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甜甜(短篇完)

3 月 24 日
*甜點師攻x學徒受 *傻白甜吧 --   王侑從餐飲科畢業以後出了社會做了幾年學徒,他專精於甜點,運氣也好,跟了一個業界有名的老師學了不少,後來老師退休不做了,用很低廉的價格把店面頂讓給他,王侑又花了一點時間改裝店面,弄成時下年輕人喜歡的風格,加上出於他手精緻漂亮的甜點,短短兩年的時間就把老師讓給他的這間店經營得有聲有色。   老師退休以後閒不下來,自己開了一間小小的烘焙培訓班,偶爾會叫王侑去幫他帶幾堂課,也是在那裡王侑遇見了常育聖,一個小了他好幾歲、才剛剛出社會沒有多久的實習生。   王侑對常育聖的深刻印象源於他拙劣的裝飾手藝,常育聖是個很奇特的人,他能夠把蛋糕體烤得很漂亮、能夠把奶油打發得滑順均勻,也能夠把一切醬料調配出完美比例,但往往在最後一步要把那些好好的東西組合在一起時,總是能直接搞砸。   相較於其他有些底子就自視甚高的人外,自知不足且虛心受教的常育聖還是很受王侑欣賞,也因此在一期十堂課的培訓班結束之後,王侑便問常育聖要不要到他店裡跟著他學。   常育聖受寵若驚,想也不想就應了。   王侑的店在市裡有名,但店面不大,甜點也都是限量供應,還沒認識王侑以前常育聖也來朝聖過幾次,沒想過有朝一日自己能進到這間店的後廚,和自己景仰的人一起工作。   這天王侑有事比較晚來店裡,一進到後場就發現常育聖整個人幾乎趴在烤箱前,他咳了一聲喚回對方的注意力,一邊邁步走近,「靠那麼近不熱嗎?後退一點,等下臉先焦了。」   「啊,侑哥!」常育聖聽見聲音轉頭,見進來的是王侑,嘴角咧開大大的笑容和他打招呼。   王侑看著那張笑臉頓了一下,旋即低嘆了口氣,走到常育聖身旁壓了一把他戴著廚師帽的頭頂,跟著一起往烤箱裡看。裡頭快烤好的馬卡龍長出漂亮的裙邊,王侑才後知後覺地嚐出常育聖方才笑意裡的一點點得意。   這還是他第一次烤出完整的、長出裙邊的馬卡龍。   「真棒。」王侑的手蹭了下常育聖的臉頰,又問:「餡料做好了嗎?什麼口味的?」   「做好了,我做了兩種,甘納許和蔓越莓的,侑哥要不要試試?」   王侑並不擔心常育聖做的內餡,但看著他躍躍欲試的模樣,還是順著他的意思走到後面一點的檯邊。   兩樣內餡都已經裝在擠花袋裡,常育聖原本打算直接把前端剪開,王侑卻指了指一旁還沒收的鋼盆和刮刀,「別剪了,我試那邊剩下的就好。」   說完王侑卻也沒動,只是直盯著常育聖看,常育聖被看了片刻才反應過來,手腳有些僵硬地拿起還沾著蔓越莓餡的橡膠刮刀往王侑唇前湊,王侑眉心稍擰,向後避了避,有些哭笑不得道:「你是要拿刮刀拍我臉嗎?」   「沒有沒有!」   「我剛回來還沒洗手,你餵我吧。」王侑語氣正經,常育聖聽得一愣一愣的,沒有意識到這話說得其實很曖昧,手指沾起刮刀上一小坨莓紅色餡料再一次湊到王侑面前。   這回王侑沒再避了,他唇角微勾,張開嘴含住常育聖的食指指尖,清爽酸甜的蔓越莓味從舌尖化開。王侑只含了一會就鬆開了嘴,裝模作樣故作正直地稱讚常育聖餡料作得很好。   常育聖食指還殘留王侑舌頭舔過的觸感,麻麻癢癢的,收回手後把手背到身後,指頭微微蜷起。   王侑見了他的反應也不再捉弄他,自顧自拿過另一個鋼盆裡的刮刀試了一下味道,稍微給了一點建議,便準備走去休息室換衣服。   邊走邊想著常育聖剛才乖得要命的模樣舔了舔唇,心想著不急。   來日方長。 -   在王侑親自指導下,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常育聖就有很顯著的進步,至少他已經可以單靠自己抹勻一個六吋的鮮奶油蛋糕,雖然修邊還是要修很久就是了。   這天中午進廚房的時候王侑聞到一股濃郁的芒果和派皮味,他洗了個手,湊到正在切芒果的常育聖身邊。   「今天做芒果塔啊,卡士達醬做了嗎?」王侑看著面前一盆已經切成丁的橙黃色芒果果肉,漫不經心問道。   「做好先冰起來了,塔皮烤出來一陣子在旁邊放涼,應該快好了,這次烤得還不錯,邊邊很漂亮。」常育聖朝王侑彎眼笑笑,手上動作不停,王侑讓他專心切,自己則繞去大冰箱把常育聖冰進去的芒果卡士達醬取出來。   「好像甜了一點。」王侑拿了個乾淨的湯匙挖了一勺抿了一半,隨後問道:「自己試過味道嗎?」   「欸?真的嗎,我剛剛試覺得剛好啊。」常育聖頓了一下,在王侑拿著湯匙湊到他嘴邊的時候並沒有任何遲疑,就著他的手直接張嘴將整根湯匙含了進去,試了也沒覺得哪裡不對,微皺起眉像在認真思忖。「好像真的有一點點甜,我糖放多了嗎?」   「也可能是我的口水甜了點。」王侑勾起笑這麼答了一句。   常育聖一愣,還沒來得及細思王侑話裡的意思,正巧外場工讀生進來和他們說冰櫃裡其中一款甜點沒有了,問要不要補,王侑抬手壓了一下常育聖的頭,對著來人說:「就補小聖做的芒果塔吧,大概有十幾個,再二十分鐘可以弄完,好了叫你。」   「好,知道了。」   離開時工讀生體貼地把門一起帶上,王侑回頭見常育聖還傻呼呼的模樣,忍不住輕彈了下他的額頭,「別發呆了,去洗洗手,多拿一個擠花袋來,我來幫你。」   「哦、哦好。」   清澈冰涼的清水自指縫間流洩而下,洗去方才切水果留下的滿手黏膩,常育聖一邊搓著手指一邊抬眸看向不遠處背對著他綁圍裙的男人,心口鼓譟的躍動遲遲沒能平息。   常育聖也是後知後覺到最近才發現自己和王侑的互動似乎有些過於曖昧了,王侑時常摸他頭、捏他臉,動不動就要他餵他試吃,或者像剛剛那樣,在間接接吻過後,還一本正經地說出並不正經的話。   但常育聖一直不敢想得太多,王侑對他而言是貴人,儘管心底那份朦朧的好感逐漸變得清晰,常育聖依舊只敢仰望王侑,就怕自己一點不當的想法都像是在褻瀆對方。   又過了三個月店裡來了一個新的學徒小威,和常育聖年紀差不多,也一樣做內場。常育聖敏銳地察覺到小威和王侑之間的關係不太一般,他說不太上來,只覺得王侑對小威要求很嚴格,批評也從來不留情面,跟平日裡和他說說笑笑溫和指導的模樣相距甚大。   常育聖無端感到有些失落,他以為自己對於王侑而言是特別的,但現在看來,那個小威好像才是。   小威今天又被罵了,他做了一個六吋的黑森林蛋糕,打底的鮮奶油沒有抹勻就撒巧克力碎片,結果導致有一塊區域的巧克力碎片沾黏不上,再多補了奶油之後整塊蛋糕看上去坑坑巴巴一點也不漂亮。   王侑只看一眼,問小威做的是什麼。   「黑森林蛋糕啊。」   「黑森林?你在跟我開玩笑嗎?」王侑用橡膠刮刀隨手一撥,剛才補上去的那塊奶油連著巧克力碎片一起掉了下來。「樹都禿了還敢說是森林,這種東西端出去,你覺得我的客人能懂你的藝術嗎?」   王侑最後撂了一句重做就不管他了,改去看常育聖在做什麼,感覺到身旁有人靠近,常育聖戰戰兢兢,打發奶油的手一點也不敢停。   「再打兩分鐘就差不多了,加糖了嗎?」和方才批評小威時的尖銳比起來,王侑此時此刻的語氣簡直溫柔到不行,小威抬起頭來看了他們一眼,又很快低下頭備料去了。   