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逗弄(續6)

3 月 21 日
前情提要
※ 咬   溫泉旅行那晚隋立和朱嘉禹說下次試試用嘴,其實原本只是當下氣氛使然隨口一說,沒料到朱嘉禹真的當了真。   那天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就是三年級下學期開學後的某個週末假日。彼時朱嘉禹繁星放榜已經確定有學校念,於是便停掉週末的補習班,專心替可能得考指考的隋立複習。   三月末迎來一波冷氣團,隋立嫌冷不想去圖書館,叫朱嘉禹去他家,朱嘉禹只猶豫掙扎了一下,終究還是妥協了。   一開始在隋立房裡,兩個人中間規規矩矩隔著一張折疊式小書桌,桌面上擺著數學課本數學講義和一堆凌凌亂亂的計算紙,朱嘉禹握著筆微傾身,在白紙上拉出座標列,和他講解題型。   隋立單手支著臉頰,原本還認真在聽朱嘉禹一個步驟一個步驟解題,聽著聽著,不知不覺就盯著面前那雙張張闔闔的嘴唇走了神。   「……所以最後答案就是這樣來的,這樣有懂嗎?」朱嘉禹在得出的答案旁邊畫下一個井字號,再抬頭時對上隋立愣神的模樣,就知道他剛才根本沒有在聽,氣得用筆尾往他額頭上戳一戳。「你到底有沒有在認真聽啊!」   「沒有。」隋立理直氣壯地答道。   「你還好意思說沒有!再不認真點我、唔──」   沒等朱嘉禹把後面的話說完,隋立一把掐住他的下頷伸長脖子湊上前堵住他的嘴。   朱嘉禹掙動了幾下很快就被隋立輕輕鬆鬆制住了,雖然歸根究柢朱嘉禹也沒有很認真反抗就是。   原本只是輕且淺的啄吻,隋立一下碰碰朱嘉禹的唇珠,一下輕抿他的下唇,慢慢吻著吻著,氣氛就有點變了。   折疊桌連同上面的書本被推到一旁,隋立原先捏著朱嘉禹下巴的手改扣到他的後腦,頭稍微側過一點,讓兩雙嘴唇貼緊得再無縫隙。   交錯的粗重鼻息有了一點不一樣的聲音,朱嘉禹略顯難耐的哼吟讓隋立的手忍不住又收緊了幾分。而朱嘉禹原本搭在隋立腰上想把人推開的一雙手,不知不覺也攥緊了他的衣襬。   氣氛一觸即燃。   親了一陣之後隋立稍稍退開一點,手指蹭蹭朱嘉禹微微發紅的眼角,跟著把人拉了上床,再欺身壓了上去。冰涼的手順著寬鬆的毛衣衣襬探了進去,貼在朱嘉禹的腰上揉捏了幾下。   「嗯、好冰……」   隋立往朱嘉禹嘴唇上舔了一口,低笑道:「等等馬上讓你熱起來。」   語罷又一次封住朱嘉禹的嘴唇,撬開他的牙關舔了進去,勾纏著他濕滑的舌尖不斷吮吸。   貼著朱嘉禹身子遊走的手一下子變得不那麼涼了,微微粗糙的指腹貼著他突起的肋骨處細細摩娑。   少年人的情愛反應熱烈直接,不出多時朱嘉禹就感覺到隔著褲子有團硬熱的東西壓著自己腿根。雖然兩人之間自上次出遊之後就再也沒有過度親密的行為,但朱嘉禹還是一下子就反應過來那是什麼,臉熱得不曉得該作何反應。   緊張當然還是緊張的,但相較於上次的彆扭不自在,他這回稍微放鬆了一點點,至少在隋立伸手脫他褲子的時候除了下意識一僵以外,還是乖乖任他動作。   開了窗的房內空氣應該要是冰冷的,兩個全身赤裸的人貼緊在一起卻熱得額角幾乎都沁出一層薄汗。   方才褪去衣物的動作間他們的姿勢調轉,隋立背靠床頭摟著朱嘉禹的腰讓他岔開腿跪坐到自己大腿上,帶著他用雙手包住彼此靠在一起脹起的性器上下摩擦。   同為男性自然知道碰觸哪裡能讓對方感到舒服,朱嘉禹手指不時往淌水的頂端輕揉輕摳,雙人份溢出鈴口的前列腺液潤濕了他的手和豎直的莖柱。   「不愧是好學生,進步得真快。」隋立嘴角斜勾,舒爽地歎了口氣。   而朱嘉禹僅是抬眸瞪了他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幾分鐘後朱嘉禹手上動作漸慢,隋立以為他手痠累了,正欲伸手接下他的動作,朱嘉禹卻忽然先一步鬆了手,在隋立沒有反應過來之際滑下身子,趴到他腿間。   隋立眸光驟暗,手指挑起他的下巴,問道:「你想做什麼?」   朱嘉禹漲紅著臉不回話,圈著隋立陰莖的手上下捋動了幾下,旋即張開嘴低下頭。   隋立眼睜睜看著自己圓潤飽脹的龜頭被納入溫暖的口腔,他深沉地吸了口氣,再開口時嗓音微微有些發啞:「你知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幹嘛?」   朱嘉禹嘴巴裡被塞滿了,喉間發出幾聲沒有意義的短促呻吟,他盡可能地將嘴裡硬物往深一點吞,卻無奈經驗不足,才吞進一半就感覺喉嚨深處被抵著,一點點反胃不適感讓他忍不住皺起臉。   別與以往的強烈快感讓隋立險些克制不住,他深沉吸吐了幾口氣,終究還是不忍看朱嘉禹難受的模樣,捏住他的下頷不讓他動,「好了,你不用這樣。」   