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逗弄(續11)(完)

5 月 13 日
前情提要
※ 求婚   時光荏苒,轉眼間他們已然褪去年少青澀,逐步成長蛻變成至今的穩重成熟。   大學畢業當完兵以後,朱嘉禹花了一段時間順利考到了教師執照,正任職於一所公立國中擔任數學老師。而隋立則是和隋父經過長時間的周旋協商,最終兩人各退一步,五年為期,隋立去隋父公司幫忙,五年一到要是做不出成就感或一點興趣,不願意待了,隋父也不能攔著他。   兩個人各有截然不同的前路,卻始終相伴,偶爾難免爭吵,但未曾想過分開。   自從朱嘉禹向家裡出了櫃後,兩個人在外再也無須避嫌。隋立以男朋友的身分把朱嘉禹介紹給自己身邊比較要好的朋友們,朱嘉禹也帶隋立回去見過父母,縱然周遭仍然偶有些閒言碎語,但他們依然穩定,成長路程亦沒有太多顛簸崎嶇。   這天是他們高中五十週年校慶暨運動會,學校有個傳統,每一年的畢業典禮畢業生都會寫下給十年後的自己幾句期許,每班匯集在一起鎖進盒子埋進土裡,等到十年後的校慶活動,再以校友的身分回來挖掘拆開。   今年正好輪到隋立他們這一屆開時空膠囊,一早不到十點兩個人就抵達了久違的母校。   「嘉禹、隋立,這裡這裡!」臨時搭起讓校友簽到的那區小空地,遠遠就看到有人興奮地向他們揮著手喊他們的名字。   隋立牽著朱嘉禹走過去,對著方才朝他們高聲叫喊的從前的班長一臉嫌棄:「嘖,這麼久沒見妳怎麼還是一樣聒噪。」   「這麼久沒見你怎麼講話還是一樣這麼討厭。」班長呿了一聲,看到他們倆十指緊扣的手,忍不住又道:「嘉禹怎麼還沒看清你啊。」   被點到名的朱嘉禹只顧著傻笑,哪邊都沒打算幫腔。   漸漸地人多了起來,他們班上四十多個同學幾乎到齊了,幾個已經結了婚的還攜家帶眷一起來,場面頓時熱鬧非常。   開時空膠囊的儀式其實很簡單,各班派幾個代表去將埋了十年的盒子取出,再一一點名發回自己十年前寫的字條。      朱嘉禹坐在台階上,捏著手裡邊角已經微微泛黃虛化的紙條,看著上頭有些褪色的字跡,唇角不自覺漾開淺笑。   隋立看他在笑,便傾身湊過去看他寫了些什麼,朱嘉禹也沒什麼好藏的,直直攤開來讓他看。上頭只有很短的一行字──希望十年後的隋立已經有了清楚的目標和大好前程。   「巧了,我寫的也是你。」隋立笑了笑,把自己手裡的紙翻開湊到朱嘉禹面前。   朱嘉禹只看了一眼,忍不住也跟著笑了起來,曲起手肘往隋立身上撞了一下,「你好噁心啊。」   ──希望十年後的嘉禹能走自己想走的路,也能繼續在我身邊。   開完時空膠囊後基本上就沒他們這些校友的事了,可大伙也沒有散,一起在附近吃了頓午飯後,下午又回到學校裡,看著他們年輕青春的學弟妹們在偌大的操場上奔來跑去。   下午三點多,原本和朱嘉禹一起坐在操場邊的隋立忽然說要去上廁所,正在和班長閒聊的朱嘉禹沒有多想,擺了擺手讓他快去,更沒注意到隋立一走,身旁的其他同學三三兩兩也跟著起身。   大半個小時後朱嘉禹才覺得哪裡不對勁,等他回過神來時發現不只隋立去廁所去了太久,就連原本在旁邊一群認識的人也都不曉得消失去哪了,只剩下他和班長兩個人。   「欸?大家怎麼都不見了?」   班長眨了眨眼,故作訝異道:「對耶,人都哪去了?不然還是你打給隋立看看?」   