常育聖卻沒感覺到多少開心,他斂下眼眸看著鋼盆裡的鮮奶油,隔著口罩悶悶地說:「加了。」   常育聖的反應讓王侑頓了一下,而後伸手從口罩空隙戳了戳他的臉頰,「怎麼不開心了?」   「沒、沒有。」   王侑又多看了他一會,最後沒再多說什麼,他下午還有其他事要外出,和他們倆稍微交待了一些事項後便先行離開了。   等到後場的拉門被帶上,小威才敢抬起頭,用一種有點羨慕的語氣和常育聖說:「侑哥對你真好。」   「我還希望他對我嚴格一點呢。」兩分鐘一到,常育聖停下握著攪拌器的手,抬起頭來和小威對望。   兩個少年相視片刻,各自嘆了口氣,重新低下頭做自己的事。   令常育聖耿耿於懷的還有一點,小威對王侑的稱呼和自己一樣,都叫「侑哥」。外場從工讀生、咖啡師到店長都喊王侑老闆,在小威進來以前侑哥這個稱呼還只專屬於他,現在得和別人共用了,常育聖不免有些悵然。   心裡藏著事讓常育聖連帶著工作都有些被影響,桌上計時器倒數完的刺耳嗶聲響了許久,常育聖卻像沒有聽見,垂著頭握著橡膠刮刀不曉得在鋼盆裡攪著什麼。   計時器響了快一分鐘,小威正欲開口叫常育聖,原本正在一旁調千層蛋糕麵糊的王侑停下手裡的動作走了過去,曲起指節往桌面敲了敲,「再多烤一分鐘你的派皮就要焦了。」   常育聖這才猛地回過神來,連忙道著歉轉身就去開烤箱。   「欸手套!」王侑在後面喊了一聲已經來不及了,常育聖一點防護也沒有手指直接碰上燙熱的烤盤,儘管馬上收了手,強烈的熱意和疼痛還是馬上順著神經席捲而上。   王侑嘖了一聲,大步上前扯過常育聖的手腕看他被燙紅起泡的指腹,眉心緊蹙難得一次對他語氣有些重:「沒戴手套就摸烤盤你是傻了嗎?分心也要有個限度吧,去外面擦藥,你今天去外場……算了,手好之前你都先待外場。」   「對、對不起……」   王侑鬆開手,深深吸了口氣又沉沉吐出,看常育聖羞窘愧疚地不敢抬頭的模樣忍不住又有些心軟,便放緩了語氣拍了拍他的肩膀,「快去擦藥,擦完休息一下,還很痛要跟我說,我帶你去醫院看看。」   常育聖應了幾聲,而後幾乎狼狽地快步走出後場。   王侑看著常育聖走出去後也沒有馬上收回視線,而是深沉地歎了口氣,捏捏眉心問一旁大氣不敢出一聲的小威:「我有那麼兇嗎,為什麼他看起來很怕我的樣子?」   「跟兇我相比那真是差遠了……」小威真心實意回道,「不過之前跟小聖稍微聊過,他好像希望你對他嚴格一點,我每天都巴不得你能和顏悅色一點,他卻希望你嚴格,這算什麼?被虐狂嗎?」   「他真的這麼說?」   「嗯啊,他就是這麼說。」小威仿著那天常育聖的表情和語氣重新演示了一遍,但可能過於浮誇了,王侑挽起袖子想打人。「別別侑哥你別激動,冷靜點,你要敢動手打我我就跟舅媽告狀了!」   鬧了一陣小威終於消停下來,他洗了洗手,忽然問王侑:「話說回來了侑哥,你是不是還沒跟小聖表白啊?」   王侑動作一滯,挑眉看向小威。   小威接收到王侑有些刺人的目光,以為自己這些日子的觀察有誤,忍不住瞪大了眼,「不是吧哥,你別說你那些舉動不是喜歡他,這樣你在我心裡一秒從暖男降成渣男耶!」   「渣你個頭。」王侑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回頭繼續弄他剛剛弄一半就停下來的東西,過了好半晌忽然輕哼了一聲,似是自言自語地呢喃了句:「全世界都看得出來我喜歡他,就他一個人看不出來,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   外場的工作說雜不雜,但常育聖手指裹著厚厚的紗布,其他人也不敢讓他做太多事,大多時間他都坐在吧台後面,跟著咖啡師偷學一點沖泡咖啡的技巧。   