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未來可期 11

4 月 11 日
前情提要
11   等到彼此情緒都趨於冷靜了,高杭也沒穿回衣服,就這麼赤裸著半身拿過方才被自己擱下的塑膠袋,從裡頭端出一碗粥。   那是他剛剛趁潘孟煦還沒醒之前去買的,他早上先回了趟家餵狗,之後怕潘孟煦醒來肚子會餓,就繞去買了粥,回到旅館的時候又和樓下櫃檯人員延後退房時間,結果這麼折騰了一陣,粥也涼了一點,正好溫溫的適合入口。   潘孟煦眨了眨依然通紅的雙眼,茫然地看著高杭坐在床緣捧著粥碗用塑膠湯匙舀起一勺送到他嘴邊,「張嘴。」   「啊我、我自己來就好。」直到嘴唇上傳來塑膠微硬的觸感潘孟煦才終於回過神,他有些尷尬地伸手想接過高杭手裡的湯匙。「你先把衣服穿起來。」   高杭卻不從,在潘孟煦手伸過來的時候往後避了避,又放輕語調哄他:「你吃完我就把衣服穿上了,乖,聽話,張嘴。」   那語氣像極了在哄小朋友,潘孟煦聽著聽著耳根漸漸爬上了一層淺淡的紅暈。以前他們還在一起的時候,潘孟煦偶爾挑食,高杭便也是用這種語氣哄他把碗裡的東西吃掉,一時之間恍若回到許久以前,他們之間還沒有隔閡、沒有疙瘩。   於是潘孟煦遲疑片刻後終究還是順從地張開嘴,一口溫涼的海鮮粥送入嘴裡,他很慢很慢地咀嚼吞嚥。   兩個人都已經想不太起來上一次這麼平靜地坐在一起是什麼時候了,高杭一邊餵潘孟煦吃飯,一邊盡可能地平心靜氣問他分開的這七年來,身邊有沒有過別人。   潘孟煦垂下眼簾,直望著高杭骨節分明的手指,半晌低聲回道:「沒有,我一直放不下你,就……根本沒辦法接受別人。」   「所以有追求者?」高杭挑起潘孟煦的下巴,用指腹抹掉沾在他唇角的晶亮水光。   聞言潘孟煦不太自在地別過眼,小聲說:「……我不知道。」   潘孟煦是真的不知道,和高杭分手之後他過了很長一段渾渾噩噩的日子,非必要也幾乎不太和別人互動,更別說他腦海裡心尖上裝的都是眼前這個人,根本無暇顧及周遭是不是有人對他釋出好感。   而且即便真的有,他也不可能接受。   「算了。」高杭忽然輕嘆了一聲,收回手重新握起湯匙又舀了一口粥,「有沒有追求者都一樣,你現在身邊沒有別人就好了。我知道你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沒關係,我們慢慢來。」   似乎已經忘記昨晚才把人拆吃入腹,現在說要慢慢來的高杭再又餵潘孟煦吃了大半碗、潘孟煦推拒著說吃不下了之後,放下紙碗傾身溫柔地在他額間落下一吻。   高杭三兩下把潘孟煦剩下沒多少的粥吃完,簡單收拾好又穿上上衣之後才坐回床邊,探手過去蹭了蹭他微腫的眼皮,問道:「我把退房時間多延了幾個小時,你要不要再睡一下?晚點我得去我爸媽那裡接高以鑫,等你醒來了我們一起去,好不好?」   潘孟煦愣了下,而後躺回枕頭上拉過被子,再一次把自己整個罩了起來,隔了許久高杭才聽見穿透棉被而顯得有些悶弱的聲音傳了上來:「不是說慢慢來嗎……」   高杭低笑一聲,彎腰隔著被子抱了抱潘孟煦,不再應聲。   幾個小時之後潘孟煦還是上了高杭的車,他坐在副駕駛座,看著窗外不斷倒退的街景,心下有些忐忑。   高杭趁著車況平穩,騰了隻手去握潘孟煦搭在腿上的手背,要他不用緊張,如果不願意,在車子上等他也行,他把高以鑫帶出來就回去了。   