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安心(短篇完)

4 月 12 日
前情提要
-   梁宇辛想,方席大概是有婚前焦慮症。   要不怎麼原本就不算好的脾氣,隨著婚期越來越近而更壞了。   像今天梁宇辛又一次加班加到晚上九點多,才裹著一身疲憊乏力回到和方席同居的家,就看見方席黑著一張臉坐在擺滿食物的餐桌前,在梁宇辛脫外套的時候沉著聲問他:「梁宇辛,你是不是根本不想跟我結婚?」   梁宇辛的手一頓,有些不解地回望方席,「沒有,你為什麼會這樣想?」   方席沒有和梁宇辛說為什麼,只在沉沉的幾次吸吐後站起身,扔下一句「不想結你就直說」,而後轉身走進最裡面的那間客房,重重把門關上。   梁宇辛有些苦惱地按了按發疼的眉心,他脾氣好歸好,但也架不住方席三番兩次毫無緣由的鬧脾氣。再說他這一陣子也很累,正值工作旺季,加上之後因為結婚要請不少天的假,梁宇辛幾乎每天都在趕進度,工作壓力倍增,甚至沒有一天能夠準時下班。   他坐到餐桌前端起可能是方席之前就擺好的空碗,一邊夾菜一邊想,等等還是去哄哄方席好了,也不曉得他有沒有把客房鎖上,要是鎖了還得去找備份鑰匙。   菜餚入口的溫度讓本來還在分神想要怎麼哄方席的梁宇辛動作一滯,他抬手看了看錶,確定時間已經過九點了,早下班的方席也不曉得等了多久,這一盤盤菜像是動也沒動,卻維持著最適合入口的微熱溫度。   梁宇辛心不在焉地咀嚼嘴裡的食物,眼眸微斂,大約猜到方席心情惡劣的原因了。   梁宇辛只吃了五分飽就停了,他將空碗洗乾淨,又拿了保鮮膜將沒吃完的菜包好,卻沒有馬上收進冰箱,他怕氣頭上沒吃飯的方席等等餓了,出來還有東西可以吃。   將飯廳整理好之後,梁宇辛沒有馬上去敲方席窩著的客房,而是先去洗了個澡。梁宇辛這澡洗了很久,出來的時候他只穿著一件寬鬆的T恤,濕潤的髮絲貼著臉頰不斷往下淌水,他用毛巾隨手擦了擦,又拿過桌上的手機給直屬主管發訊息,說明天早上要請半天假。   主管念及梁宇辛這陣子的辛苦,沒有多問,兩分鐘後就准了假。   梁宇辛這才輕輕出了口氣,將頭髮吹得半乾以後,才放下手裡的東西往客房的方向走。   客房門沒有鎖,但裡頭一片昏暗,梁宇辛輕手輕腳地走了進去,透過窗外斜灑進來的微弱月光,他看見方席側臥在床,閉著眼、眉心微攏的模樣,輕嘆了口氣喚他:「方席。」   方席沒應,梁宇辛只好爬上床,也跟著側躺下來,伸手從後面環住方席的腰,臉貼在他的背上。感覺到方席的身子瞬間僵硬,梁宇辛慢慢地開口:「方席,我沒有不想和你結婚,我喜歡你這麼久,怎麼會不想和你結婚。」   過了很久,梁宇辛才聽見很低的一聲輕哼,他勾了勾唇,手試探性地使了點力,方席就這麼順勢轉了過來。 那雙裝睡的眼眸睜開了,喜怒不定地盯著他看,梁宇辛討好地在他下頷親了一口,又摸摸他沒有完全鬆開的眉心,「真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方席又哼了一聲,乾巴巴地說:「要結婚還天天這麼晚回家,我才不信。」   果然。   梁宇辛心想,果然是因為這陣子太頻繁的加班,方席天天一個人吃晚飯,心理不平衡了。   「我錯了。」梁宇辛心裡又酸又軟,雖然加班也不是他願意的,但看方席為了這點事鬧彆扭,還不忘替晚歸的他熱飯菜,他自然樂意低聲下氣哄他。「是我不好,手上這個案子結束之後暫時就不用加班了,主管也答應我婚假多讓我放三天,就可以好好陪陪你了。」   方席在黑暗之中凝望著梁宇辛溫柔的眉眼,片刻後上前啃咬住他的雙唇,給了他一個又兇又熱的親吻,一邊含糊呢喃:「梁宇辛,你不准騙我。」   梁宇辛這一陣子工作太忙,回家吃飽飯盥洗完,往往沾床就睡,算算兩人上次親密已經是幾個禮拜前的事了,都憋著一團火,吻著吻著就有些情難自禁了。   方席雖然心裡還有氣,但也顧及梁宇辛這陣子是真的辛苦,並沒有做到最後的打算,梁宇辛卻忽然翻了個身趴到他身上,拉著他的手往後,撩開自己略長的T恤下擺,掌心下是一片滑膩的觸感,方席這才驚覺梁宇辛連件內褲都沒有穿。   他的呼吸馬上就粗重了幾分,帶著一股戾氣往他臀尖拍了兩下,咬牙道:「別以為這麼勾引我我就會原諒你。」   「嗯,不原諒我也沒關係。」梁宇辛眼尾輕挑,探下手勾住方席棉褲的鬆緊帶,稍微往下一拉,讓他半勃起的陰莖釋放出來。「方席,我想你了。」   梁宇辛的手圈住方席燙熱的根柱上下捋動,一邊貼在方席的耳邊低喃。而方席一手還覆在他的臀瓣上,另一手虛搭著他的腰,皺著眉想把身上的人推開,「別鬧,你明天還要早起。」   「不用,我明天請了半天假,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沒關係。」   