隋立的語氣難得沒有一絲調侃或笑意,他讓朱嘉禹把自己吐出來,朱嘉禹卻不從,還收縮臉頰用力吸吮了兩口,弄得隋立倒嘶了一聲,動作稍嫌粗魯地把朱嘉禹的頭推開。   整根性器被含得濕淋淋,深紅色的龜頭反射著點點水光,朱嘉禹抿了下唇,舌尖還殘留方才舔刷過前端泌出的鹹澀液體淡淡的腥味。   「你、之前不是你自己說要、要用嘴的嗎!」被推開的朱嘉禹感覺有些羞恥,又有些沮喪地心想隋立是不是嫌他沒經驗技術不好,含得不舒服。   正要張嘴想再試一次,隋立卻比他更快地一手摀住了他的嘴,「我說用嘴就用嘴,那我說用這裡……」   空著的另一手順著朱嘉禹光裸的後背下滑,指尖點上尾椎處輕輕壓了一下,旋即低聲道:「你也會同意嗎?」   朱嘉禹的背脊隨著隋立的觸摸僵直緊繃,他抬頭看著對方沒有表情的一張臉,嚥了口唾液微顫著聲回:「如、如如如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話,也、也可以……」   空氣凝結在一瞬間,僵持片刻過後,隋立收回手,曲著指節往朱嘉禹額頭不清不重地敲了一下,「傻子,不要挑戰我的忍耐力啊。」   朱嘉禹的手還牢牢握著隋立一點也沒有軟下的性器,眼眸低垂,問他:「你是不是,覺得不舒服啊?」   隋立簡直要被他的問題氣笑了,他捏了捏朱嘉禹的臉頰,又故意抬起腰動了幾下,讓前端擦過他的下巴,「不舒服?我硬成這樣你覺得像不舒服嗎?再多舔兩下我都要射了。」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繼續?」   「為什麼不讓你繼續……」隋立像是自言自語地呢喃了句,而後嘴角重新拉開帶了點痞氣的笑容,他的姆指擦過朱嘉禹濕潤的下唇,「好吧,既然你這麼喜歡吃,那你繼續。」   語罷見朱嘉禹瞪著他遲遲沒有動作,還好心地往他嘴邊湊,「吃啊,怎麼不吃了?這麼快就吃膩了?小朋友不可以挑食啊。」   朱嘉禹被隋立逗得臉色通紅,咬著牙不曉得到底該不該繼續。   到底是隋立先心軟,搔刮了下朱嘉禹的嘴角說:「好啦,逗你的,不喜歡就別勉強了,用手弄一弄就、哼嗯──」   這回輪到朱嘉禹沒讓隋立把話說完,屏著一口氣重新把隋立納進濕熱的口腔裡。隋立不再出聲了,雙眸變得幽暗深沉,他的手指卡進朱嘉禹細軟的髮絲之中,指腹貼著頭皮,隨著上下吞吐的動作時而使力下壓,卻又始終注意著不讓朱嘉禹吞得太深。   被人含著舔吮和從前自己手淫的快感截然不同,隋立垂眸望著朱嘉禹小心翼翼用嘴唇包著牙齒、努力取悅他的模樣,心裡一陣酸一陣軟。   細微的水聲和粗重的喘息交雜在一起,隋立沒有刻意忍著慾望,在快要忍不住的時候挺腰抽動了兩下,粗聲粗氣道:「我要射了,你鬆嘴。」   朱嘉禹聞言嘴巴非但沒有鬆開,還故意往他最敏感的前端吸吮舔弄,隋立的喘息越發急促,幾秒過後悶哼了一聲,想把自己抽出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大半精液直接射進朱嘉禹嘴裡,剩下一些沾在他的嘴角,配著對方有些無措的表情,形成一幅格外淫靡色情的畫面。   隋立左手掌心微陷湊到朱嘉禹唇前示意他吐出來,怎知朱嘉禹喉結上下滾動,竟是直接把他方才射出來的那些東西吞嚥下去,隋立幾乎要被他的舉動逼得控制不住理智。   偏偏朱嘉禹還往前湊,雙手搭著他的大腿根撐起身子,眉心蹙攏地往他嘴唇貼,一邊咕噥抱怨:「都是你的味道……」   隋立深深吸了一口氣,大手摟住朱嘉禹的腰迎合他帶著自己味道的親吻,一點也沒有嫌棄。   而後他圈住朱嘉禹遲遲沒有發洩過的性器揉捏捋動,壓低了聲嗓輕道:「換你在我嘴裡留下你的味道了。」
愛心
94
.回應 12
共 12 則回應
國立臺北大學
頭!!! - 這小車車來的太棒了🥰 希望兩位能早日全壘打(X
國立臺灣大學
晚睡福利🥰🥰🥰🥰 好喜歡🤤🤤🤤🤤🤤🤤
哦哦哦~這純情的小受 互相來什麼的最香惹🤩
真是好學生!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喔喔喔喔喔喔喔這個可以可以可以!!! 學生就是那麼甜甜甜!永遠看不夠!!
天啊天啊怎麼那麼好看!
弘光科技大學
喔喔喔!!這車開的很好!!但我覺得可以更快!!再快一點!!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車再快一點+1🤗
乾!!!! 敲碗下一集QAQ
馬偕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啊啊啊啊卡個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嘉禹也是很會啊啊啊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