低頭思忖了一路,直到高杭把車停妥,潘孟煦終究還是跟著他一起下了車。   潘孟煦以前是來過高杭家、見過高父高母的,但那也是在他們交往之前,還只是普通的直屬學長學弟關係的時候。那時候剛和高杭的關係開始有些曖昧,跟著他回家一趟都緊張得要命,更遑論在他們談了一場戀愛又分了手、明面上關係還有些不清不楚的現在。   只是高杭似乎事前打過招呼,高父高母見了他沒有露出一絲意外的神情,和和氣氣地邀他進去坐,就連高以鑫也小跑上前抱住他的腿,親親密密地喊他「小煦老師」。   沒有人為他的到來感到奇怪,就好像他本來就應該在這裡一般。   離晚餐時間也近了,高母便半強硬地把兩個人留下吃飯,高杭盤算了下時間,吃飽再回去餵蛋堡應該是來得及的,就沒什麼推託地答應了下來。   晚飯前高父說要出門買菸順道散個步,而高杭怕潘孟煦不自在,便讓他在客廳裡圈出的一小塊遊戲區陪高以鑫玩,自己則進到廚房幫高母準備晚餐。   「找到你的太陽了,這下子終於高興了吧。」高母頭也沒抬地正在砧板上切肉,語氣間帶了一點調侃。   高杭在一旁流理臺幫忙洗菜,聞言抿唇輕輕一笑,夾雜在水聲之中淡淡地「嗯」了一聲。   即使出了櫃,高杭也沒和家裡提過太多他和潘孟煦之間的事,他們只曉得他多年來心裡一直有個念念不忘的對象,本來連是誰都不清楚,只知道那人綽號叫小太陽。直到早些時候高杭打電話說要帶個人回來,他們心裡才有個底。   高母也分不太清心裡是複雜的情緒多點還是欣慰多點,要說對自家兒子的性向還有疑慮,但其實這麼多年過去也早已經釋懷了。   「孟煦我們以前也見過,是個好孩子。你們年輕人的事我們管不了太多,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就好。」高母的聲音輕輕的,手上的動作不停。「只是以鑫終究會長大,以後懂事了、知道你們的關係了,你們要怎麼讓他毫無芥蒂的接受你們和別的家庭不一樣?」   「你當初堅持收養以鑫的時候我就和你說過了,養孩子不是兒戲,他雖然不是你親生的,但在他的認知裡,你就是他的親爸爸,你得為你當初做的決定,也為他負責。萬一以後以鑫真的不能諒解,你必須有所權衡。」   「高杭,同性戀這條路並不好走,我和你爸不逼你,家裡還是你的後盾,但路還是只能靠你們自己走出去,你自己……好好想清楚。」   高杭原本掛在唇邊的笑意淡了點,他垂下眼眸關上水龍頭,甩了甩菜葉上的水珠裝盤,放到高母手邊,而後趁著她放下刀擦手的同時伸手攬了攬她的肩膀,「我知道,以鑫那邊我會再慢慢告訴他,我把他帶回來的第一天起他就永遠都是我親兒子,這妳放心。以前我太衝動說了很多讓妳跟爸傷心的話,對不起。現在有你們有以鑫……還有潘孟煦,我已經很滿足了。媽,謝謝妳。」   鼻酸的高母吸了吸鼻子,用手肘撞了下高杭,還是忍不住抱怨:「找到人高興了才來說謝謝,你討厭死了。」   到了開飯的時候,高杭和高母都已經收拾好情緒,和所有人一起坐在餐桌前若無其事地用餐。高以鑫無視高杭警告的眼神一直吵著要潘孟煦餵,潘孟煦也依著他,餵他吃了兩三口自己才低頭吃一口。等高以鑫吃飽跳下餐桌,潘孟煦面前的碗還是滿的,高母又替他盛了碗湯,和他說沒關係慢慢吃。   潘孟煦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謝著接過湯碗,身旁吃得差不多的高杭又往他碗裡夾了點菜,邊說:「你也別太寵高以鑫了,下次讓他自己吃就好。」   