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逗弄(續9)

5 月 3 日
前情提要
※ 爭吵與和好   指考成績放榜當天,朱嘉禹比隋立還要緊張,所幸出來的成績比之前幾次模擬考都還高了不少。之後也如願上了離朱嘉禹學校最近的那所私立大學,暑假一過,他們便正式邁入嶄新的大學生活。   朱嘉禹的學校規定大一新生都必須強制住校,而且每週不定時點名,原本還妄想著兩個人終於能夠同居的隋立心裡有些不大高興,但規定畢竟是規定,他也不能說什麼。   兩個人學校雖然不遠,騎車也就二十分鐘左右的距離,但對於之前同班、幾乎天天都在一起的他們而言,乍一分開都有些不太習慣。更何況初踏入新環境,很多事情都還需要適應,兩個人也很難每天都抽出時間見面,有時候一忙起來更是只能晚上睡前打通電話互道晚安。   開學後第二個月的某一個週末,他們高中班級辦了個同學會。興許是剛畢業沒多久,班級的向心力還沒完全散去,基本上除了班導師以外,其他所有同學都到齊了。朱嘉禹理所當然地和隋立坐在一起,一邊吃著隋立替他剝的蝦,一邊有些好奇地小聲問:「為什麼趙婷馨她們不跟我們坐一桌啊?以前她們不是和你們幾個滿要好的嗎?」   隋立將最後一隻蝦剝好殼放到朱嘉禹碗裡,拆開濕紙巾擦了擦手,然後抬頭看看坐在斜對面裝沒事的宋邑勳,扯著嘴角笑了一下,「因為她跟宋邑勳分手啦,兩個人現在見面尷尬得要命,都當不認識對方。」   聞言朱嘉禹叼在嘴裡咬了一半的蝦子掉了下來,瞪大了眼有些愕然:「他、他們兩個在一起過啊?」   「全世界大概就你不知道吧。」隋立聳了聳肩,又往朱嘉禹身邊湊,靠著他的耳朵調笑道:「沒辦法,誰教那時候你眼裡只有我一個。」   朱嘉禹耳朵一麻,惱羞成怒地用手肘撞了一下隋立,「走開啦!」   當天晚上朱嘉禹沒回宿舍,直接在隋立住處留宿一晚。此前兩個人已經有一小陣子沒有好好親密過,大門剛一關上隋立就把人堵在門邊急切地吻了上去,朱嘉禹抵抗得也不是很認真,沒一會就放鬆身子隨便他了。   兩個人在床上匆匆來了一次,事後隋立摟著人到浴室清理,清著清著又在裡頭擦槍走火了一次,等到再出來的時候朱嘉禹已經渾身無力了,他半躺到床上,見隋立向他走來,連忙晃著手說不要了他不行了。   「男人怎麼能說自己不行呢?」隋立故意道,卻沒真想對朱嘉禹做什麼,只是拿過吹風機插好插頭,把他從床上拉起坐到他身後替他吹頭髮。   暖風吹過頭皮,朱嘉禹舒服地閉了閉眼,一片轟隆聲中他忽然想到了什麼,微偏過頭問隋立:「剛剛宋邑勳一直在你旁邊我不好意思問,所以他們兩個是為什麼分手啊?」   朱嘉禹頭髮短,三兩下就吹乾了,隋立關掉吹風機,指腹捻著他的髮梢,想了一下才回:「也沒為什麼,不是很多都這樣嗎,畢業進了新環境、有了新的生活,也不像以前每天都能膩在一起,自然而然就分了。前陣子就一波分手潮,光我認識的情侶裡面就三對分手了,現在還有兩對在冷戰中呢。」   朱嘉禹張了張嘴,而後閉了起來,眉心輕輕蹙起,忽地張開手抱住隋立的腰,把臉埋在他胸膛上,一句話也不說。   隋立愣了下,旋即意識到朱嘉禹大概是有些不安,好笑地揉了揉他的後腦,又低頭吻吻他的髮絲,「你放心吧,就算你想跟我分手我還不會同意呢,別想這麼多,別人是別人,我們是我們,我們好好的就好啦。」   簡單幾句話輕易地就把朱嘉禹起伏躁動的心給哄好,朱嘉禹自己想想也是,他和隋立從交往以來一直都很穩定,連真正意義上的架都沒有吵過一次,別人分不分手和他有什麼關係,他們兩個好就好了。   事實證明人不能亂立Flag,朱嘉禹才想他和隋立都沒吵過架,結果過了一個多月,兩個人便第一次起了爭執。   事情的起因說來其實也沒什麼,就那一陣子朱嘉禹不安全感比較重,一空閒下來就老是胡思亂想。隋立這人從高中開始就很受歡迎,從外貌到性格就一直很容易吸引別人,只是那時隋立天天和自己混在一起,很少去搭理其他人,對於主動示好的追求者也一概保持距離。   