聞言方席眼眸漸暗,被梁宇辛握在手裡的性器跟著又硬了幾分,他摟著梁宇辛的腰翻了個身,把人困在身下,低頭和他額間相抵,半晌微啞著聲警告:「梁宇辛,你別後悔。」   梁宇辛要後悔也來不及了,久未開葷的方席來勢洶洶,接吻都帶著一股狠勁,把梁宇辛的下唇都啃腫了。梁宇辛剛才洗澡時自己已經做過清理擴張了,方席還是從一旁的櫃子裡摸出一管潤滑液,擠了些在手指上,探進梁宇辛身下的窄縫之中,動作還算輕巧地往裡插入一根手指,一時間柔軟炙熱的內裡裹住他的手指吸吮,方席有些氣惱地又往裡加了一根手指併著抽插,一面狠狠咬了一口梁宇辛的臉頰,「還自己擴張了,就這麼欲求不滿嗎?」   「嗯、哼嗯……」梁宇辛抬起一隻手勾住方席的脖頸,眼角暈染上一層淡紅色,他的唇角稍揚,喘著氣斷斷續續道:「想要……想要你直接進來,嗯、方席……」   方席聽了額角直跳,他低下頭堵住梁宇辛不斷溢出低吟的嘴,幾根手指更快速地在他體內按揉抽插。等到他覺得可以了才抽出濕淋淋的手指,指頭上都沾著混著潤滑的體液,分開時還牽出幾綹曖昧淫靡的銀絲。   方席撐起身子想找保險套,梁宇辛卻用腿環住他的腰,後腳跟壓著他的尾椎使力,讓他硬挺的性器貼進才剛被自己拓得濕滑柔軟的臀縫之中,方席單手撐著床面低下頭,警告似地瞪了一眼梁宇辛,梁宇辛卻像沒讀懂他的眼神,目光迷離地要他直接進來。   兩個人在一起這麼久,縱然都不是過度縱慾的人,但也是偶有幾個難以自控的夜晚。方席嘖了一聲,伸手扶著自己的根部,淌了不少水的前端抵上梁宇辛翕張的穴口,粗聲粗氣道:「還沒結婚就想給我生孩子,嗯?」   方席很少在床上講什麼調情的話,就這麼短短一句激得梁宇辛手臂上起了一粒粒疙瘩,他吸了吸鼻子,雙手圈著方席的脖子盡可能放鬆身體承納對方的進入,邊迎合他的話:「你、你射多一點,說不定就……就可以生了、嗯唔──」   梁宇辛尾音方落,就被紅著耳根的方席重新堵上嘴,壓抑許久的性器再不忍耐地狠狠搗至最底,又連根抽出、兇猛地再撞了進去,突起的肉冠每一下都能擦過梁宇辛體內的敏感點,頓時房內只剩下肉體碰撞聲,和梁宇辛壓不下去溢出喉間的拔高呻吟。   方席頂弄得又快又重,吻從梁宇辛的嘴一路啃咬向下,含住他挺立的乳尖用舌頭反覆撥弄,還騰出一手摸到梁宇辛身下隨著撞擊一晃一晃的陰莖,略帶薄繭的指腹擦過他濕漉漉的龜頭和肉冠,又用手掌將整根性器包住,隨著操幹的頻率一下下地撸動。   身子敏感的梁宇辛自然承受不住這般多方夾擊,撐不了幾分鐘就繃緊背脊蜷起腳趾,一股股許久未發洩的濃稠精液射在方席手裡。方席隨手抹在梁宇辛的下腹,跟著扣緊他的腰胯,在他隨著高潮驟然痙攣夾緊的甬道裡大開大合馳騁搗弄。   梁宇辛一雙長腿無力地隨著方席挺腰操幹的動作在兩側晃動,最後衝刺的時候方席側過頭,咬住梁宇辛小腿一塊軟肉,數十來下的頂送過後悶哼了聲,將同樣久未發洩而顯腥濃的白濁液體盡數射進梁宇辛體內深處。   射完以後方席沒有馬上退出梁宇辛的身體,半硬的性器堵著他的穴口不讓射進去的東西流出來,他一下一下順著梁宇辛的眼皮啄吻到鼻樑、鼻尖,最後含住他的上唇細細地吮,是難得溫柔的繾綣纏綿。   即便幹過一次之後腰痠腿軟,梁宇辛依然享受方席難得的溫柔。在方席稍微退開了點,用鼻尖蹭著他的鼻尖時,梁宇辛突然開口,嗓音帶著性事過後的沙啞黏膩:「方席,你是不是……其實很害怕我不跟你結婚?」   方席身子一僵,旋即抬起下巴往梁宇辛的鼻尖上咬了一口,答非所問道:「你別以為一次就可以讓我氣消了。」   梁宇辛低低一笑,戴著訂婚戒指的那手覆上方席的臉頰,「我以後可能會後悔很多事情,但是方席,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後悔的,就是和你結婚這件事。」   方席良久沒有說話,僅是就著月光凝望著梁宇辛目光堅定的雙眸,跟著抬手拉下他覆在自己臉上的那手,放到嘴邊吻了一口他的無名指指根。   「廢話,你當然一輩子都不准後悔。」 -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這對居然有後續XD
愛心
77
.回應 5
共 5 則回應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未看先卡位!哈哈哈哈哈被寫寫最後一句話逗笑~讓我有精神明天考試了(牽拖) 方席一如往常啊~這對也好可愛😍💛💛
啊好甜啊啊啊啊 甜的我手腳蜷縮(  ૢ⁼̴̤̆ ꇴ ⁼̴̤̆ ૢ)~ෆ
剛剛回去翻第一篇是去年11月餒... 直接全部重溫一次,還是好好看
好看剛剛又去重看一遍
長庚科技大學 護理系
好驚喜好意外好窩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