飯後他們也沒再多留,高杭要趕著回去餵狗,抱著收拾好的高以鑫,領著潘孟煦往門邊走,兩位長輩送他們到門口的時候高母忽然又想起什麼,嚷嚷著要他們等等,返身回廚房裡,再出來的時候手裡多了兩大袋東西,裡面有水果、滷菜,和一些有的沒的小點心,高杭抱著小孩騰不出手,潘孟煦只好道謝著替他接下了。   「孟煦,以後常來啊。」高母站在門邊,眉眼滿是溫柔和藹的笑意,和高父一起朝他們揮了揮手。   而潘孟煦頓了幾秒,一時之間溢滿胸口的暖流讓他無所適從,他只能將喉間的哽咽嚥下,微笑著點頭應好。   回程的路上高以鑫在後面的安全座椅上睡著了,偶爾發出小小的鼾聲。潘孟煦發了很長一會的愣,還是覺得今天從早到晚發生的事都很不可思議。先是以為自己成了破壞別人家庭的第三者,後來又得知高杭其實根本沒有結婚,最後還被高杭帶回去和他父母吃了頓飯。   一切的一切,都像在作夢一樣。   「在想什麼?」高杭將車內廣播的聲音調小,忽然這麼一問。   潘孟煦搖了下頭,唇角淡淡勾了一下,「今天……不太正式,下次,下次我再帶點禮物來給叔叔阿姨。」   「下次啊。」高杭低聲複述一遍潘孟煦的話,旋即低低一笑。前面正好是一個長達九十多秒的紅燈,踩下煞車讓車身緩緩停下後,高杭側過身,抬手捏住潘孟煦的下頷,瞥了眼後座的高以鑫確定他一時半刻不會醒後,湊過去輕輕貼上潘孟煦抿起的嘴唇,「我後悔了。」   潘孟煦還沒意識過來高杭說的後悔是什麼意思,牙關就被他撬了開來,舌尖被勾住來了個纏綿深入的親吻。   等到紅燈剩下十秒就要轉綠了高杭才放開他坐正回去,手指搭著方向盤目視前方,平靜得像是方才情難自禁的不是自己。   「我後悔了。」車子重新行駛路上,高杭微微沙啞的嗓音蓋過廣播裡男主持人磁性好聽的聲音,他深吸了口氣又沉沉吐出,然後說:「中午才和你說慢慢來,但我後悔了。小太陽,從昨天晚上開始我就想,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再離開你了。」 - 每篇都按怒也真的是辛苦了XD 謝謝抓蟲!
愛心
86
.回應 12
共 12 則回應
好甜好甜啊啊啊
文藻外語大學
終於在一起了我好激動!! 感覺快完結ㄌ😢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高母好可愛!!高總可以啊! 快馬加鞭好好疼小太陽!☺
每篇都按怒的那個可能是在氣他搶不到頭香。(?)
啊啊啊啊啊啊小太陽好可愛ಥ_ಥ好甜好喜歡
國立臺北大學
自己成了破「壞」別人家庭 - 嗚嗚嗚嗚終於迎來了啊啊啊 但好奇小太陽媽媽那邊會不會有篇幅 想看到頭又不想看到啊😫
整個情緒都被小太陽帶著走了~~~ 這篇甜的治癒了我剛下班的心❤️
真是甜
樹人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超級喜歡作者的,不管是內容,還是陳述的方式🤣
樹人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好甜 好喜歡啊(ฅ´ω`ฅ)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