朱嘉禹於是摸出手機打了通電話給隋立,冷冰冰的機械鈴響了許久,卻一直沒有人接聽。他的眉心微微蹙攏,連著撥了兩通都同樣轉入語音信箱,他朝班長搖了搖頭,班長起身拍了拍褲子,便向朱嘉禹說:「那我們一起去找找吧,這麼大的人總不會迷路吧。」   朱嘉禹站起身跟在班長身後移動腳步,心下總感覺哪裡怪怪的,卻一時說不上來。   直到班長領著他走到體育館前,朱嘉禹才會意過來方才那股不對勁從何而來,因為班長的步伐一點遲疑也沒有,像是早就知道該往哪裡走一樣。   朱嘉禹在體育館前停了下來,他直愣愣地看著眼前一路延伸至體育館後、交錯排成兩排的熟面孔,每個人手裡都握著一支玫瑰花,朝著他笑得有些曖昧。   身後被人輕推了一把,朱嘉禹這才回過神來,揣著無端加快的心跳,一步一步緩緩向前。   為首的人是一直和他們保有聯絡的宋邑勳,他伸手向前,把手裡的紅玫瑰遞給朱嘉禹,「一支玫瑰,代表他的心裡只有你。」   再往前走,第二個人也向他遞出手中的花朵,「兩支玫瑰,代表世界只有他和你。」   「三支玫瑰,代表他愛你。」   「四支玫瑰,代表他對你至死不渝。」   第五個、第六個、第七個……   等朱嘉禹步步走到他和隋立最初確立關係的體育館後側時,他的懷裡已經抱著四十九朵玫瑰了。而不知何時換上一身西裝的隋立手中捧著餘下五十朵艷麗的紅玫瑰,朝腳步停滯的朱嘉禹邁步而來。   「九十九支玫瑰,代表我們兩個能夠走到天長地久。」隋立開口,語氣溫柔堅定。   旁邊有人把他們兩個之間的花暫時先接了過去,朱嘉禹面色還有些茫然,他看著隋立從口袋裡取出一個什麼東西,面對著他單膝跪了下來,他才猛然意識到這整個排場是為了什麼。   「你──」   「噓,你先不要說話,聽我說。」隋立抬高下頷,自下而上地看著朱嘉禹一張略顯慌亂的臉,他輕輕一笑,接著開口:「記不記得這裡,我第一次和你告白的地方,這麼多年過去,這裡的草高了一點,土鬆了一點,我對你的喜歡在這些年來,也變得更多了點。」   「如果要問我喜歡你什麼,那太多了,數都數不清。你善良聰明、凜然正義,你有很多很多優點,往往讓我覺得自己好像配不上你,但你從來不嫌棄我,你走在我前面,卻總停下來往後拉我一把,讓我現在總算能夠和你並間同行。朱嘉禹,你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你對我來說究竟有多重要。」   至此朱嘉禹的眼淚已經難以抑制地溢出眼眶,就連半跪著的隋立,也受氣氛使然而忍不住有些哽咽。   隋立輕咳了聲,又深深吸了口氣,才抬起手,向著朱嘉禹打開緊緊握在掌心裡的絨布盒,裡頭是一枚閃著細碎銀光的戒指。   「以前你說過想給我一個家,現在是你兌現承諾的時候了。」隋立勾了勾唇角,專注而鄭重地問面前淚流不止的人:「朱嘉禹,你願意和我結婚,和我一起擁有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家嗎?」   朱嘉禹用力眨去眼眶裡的淚水,在四周他人的見證下,連連了好幾下頭,「我願意啊。」   隋立將戒指套進朱嘉禹的指根,而後拉著他的指尖起身,右手掌心覆上他被眼淚浸得濕漉漉的臉,拇指指腹揩去他眼角的水液,低頭不顧眾人眼光便往那雙濕紅的嘴唇親了上去。   