會開始有些沒安全感也不是不相信隋立,主要是因為對比之前長時間相處、而現在沒辦法常常見面的不習慣,再加上前陣子那波分手潮,讓他有點擔心,會不會他們之間也因此漸漸產生距離。   朱嘉禹覺得自己這麼東想西想的有點娘,也因此一直沒有把這樣的想法告訴隋立,只是在兩個人講電話的時候、或者假日見面的時候,朱嘉禹會顯得格外黏人。對此隋立非但沒有反感,還特別樂見其成,覺得這樣的朱嘉禹格外可愛。   這天朱嘉禹下午的必修臨時停課,意外獲得整個下午空檔的他想了一想,決定偷偷搭車去隋立的學校給他一個驚喜。   隋立之前帶朱嘉禹逛過他們校園,朱嘉禹也有他的課表,知道這個時候他大概會在哪間教室上課。到了的時候正好是下課時間,朱嘉禹往階梯教室裡探了探頭,沒看到隋立的身影,正好一個同學走出來,朱嘉禹便抓著他問了句:「不好意思,請問隋立在嗎?」   那人看了看朱嘉禹,又想了一下,回道:「隋立嗎,今天下午我們系男籃好像有比賽,他應該在籃球場喔。」   朱嘉禹愣了一下,隨後道了聲謝,便捏著背包背帶往操場的方向走。   隋立加入系男籃這事他是知道的,以往有比賽對方也會在前一晚通電話的時候和他提個一句兩句,這會卻這麼不湊巧,昨晚隋立什麼也沒說,今天他偷偷來找人卻撲了個空。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可能是臨時有的比賽,也可能是隋立忘記提了,朱嘉禹卻莫名有些不高興,皺起的眉心一直到走至操場都不見鬆開。   大概是因為有比賽的關係,籃球場上的人不少,朱嘉禹離得有些遠,卻還是第一眼就看見舉著籃球跳起來灌籃的隋立的身影。   場邊的歡呼聲很大,而後一陣哨音響起,比賽暫停。   朱嘉禹噘了噘嘴抬步上前,剛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他看見下了場後的隋立接過一個女孩子遞上去的毛巾,那女生仰著頭不曉得講了什麼,隋立邊擦著汗涔涔的額角,臉上露出粲然的笑容。   一股莫名低落的情緒堆積在胸口,朱嘉禹抿了抿唇又嚥了口唾液,心裡想原來就算自己不在身旁,隋立也能笑得這麼開心。   那天朱嘉禹終究沒有上前,甚至沒有告訴隋立自己來找過他。當天晚上隋立打電話來,朱嘉禹接了,只是語氣有些有氣無力,沒講兩分鐘就說自己累了想睡覺,然後把電話掛了。   連著兩三天朱嘉禹的態度一直都有些不冷不熱,隋立也察覺出不對勁,只是口頭上問都問不出個所以然,便找了天直接翹課殺到朱嘉禹學校。   朱嘉禹見到隋立的時候正好結束最後一堂課,他有些愕然地看著出現在教室後面臉色不太好看的人,「你、你怎麼來啦?」   「我才想問你最近是怎麼了。」隋立幾步上前,剛想攬過朱嘉禹的肩膀,手才抬起,頓了幾秒後又放了下來。「先去我那裡再說。」   畢竟才剛下課,周圍三三兩兩的同學還沒走光,這裡也不是自己的地盤,隋立不好和朱嘉禹表現得太親密。   朱嘉禹本來不想跟著隋立走的,奈何他的語氣強硬,朱嘉禹只得收拾收拾東西,跟在隋立身後慢慢地移動。   回到住處以後,隋立也不拐彎抹角,壓著朱嘉禹的肩膀讓他坐到床上,俯下身和他平視,又問了一次他這幾天是怎麼了。   朱嘉禹別開視線,「沒有啊……」   「我有個同學說星期二下午有人到教室找我,是你嗎?」   朱嘉禹想說不是,可他說謊的技術實在太差,與其一下子就被拆穿,不如乾脆不作聲默認算了。   於是隋立捏著朱嘉禹的下頷逼他抬頭,低沉的嗓音裡帶著一點不快,「他說你到球場了?來找我為什麼不告訴我?」   「告訴你幹嘛,告訴你就看不到你和別人打情罵俏了。」朱嘉禹一時口快,話沒經過腦子就脫口。他閉嘴咬了一下舌尖,更不敢看隋立了。   明明是自己胡思亂想,什麼也沒求證過,硬要說隋立也沒做什麼出格的,就是接了條毛巾、笑了一下而已,他就這麼隨便把鍋蓋在他頭上,朱嘉禹想,隋立肯定生氣了。   