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未來可期 10

3 月 29 日
前情提要
10   潘孟煦一覺睡到隔天將近中午才醒。   他眨了眨乾澀的雙眼,撐著身子坐起,熬過陣陣暈眩感後才愣愣地環顧空無一人陌生的四周環境。意識到自己似乎身處在哪個旅館房間、且雙人床的另一側明顯有人睡過的痕跡的同時,一些昨晚的片段畫面閃現腦海,再加上赤裸的半身上頭殘留的點點紅痕、以及腰間股間的痠脹和疼痛感,無一不彰顯自己昨晚有多麼放縱。   而要是他沒猜錯,陪他一起放縱的,便是他以為僅是存在於夢境中的高杭。   ……他和高杭做了?   意識到這點的瞬間潘孟煦感覺渾身血液都涼了,搭在被單上的手攥得死緊,指節泛起一層白。他第一個想到的是好多年前,母親剛發現父親出軌的時候歇斯底里的模樣,哭著吼著說第三者毀了她好好的家庭,說第三者都該死。   時隔多年,潘孟煦竟成了潘母口裡最該死的那一種人。   一邊的矮櫃上還擱著一些不屬於自己的雜物,顯示著原本在房裡的另一個人大約只是暫離,隨時可能回來。   愕然、惶恐、愧疚、自責,一時間所有複雜的情緒當頭砸下,砸得潘孟煦手足無措。   不行。   潘孟煦心想,他必須馬上離開這裡。   指尖不斷地微微顫抖著,潘孟煦掀了被子踩下床,顧不得腿軟還是別的什麼,彎腰拾起褪落在地的衣褲三兩下套好,又找到被放在角落的自己的背包,檢查了一下確認手機錢包都在裡面後,便匆匆拎起往門口快步走去。   怎料手才剛剛碰到門把,那扇門就被人從門外拉了開來。   門外的高杭提著一個塑膠袋,顯然沒料到潘孟煦就站在門後,他愣了一下,正想問潘孟煦什麼時候醒的,餘光瞥見對方肩上的背包,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你要去哪裡?」   潘孟煦臉色蒼白,緊抿著嘴唇沒有說話,甚至低著頭不看高杭,他想從門框縫隙側身鑽出去,卻被人一把按住肩膀不算溫柔地推回房內。   高杭黑著一張臉反手把門關上,捏住潘孟煦的下頷抬高,讓他的目光避無可避地和自己碰在一起,而後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地問:「潘孟煦,你要去哪裡?」   「我會、咳……」潘孟煦才開口就感覺到喉嚨一陣乾癢沙啞,連咳了好幾聲才重新開口:「昨天晚上我喝多了,是我沒拿捏好分寸,對不起。我會、我會離職,我會離開這裡,離你的生活圈遠遠的,昨晚的事不會有任何人知道,你放心──」   「潘孟煦,你冷靜點。」察覺到潘孟煦明顯發顫的尾音,高杭深吸了口氣,竭力壓下自己方才撞見潘孟煦要走時竄升的那股火,「你冷靜點,我們談談。」   潘孟煦卻根本沒有辦法冷靜下來細聽高杭在說什麼,他滿腦子都是怎麼辦。高太太怎麼辦?高以鑫怎麼辦?背上出軌罪名的高杭怎麼辦?   而他又該怎麼辦?   混亂之下的潘孟煦什麼也聽不進去,他被高杭按著肩膀坐回床上,肩上的背包也被拉了下來扔在旁邊。趁著高杭轉身放東西的時候,自知跑不掉的潘孟煦索性拉過一旁的被單鴕鳥似地把自己整個罩住,逃避地不想去看、不想去聽,什麼也不想去想。   高杭回過頭來就看到這麼一副令人想笑又有點心疼的畫面,方才的那點怒意漸漸消散,他站到潘孟煦身前微彎下腰,隔著一層棉被輕輕把人擁住,隨即從最初的誤會開始解釋。   「潘孟煦,你沒有對不起任何人,我沒有結婚。」感覺到懷裡的人身子僵了一下,高杭嘆了口氣,收緊手把潘孟煦抱得更緊了些。