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人格# 傑傭# 慶典賀文# 深淵的呼喚II

2019年1月4日 18:49
【傑傭】 *文筆不好注意 *我流OOC注意 *私設有 正文: 1. 「這就是蒸汽之都嗎?」少年喃喃自語著。 整座城市都散發著活力,熱情,以及科技感,巨大的飛船在空中行駛,中央的巨塔,隨處可見的商店,人們搭乘的交通工具,那都是奈布聞所未聞的,如此的富饒,如此令人心神嚮往。 奈布無比慶幸自己離開了落後的家鄉,跟這裡比起來,自己之前走過的城市根本不算什麼。 不,那些根本就不能稱作「城市」。 「號外!號外!偉大的瑟維•勒•羅伊團長又一次帶領冒險團順利歸來!想知道冒險團經歷什麼有趣的事跡嗎?快來買一份蒸汽日報吧!」 報童在大街上叫賣著,奈布數了數自己所剩不多的錢,還是咬牙買了一份日報。 『必須儘快找份工作了。』奈布心想。 頭版即是冒險團的消息,筆者的功力十分厲害,奈布幾乎是深陷在文章裡那驚心動魄的冒險中,他來回看了好幾遍,還意猶未盡地感嘆著。 『如果能加入他們就好了...』 「嘿,小子!」一旁的醉漢叫住了奈布。 「呃...叫我嗎?」奈布驚疑的問。 「這裡除了你還有其他孩子嗎?不提這個...你想加入冒險團阿?」醉漢細小的眼睛閃著詭譎的光芒,讓奈布覺得有些怪異,但又沒感到惡意。 醉漢喝了口酒,似是自言自語地回道:「冒險團這次損失可不小,看看報紙的尾版,他們應該會有招人的消息。」 奈布翻開報紙,仔細尋找的,果不其然看到角落有個小小的板塊寫著冒險團招人。 「啊!真的有!真是太好了...」奈布歡喜地叫著。 「別高興得太早,小子!上面寫的是六個月後才舉辦招募選拔。」醉漢嗤了一聲,走向奈布,並拉起他的胳膊「冒險團可不招廢物,沒點特殊能力他們可不會多看你一眼,憑你這羸弱無力的小身板,你能做些什麼?哈哈哈...」 奈布痛呼一聲,然後跌到了地上,滿腔熱血就這樣被人潑了冷水,醉漢晃晃悠悠的走了,徒留奈布一人失魂落魄的坐在原處。 2. 「號外!號外!最新的...」 奈布來到這座都市近一個月了,他勉強找到一份賣報的工作。 那位醉漢說的沒錯,不只冒險團不會要他這種看起來就很「弱」的人,在這裡,就連找份工作都那樣不容易。 這座城市,並不如表面上的那樣光鮮亮麗。 「不好意思,我們這裡招的是強壯的成年男性,您不符合我們的需求。」 「對不起,這裡不招童工的...即使您滿16了看起來還是太小了。」 「滾開!小子!別妨礙我做生意!」 「嘿嘿...看你還頗有姿色,不如我介紹你去酒吧當個侍應生吧?嘿嘿嘿...」 狼狽地逃離他人不懷好意的騷擾,這已經是奈布不知第幾次的碰壁,手上已經沒有任何金錢了,就連破舊的廉價旅館都住不起,這座城市的消費實在不是他這種四處流浪的人負擔的起的。 難道要放棄夢想,離開這嗎? 奈布覺得有些不甘心。 遠處燈紅酒綠的酒吧吸引了他的目光,一位看上去就很有錢的大叔摟著長相妖豔的少女走了出來,兩人在門口親吻著,然後男人塞給少女一大疊鈔票後離去。 濃妝艷抹的少女心情很好的數著手中的鈔票,似是感覺到奈布熱烈的目光,少女抬頭,與奈布直視,然後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轉身又回到了酒吧裡。 奈布知道,這是個誤入歧途的少女,想起之前找工作時遇上的騷擾,他搖了搖頭,不論怎樣,自己絕不能自甘墮落。 「啊!!!!!!!!!!!!!!」 一聲刺耳的尖叫,有人在呼救著,奈布馬上反應過來,環顧四周,撿了個趁手的磚頭往小巷跑去。 「你...你沒事吧?」奈布安撫著受驚嚇的少女。 「沒事!我不要緊的,我叫艾瑪,謝謝你了。」艾瑪輕笑著轉移注意,順便將來不及拿出的板手藏進隨身小包的深處。 「我叫奈布,艾瑪小姐,女孩子一個人出來很危險的。」望著穿著鮮豔裙子,頭頂著鮮花帽的可愛少女,奈布沒有察覺任何異常,好心提醒兩句。 艾瑪吐了吐舌頭,「我知道啦,不遠處就是我家,我以為沒危險的嘛!下次不走這裡了。」 「這樣啊...我還是送你回去好了,萬一再遇到壞人怎麼辦。」 「嘿...謝謝啦,喔對了!既然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可要讓爸爸好好謝謝你!」 