著。 「好吃......」兩人就這樣,一個餵一個吃,甜膩的分享完一塊小蛋糕。 將垃圾收拾好,奈布就想跟傑克解釋一下關於一般人是看不見天使的事情,然而還沒開口,傑克的母親就傳來一聲尖叫,緊接著就是憤怒的怒吼:「傑克你給我出來!」 傑克反射性的一抖,小臉瞬間蒼白,然後搖晃的跑了出去,還不忘關上門。 奈布心裡一暖,隨即擔憂的走了過去,是什麼讓他的母親如此憤怒? 「傑克!我以為你是個好孩子,可你看看陽台成什麼樣子了!」女人嚴厲的喝斥,傑克委屈的低著頭,明明不是自己用的啊......可是卻說不出口,只能默默挨罵。 奈布自責的捶了搥胸口,當初掉下來時把陽台弄得一片混亂,結果又因為很多原因,兩人都忘了要去整理了,自己卻害得傑克背鍋,現在自己心疼的不行,傑克肯定更難受。 往前走了幾步,奈布想去抱抱那可憐的男孩,女人毫無察覺的責罵著他。 「傑克!媽媽說話有沒有在聽!你給我把頭抬起來!」 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傑克抬起頭來,卻被出現在母親背後的奈布給嚇了一跳。 趕緊將淚水眨掉,不斷的示意奈布回去,然而深陷自我嫌惡的天使並沒有注意到傑克的小動作,反而是女人注意到了。 「給我站好!」 「我錯了媽媽!我會收拾好的。」傑克幾乎是用哀求的語氣希望母親沒趕快離開。 但是他的眼神卻逃不過現在敏感的母親。 「怎麼?後面有什麼嗎?」 「沒有!沒有!」 女人迅速回頭,直接與奈布對視了,傑克害怕的閉上眼睛摀住耳朵,然而好幾秒過去了,沒有尖叫跟怒吼,一個溫暖的懷抱摟住了他,一雙手拉開了他的雙手,對他輕聲地說:「沒事了......別怕。」 天使半跪在​​地上,緊緊抱著他,右邊的翅膀成保護姿態環繞著傑克,擋住了母親的身體,他可以感受羽毛蹭過他的眉心,讓他覺得非常安心。 女人似乎並沒有看見天使,也不知道他的兒子正被天使保護著,她冷冷的丟下一句話:「給我把陽台收拾好,否則別吃晚飯了。」 然後又回了廚房。 傑克轉身將臉埋進奈布的胸膛,淚水浸濕了奈布的胸口,滾燙的淚水燙的他幾乎都要燃燒起來,他本是應該帶來幸福的天使啊,為什麼卻讓孩子傷心了呢? 傑克不敢大哭,就小聲的啜泣著,也不敢哭太久,很快他就將頭抬起來。 「要......收拾陽台。」 「好。」 「都怪你......」 「......對不起。」 傑克吸著鼻子,瞪了奈布一眼,奈布低著頭連聲道歉。 陽台真的是一團糟,憑傑克一個是弄不好的,光拖著床單就十分吃力了。 奈布將傑克抱起來,放在旁邊的椅子上,說:「既然是我用的,我來處理吧,看好了哦。」 奈布雙手緊扣,垂眼喃喃幾句,然後張開雙手,光點從手上飛了出去,傑克張大了嘴,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乾淨的被單自己飄起來疊好了,髒掉的衣服回到了洗衣機裡,被撞斷的晾衣桿也自己修補好了,陽台有恢復了乾淨整潔的模樣。 「好厲害!」傑克激動的拍著手,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瞪大著雙眼環顧陽台四周。 奈布勾起了嘴角,光點圍繞著他,藏起他那慘白的神色。 “我想守護這個孩子......” 奈布在心裡發下了誓言,頭上的光環閃了一下,他笑了。
16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