周圍歡鬧喧騰的起鬨聲彷彿被他們隔絕在外,吻著吻著,隋立忽然笑了,他揚著嘴角貼著朱嘉禹的唇瓣摩娑,而後低嘆道:「戴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你以後跑不掉了。」   「本來也沒有要跑……」朱嘉禹用手背揉了揉鼻子,話間帶著濃濃的鼻音。「你、你跟他們都是套好的啊?只有我一個人不知道嗎?」   隋立曲著指節往他額頭上輕敲了下,「廢話,不先套好怎麼給你驚喜。不過我是覺得我破綻不少,還好你比較傻,看不出來。」   「……你再說我就反悔了!」   晚上隋立為了答謝大家幫忙,在附近餐廳包了場請大家吃飯。席間朱嘉禹到外頭透透氣,坐在餐廳外的石椅上,一下抬頭看看夜空,一下又低頭看看圈在指根的戒指,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他們在一起很久很久,時間卻始終沒有沖淡他們對彼此的愛和激情,縱然如此,在此之前他們誰也沒有提過婚姻,反正都是彼此認定要走一輩子的人,朱嘉禹本來是想,就這麼過完一生好像也很好,結不結婚都無所謂。   他原以為隋立也是這樣想的,卻沒料到每天睡在自己身邊的人想得卻比他更長更遠,甚至計劃了這一切,選在他們最具有回憶的地方,用一枚戒指和滿腔的愛將他套牢。   「怎麼躲到這裡,要逃婚嗎?」沒過多久發現朱嘉禹跑出來的隋立也跟了過去,他坐到朱嘉禹身側,似笑非笑地偏頭看他。   朱嘉禹扯了扯嘴角,反問:「逃得了嗎?」   「當然逃不了啊。」隋立乾燥的掌心包住朱嘉禹的手背,執起來放到唇邊吻了一口他的指尖。「快點做好心理準備吧朱老師,你永遠永遠,永遠都不能離開我了。」   朱嘉禹輕輕應了一聲,將頭靠上隋立的肩膀。   圓月皎潔,銀柔的月光灑落在相依的兩人身上,雙手交握,牽了就是永久。 - 小少年們到這裡就告一段落啦,當初原本也是寫來調劑身心用的,沒想到不知不覺就寫了這麼多XD 這篇本質上就是一篇不虐互寵純甜文,可能沒那麼現實,但畢竟現實難免苦澀,就讓小少年們替我們嘗遍戀愛的甜蜜快樂。 總而言之還是感謝看到這裡的大家,謝謝陪他們一起成長,這篇之後會稍作整理貼到FC2,有興趣可以再搜尋看看! 也不說下篇見了因為我還要填小太陽的坑XD
愛心
88
.回應 10
共 10 則回應
一路看過來真的好感動啊啊啊 在最初的地方許下永遠的承諾 好浪漫啊啊啊啊🥰🥰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走著走著也到這了呀~記得要幸福ㄡ~(如果有空也還是可以回來看看姨母❤)(?)
臺北市立大學
坐等大大貼到fc 我光是貪心跟孤島就看了好多遍 這個我也可以看好多遍!
真的很甜
大大的每一篇都好喜歡啊~~
國立臺北大學
推藉由小少年替我們嚐遍戀愛的甜蜜快樂😭😭
國立臺灣大學
甜甜甜!!讀書完的精神糧食
國立政治大學
完結了(⁎⁍̴̛ᴗ⁍̴̛⁎)謝謝大大提供的精神糧食❤️❤️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今天追完真的要哭爆TTTT 好美的文筆好美的孩子!如果現實也這麼美就好了
致理科技大學
啊啊啊這麼久沒看 我看到這整個雞皮疙瘩😭😭😭 幸福美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