「沒有高太太,你上次在超市看到抱著高以鑫的那位是我同事,我承認我是故意讓你誤會的,那時候我太生氣了,氣以前的你不相信我,又氣現在的你重逢以後卻還是無動於衷。」   「後來我馬上就後悔了,比起讓你誤會解一時的氣,我更不想看你受傷的樣子,之後幾次想和你當面說清楚,但不是被事情絆住,就是被你躲著。昨晚確實是我趁人之危,雖然方式不對,但能聽到你的真心話,我不後悔。」   懷中的身軀細微震動,高杭話說至此停頓了會,伸手將罩著潘孟煦的被單掀開,果不其然看見藏在底下的人臉上爬滿了淚痕,鼻子一吸一吸,哭得既委屈又可憐。   高杭捧起他濕漉漉的臉頰,用姆指抹去不斷溢出眼角的淚水,又低頭親吻他的額頭,「讓你誤會是我不對,沒有馬上告訴你我也一直沒放下你是我不對,可是潘孟煦,這七年我也不好過,我也很難受。今天把話說開了,小太陽,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潘孟煦的眼淚沒停,甚至越掉越兇,抽氣聲也越來越急促,高杭怕他喘不過來,便把人重新摟進懷裡,讓他的臉貼著自己的胸膛,一下下地拍著他的後背哄他安撫他。   過了很久潘孟煦才稍微緩了下來,他靠著高杭的胸口,感受著他胸腔之下躍動鮮明的心跳,半晌才微啟雙唇,嗓音沙啞乾澀,又帶著濃重的鼻音,「那……那以鑫呢?」   「高以鑫是我帶大的,但他不是我親生的。嗯……記得黃曉敏嗎?以前偶爾會來和我們一起吃飯的那個女孩子,你還吃過她的醋。」高杭用手指梳理著潘孟煦的髮絲,事無鉅細地把和潘孟煦分開以後,到黃曉敏一家出事、領養高以鑫同時向家裡出櫃等等全部講給他聽。   潘孟煦一直沒有說話,高杭摸不太準的的想法,但也知道要讓潘孟煦消化完方才的消息總是要給他點時間,於是說完以後便不再開口,只是靜靜地抱著他,等他完全平復下來。   一時之間房內只剩下潘孟煦有些潮濕的呼吸聲,也不曉得過了多久,潘孟煦身子輕輕掙動,高杭便順著鬆開雙手,低頭和那雙哭得紅腫的眼睛對視。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真的,我騙你幹嘛。」見潘孟煦還有些懷疑的樣子,高杭乾脆把上衣脫了,在對方錯愕地問他幹嘛脫衣服時拉著他的手往自己腰間摸,同時微微側過身子,「你看,我都把你刺在這裡了,我要是不愛你了和別人結婚生小孩,我還能把這塊刺青留到現在嗎?」   潘孟煦愣怔地看著高杭腰上的那塊圖案,不自覺地用指腹細細摩娑,他不清楚這是高杭什麼時候去弄的,也不敢去細究他這麼做的原因,只是剛緩和下來的淚意又不自覺湧上。   潘孟煦紅著眼眶,不再去想別的,只是問他:「痛不痛啊……」   「不痛。」高杭聲音低了幾分,下頷墊著潘孟煦柔軟的髮頂,有些委屈地說:「和你離開我比起來,一點也不痛。」 - 久等了久等了不好意思最近沉迷動森XD 這篇應該沒意外快完結了! 謝謝 B1 抓蟲!
愛心
85
.回應 9
共 9 則回應
趁人之「危」 嗚嗚嗚嗚終於撥雲見日了(?) 沉迷動森我懂哈哈哈哈,還債辛苦了
終於終於~~
我等好久了ಥ_ಥ好好看 終於要在一起了啦!!!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啊啊啊啊加速加速啦!等得我也難受!!
國立臺北大學
終於!😍😍😍 原來是沈迷動森啊 合理合理XDDDD
終於啊~~~~~🥰😍😍😍
國王社區學院 電腦資訊系
我終於等到更新了!!! 不然我就又要犯蠢 去其他大大文章底下催文了😂😂🤣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