好人總是有好報的,艾瑪的父親,里奧•貝克先生經營著鋼鐵工廠,不過在妻子去世後,為了照顧年幼的女兒,就開了家小鐵匠坊,得知女兒救命恩人有生活上的困難時,里奧給奈布提供了食住的地方,奈布也作為學徒跟在里奧身邊學習一些技能,同時也和年紀相仿的艾瑪成為很好的朋友。 不過奈布總是覺得受到貝克父女的恩惠太多了,所以並不要求薪資,而是另外找了一份賣報的工作,趁著清晨賣賣報紙,賺賺小費當自己的生活費。 3. 「這見鬼的天氣,蒸汽之都永遠這麼熱啊...」里奧拿起毛巾,擦著滿頭熱汗。 「早上好,里奧叔叔。/早安,爸爸。」奈布和艾瑪一同開口道。 「早啊~我親愛的,還有奈布,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里奧抱了抱自己的寶貝女兒。 「爸爸!今天的頭條可是冒險團的消息,當然賣得快啦!」 奈布被人搶了話頭也不惱,只是乖巧地將自己留下的報紙遞給里奧。 「喔~」 里奧粗略地掃了一眼,隨即皺起了眉頭。 「怎麼啦?爸爸?」 「冒險團發現邪眼的蹤跡了。」里奧嚴肅的說。 艾瑪聽到邪眼兩個字,驚呼一聲,只有奈布,他疑惑的問:「邪眼?那是什麼?」 「他是傳說中邪惡的化身!!!是地獄的魔鬼!!!」 「好了艾瑪,那只是傳說,別大驚小怪,對付邪眼是冒險團的職責,小孩子別操心了。」 里奧沒有多做解釋,但奈布已經得到足夠多的信息。 邪眼、冒險團,世代的宿敵,冒險團歷代以封印邪眼為使命,他們找尋邪眼好幾代了,也闖出不小的名聲,並在瑟維團長這到達頂峰。 『真不愧是瑟維團長,居然找到邪眼的蹤跡了。』 奈布越想,就越嚮往加入冒險團,還有幾個月的時間,或許...自己還有機會。 奈布看著中央塔的方向,腦袋一閃而過什麼。 4. 今天,傑克遇到了他的光。 在他被體內的邪眼折磨的抑鬱不堪,與冒險團內部衝突不斷時,他遇見了那個少年,那個擁有清澈而明亮的雙眼,以及充滿少年人活力與純真的笑容。 傑克渾渾噩噩地走在街上,一朵鮮嫩欲滴的玫瑰就這樣出現在自己面前,舉著它的,就是那個溫暖的少年。 「先生,願這朵鮮花能給您帶來好心情。」男孩將花塞給他,那一刻,傑克感覺到體內的邪眼平靜下來了。 只可惜,那個少年離去的太快,他還來不及追問他的名字... 傑克將玫瑰放在胸前的口袋,邁著比來時輕快許多的步伐,以及略有平復的心,回到冒險團的住所。 英俊的容顏看得路過的女人一陣臉紅心跳。 奈布一手提著花籃,肩上背著裝報紙的布袋,熟悉的在街上穿梭著。 昨天艾瑪地給自己一個大花籃,裡面都是艾瑪自己種的花,她讓他順便拿去賣掉,奈布沒多想就答應了。 不得不承認,平時大大咧咧像個瘋丫頭的艾瑪,居然照顧花花草草挺有一手的,即使隔夜了,也像剛摘的一樣。 賣花可比賣報紙值錢多了,可惜自己不懂花... 街坊都對奈布很熟悉,所以也不用他叫賣,甚至看到他提了花籃,主動圍住他買了不少花。 打發了無數的女孩子,拍掉無數大媽吃豆腐的手,奈布晃悠著來到另一條街上。 這條街可比自己常去的地方冷清多了。 寥寥行人,才顯得路上神情恍惚的高大男人格外惹人注意。 不知為何,奈布彷彿看見了之前的自己。 茫然,無措,對未來充滿恐懼。 奈布翻了翻花籃,裡頭還藏著一朵鮮紅色的花。 奈布不知道這是什麼品種,他只知道這花很多人買,這應該是很好很好的花吧? 奈布笑著,攔住了男人的去路,將花遞了過去。 「不管怎樣,一切都會過去的。」 莫名的,他說出了這樣的話。 5. 第二天,傑克又來到了街上,可惜他沒有等到他的少年。 第三天、第四天... 胸口的玫瑰花逐漸凋零,正如他的心,或許等待是徒勞的,他又聽見邪眼的呼喚。 「我能實現你所有願望,你想要那個少年?我可以幫你找到他...」 呵...傑克冷笑,在意識裡大聲喝斥邪眼,左手緊緊纂住乾枯的玫瑰,輾成了粉末,癲狂的神情被收斂了起來。 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斃了,必須行動起來。 傑克張開左手,任由風將粉末吹散在這個他與少年初見之地。 「若有緣,我們會再見的...」 然後大步離去。 金色的流光在街上四處竄動,惹得行人驚訝連連。 「哈!哈哈!我成功啦!!!」奈布高高彈起,在空中揮舞雙臂大喊著。 花了近一個星期,終於打造出這副「彈簧手」。 也多虧里奧叔叔的協助,他對於武器有股敏銳的直覺。 雖然彈簧手不具備攻擊性,但這確實是最適合奈布的「武器」。 「奈布!!!」