他的心情還是有些低落,每天看著王侑罵小威的時候總希望王侑也能對自己嚴厲點,等到王侑真的兇了自己時,他心裡又難受得要命。   常育聖嘆了口氣,歸根究底果然還是自己太不知足了。   晚上九點準備關店,小威早早就走了,王侑一邊解開圍裙一邊從後面走了出來,交代其他人沒事就先回去,卻把常育聖單獨留了下來。   常育聖沒注意到其他人投射而來的曖昧目光,坐在高腳椅上心裡有些沮喪地想大概要被訓了。   然而沒有。   王侑將圍裙摺好暫時擱在桌上後朝常育聖走了過去,手原先僅搭在他身旁的吧檯檯面,幾秒之後沒沉住氣,索性直接捧住他的臉,讓一直不把眼神放在他身上的傢伙好好地抬頭面對他,「最近在不開心什麼?」   「沒有啊……」   「說謊。」王侑的手指在常育聖的面頰上蹭了蹭,「小威說你希望我對你嚴厲一點,為什麼?」   常育聖眼神躲閃,抿著唇不回話。   「不說也沒關係,讓我猜猜。」王侑低低一笑,俯身讓彼此的距離更靠近一點,「因為我對小威比較嚴格,讓你覺得我把比較多的關注擺在他身上?」   「我猜得對嗎?」常育聖依舊沒有說話,只是耳尖在昏黃的燈光下明顯可見地紅了,王侑看得很清楚,便不再猶豫,一股作氣地接著說:「可是你知道嗎,你在意這種事會讓我感覺你很像在……吃醋?你吃醋了嗎小聖?吃我表弟的醋,好吃嗎?」   常育聖耳尖顫動,捕捉到最關鍵的重點,「表弟?小威是你表弟?」   「嗯,親表弟,他媽把他塞來我這的,說是任使喚任蹂躪,我當然就不客氣了。」王侑捏了捏常育聖的臉頰,「而且你仔細想,我只對小威嚴厲嗎?外場的人沒做好我什麼時候沒唸過他們?今天之前我唯一沒唸過的就是你,你以為是為什麼?你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常育聖心跳得快極了,總覺得王侑話裡的含意跟他心裡的妄想重疊在一起,他被那雙含笑而顯深情的眼眸看得避無可避,片刻過後拉下王侑的手,轉過椅子往吧檯上趴了下去。   王侑摸了摸他的頭,放輕聲嗓:「你來我店裡多久,我就喜歡你多久,你呢,你也喜歡我嗎?」   過了很久很久,久到王侑以為自己不小心又把常育聖逼太緊了,才聽到他悶弱的嗓音從臂彎裡傳出來,「……喜歡……」   王侑唇邊的笑意漸深,他拉過常育聖包著紗布的那手,低頭在被纏起來的指尖上輕輕落了一吻,有些心疼地嘆息了聲:「就為了這點小事把自己傷成這樣。」   常育聖慢慢從桌上爬起來,眼眶微微發紅,但沒有太多水霧。他微仰著下巴看著王侑的臉,感覺還是有那麼點不可置信,「我、我唔──」   王侑沒讓常育聖把話說完,湊過去再不忍耐地堵住他半張的雙唇。   青澀而纏綿的親吻夾雜著麵粉、砂糖、奶油和巧克力的滋味,甜膩醉人,叫人無法不耽溺其中。
愛心
130
.回應 5
共 5 則回應
中山醫學大學
沒有吃到甜點但是最後收尾的部分真的是甜死人不償命😂😂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喔喔喔喔可以啊可以啊,今天有點鬱悶的心情瞬間甜起來了呢
真是比甜點還甜啊~
國立臺灣大學
🤤🤤🤤🤤🤤♥️♥️♥️♥️ 大愛作者
耕莘健康管理專科學校
甜得讓我好想在公園大叫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