果不其然,一陣僵硬沉默過後,隋立冷笑一聲,鬆開了手直起身,語氣冰冷:「打情罵俏?那場比賽除了隊友和對手,我唯一就和經理講過話,是打了什麼情、罵了什麼俏,你演一遍給我看?」   「朱嘉禹,我是出軌了還是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了?讓你這麼不相信我?」   朱嘉禹斂著眼眸不敢回話,印象裡隋立對自己從來就沒用這麼冷硬的語氣說過話,他有些後悔,又有點委屈,什麼都還來不及思考,他就感覺到隋立正往外走,幾秒之後碰地一聲,套房大門被人重重關上。   朱嘉禹茫然地抬眼,才意識到隋立出去了,留他一個人在這裡。   他抱著膝蓋坐在床上,心裡難受眼睛卻十分乾澀,他將臉埋進手臂之中,覺得自己應該離開,又想等隋立回來,和他道聲歉,也和他說說自己這陣子的不安全感。   只是他等了大半個小時隋立都沒有回來,朱嘉禹輕輕嘆了口氣,想自己今天還是先回去,之後等彼此都冷靜點了再好好談談。   怎料他一腳才剛踩下床,門就從外面被推了開來。   隋立的臉色還是一樣難看,他手上提著一杯飲料,是朱嘉禹喜歡喝的那一間。隋立關了門脫了鞋,朝朱嘉禹走過來,一邊皺著眉問:「還想去哪裡?」   朱嘉禹愣了愣,還沒回話,隋立就往飲料薄膜上插了吸管,湊到他唇邊。   「如果你是看到我接了別的女生的毛巾,那是我們系籃的經理,毛巾和水都是由她統一分發。」隋立看朱嘉禹下意識張嘴乖乖地含住吸管吸了飲料,語氣總算放緩了些,「前一晚忘記告訴你有比賽,讓你撲空了是我不對,對不起。」   「但是朱嘉禹,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不告訴我,還亂汙衊我,這就是你的不對,你現在有兩個選擇。」   隋立把吸管從朱嘉禹嘴裡抽出來,拇指蹭過他微微發紅的眼角,「第一個,親我一下,我就原諒你。或者第二個,讓我親一下,我就原諒你。來,選吧。」   朱嘉禹心跳得很快,這半小時裡他想過隋立會很生氣、會不想見他,唯獨沒有想到那人會跑出去,買了一杯他最喜歡的飲料,還說親一下,他就會原諒自己。   這人怎麼這麼好。   朱嘉禹幾乎不再多做思考,抬起手繞過隋立的脖子,仰著下巴就往他嘴唇上用力親了一口,而隋立原本故意繃緊的嘴角鬆了鬆,鼻腔裡發出一聲低哼,隨即扣著朱嘉禹的後頸更深地吻了過去。   一吻過去,隋立和朱嘉禹額間相抵,手指溫柔地撫摸著他的後腦,「以後心裡有什麼事都要告訴我,不准再自己一個人亂想,聽懂沒。」   「哦……」   「哦是什麼意思,聽懂沒?」隋立放下飲料杯掐了一把朱嘉禹的鼻尖,又重複問了一次。   「聽、聽懂了啦!不要捏我鼻子!」   「聽懂了就好,我原諒你了。」隋立扯開嘴角笑了笑,側頭在朱嘉禹半開的嘴唇上碰了一下。「你也原諒我吧,好不好?」   「……嗯,原諒你了。」 - 好、好久不見(心虛)
愛心
87
.回應 10
共 10 則回應
天啊 下意識含住吸管喝飲料也太可愛了吧 隋立也好溫柔啊啊啊 神仙愛情(  ૢ⁼̴̤̆ ꇴ ⁼̴̤̆ ૢ)~ෆ
❤️❤️❤️(已經說不出話惹😍
中山醫學大學
嘉禹是哪裡來的可愛小狗勾🤤🤤🤤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喔喔喔喔買尬怎麼可以那麼甜!!!
好可愛
好久不見😂😂
國立臺灣大學
♥️♥️♥️♥️♥️
馬偕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太愛了!!
國王社區學院 電腦資訊系
好久不見~ 所以說小太陽什麼時候更新? 🤣🤣🤣🤣😎😎😆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