艾瑪大聲的叫喊著。 「奈布!我也想玩~」 「不行啦,艾瑪,這太危險了,你要是出了事情,叔叔會殺了我的!」 就連奈布都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這雙手,他更不敢借給艾瑪玩。 艾瑪吐了吐舌頭,「好啦,不過你確定有了這雙彈簧就能加入冒險團嗎?」 「這...」奈布遲疑一陣,自己也不大肯定,「我是有一些計畫啦...」 「什麼什麼?我能幫你的忙嗎?」艾瑪興奮地晃著奈布的手,自告奮勇地想幫忙。 「我打算...先用這雙手幫助附近的人們,只要闖出一些名聲,吸引到冒險團的目光,那樣我的籌碼就更多了。」 奈布露出了堅毅的目光,看著套在手上的巨大彈簧,對於夢想,他勢在必得。 6. 昏暗隱密的暗巷裡,一場秘密會面正在進行著。 「哦?這就是貴團的誠意?」 「...您要相信我們阿,不會讓你失望的...」 「...是嗎?...別忘了...你們是在為誰做事...」 已經被邪眼所寄生的傑克,以往的風度翩翩早已不再,渾身被鋼鐵所覆蓋,藍色的電光浮在身旁,給人危險而邪惡的感覺。 與之會面的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令人戰慄的形象,腥紅的眼眸,常人望一眼就能嚇得說不出話來,更別提窺探面具之下的容顏。 這樣兩位看上去就不懷好意的傢伙,湊在一起能有什麼事呢?不小心迷路至此的奈布為自己的疏忽懊惱著。 想也知道,目睹一切的自己,萬一被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正所謂,怕什麼來什麼,正打算悄悄撤退的時候,不慎碰到了一旁的廢鐵。 「誰?!」怪客有如驚弓之鳥,他立即甩出鉤子,想將「小老鼠」抓住。 奈布反應極快,馬上啟動彈簧,躲過一波攻擊。 「抓住他!!!」 四周警戒的鐵帽團開始行動,奈布在小巷裡不斷彈射著,他就像一條滑溜的魚,怎麼也抓不住。 眾人忙碌了近半小時,依舊沒抓住那玩彈簧的小子。 「算了,我可沒那麼多時間等待,今天的會面到此為止了!」邪眼厲聲道。 「貴客,可是...我明白了,我會再約時間的。」怪客只好帶著團員離去。 邪眼冷冷地看著眾人離去,過了好一會兒才出聲。 「出來吧,小先生,現在已經安全了。」 小心翼翼地、溫柔地、輕聲地說著。 然而並無人回應... 「...沒關係,我現在的樣子...我走了,後會有期。」 撘...撘...撘...腳步聲逐漸遠去... 7. 奈布蜷曲在角落廢棄的紙箱堆,死死的摀住嘴,不讓劇烈的喘息引起追殺者的注意。 只有一絲絲縫隙透著光,能讓他觀察到外面的狀況。 彈簧手在逃命的過程早就消耗光了,然而他還是沒能逃出這個巷子,四處的出入口都被那群鐵皮怪人封鎖死了,他如果想離開,只能躺著出去了。 而他不想死,所以他才回到這個地方,然後趁人不注意躲了起來。 驚恐的神情無法平息,劇烈的心跳讓他意識到危險仍未遠離。 『怎麼辦...我究竟要往哪逃呢?』 藍色的電光從縫隙透了過來,與奈布湛藍色的眼相互照映著。 『要被發現了!!! 』 奈布死死閉緊雙眼,屏住呼吸,預料中的疼痛並沒有出現。 不知過了多久,奈布將紙箱的縫隙稍微撥大了些。 那個高大駭人的電光怪人,僅僅離他不到一米的距離,卻牢牢擋在了他的面前,阻擋了前來搜索的人。 『是巧合嗎?...他是在掩護我嗎? 』 追查的人全被打發走了,男人摘下帽子,低沉的嗓音讓人沉醉。 『他果然是在幫我...為什麼呢?我認識他嗎? 』 然而蜷曲在狹窄的空間太久,自己的雙腿早就麻痺的動彈不得,不敢出聲,只能看著男人落寞離去。 過了許久,奈布爬出紙箱堆,地上唯一留下的,是一朵枯黃的乾燥花。 與之前遞給陌生人的那朵非常相似。 【TBC】
17
.回應 5
共 5 則回應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9年1月4日 22:30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有傑傭有讚😳😳
啊啊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好看期待下一章
傑傭好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