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未來可期 12(完)

5 月 28 日
前情提要
12   那之後的日子照常地過,只是仍有什麼變得不太一樣了。   高杭開始頻繁地出現在潘孟煦的生活裡,潘孟煦也在努力適應他們之間一夕轉變的關係。要回到從前毫無隔閡的那時候是不可能了,畢竟七年的空白太長,長得他們得重新摸索、重新在兩個人的交往之中尋到平衡。   至於高以鑫,高杭和潘孟煦一致認為慢慢地、循序漸進地來就好,孩子還太小,不太適合急著讓他去知道這些他可能還沒辦法理解的事情。   既然已經決定和高杭重新開始,潘孟煦想,自己不能再重蹈過去的覆轍了。於是趁著週五午休時間,他躲回辦公室撥了通電話給潘孟曦,告訴她明天自己會回家一趟,回去看看她們,也有事情要和她們說。   潘孟曦在電話那端沉默了許久,最後輕輕嘆了口氣,語氣聽不出情緒地應了一聲好,又和他說剩下的等回來再說。   潘孟煦掛上電話,垂著眼簾還在分神,剛暗下去的手機螢幕又亮了起來,他頓了一秒才接起,唇邊難以抑制地揚起淺淡的弧度,「學長。」   高杭那邊也正是午休時間,大概是人在外面吃午餐,背景音顯得有些嘈雜,他在電話那頭喚了一聲小太陽,又很快切入正題,和潘孟煦說同事送了兩張電影票給他,正好明天要送高以鑫要去他爸媽那住一晚,問潘孟煦明天有沒有空,要不要兩個人一起去看電影。   「啊……明天可能沒辦法,我要回家一趟,很久沒回去了。嗯?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應該下午或晚上就回來了,不然明天看看情況再和你約好嗎?」   高杭沒什麼猶豫就妥協說好,又先和他約了今天晚上帶他和高以鑫去外面吃頓晚餐,潘孟煦沒再推拒,笑著應了下來。   隔天約莫中午時分,潘孟煦懷著幾分忐忑的情緒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他已經半年多沒有回來了,甚至半年多沒和母親聯繫,為人子女這樣著實不孝,但對於不斷否定自己性向、不斷讓他和異性相親的潘母,他實在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   而現在,有前些日子潘孟曦和他說家裡不會再逼他的那番話,又解開了和高杭多年來的心結,潘孟煦深深吸了口氣,垂在兩側的手握了握拳,心想自己必須得比七年前的自己鼓起更多的勇氣。   不能再讓高杭受傷了。   他們兜兜轉轉這麼多年,他不想、也不願意再走散了。   想著想,潘孟煦的步伐堅定得多了,他一步步向許久未回的家門邁進,卻在即將抵達前一刻在門邊瞧見高杭的身影,潘孟煦腳步一滯,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人,「你、你怎麼會……」   高杭朝潘孟煦無奈一笑,向前跨了兩步停在他面前,「以前我就和你說了好多次,在一起是我們兩個之間的事,有任何困難我都不想讓你自己一個人面對,現在我人都來了,讓我陪你一起好嗎?」   眼前的人太好猜了,昨天高杭聽潘孟煦說要回家一趟,腦子一轉,大概就能猜到對方是要回家做什麼。先前心結未解那時,高杭總怪潘孟煦不給他一起面對的機會,實際上自己當時也沒有任何實際作為,除了生氣、除了怨懟,他什麼也沒做。   那時會走散也不全然是潘孟煦一個人的問題,所以這一次,高杭說什麼也不可能再讓潘孟煦一個人面對。   潘孟煦雙唇張闔,一時間說不出話,只能看著高杭抬了抬手裡的禮盒,又接著說:「禮我都準備好了,就等你一句話,嗯?」   話都說到這了,潘孟煦也不可能真把高杭趕走,並且他不得不承認,原本起伏不定的心緒,在看到高杭的那一瞬間,莫名其妙就平靜了下來。   潘孟曦事前就告訴過潘母潘孟煦今天會回來,只是在親眼見到兒子進門的那一瞬間,她的眼眶還是難以抑制地泛紅了起來,還是在看到潘孟煦身後還跟著個人,才強忍住險些潰堤的情緒。   「媽……」潘孟煦也不自覺有些哽咽,他吸了吸鼻子,眼神有些侷促地看著面前的母親,向她和站在後面一些的潘孟曦介紹:「這是我大學學長,高杭,也是我……我正在交往的對象。」   「你們好,我是高杭。」高杭順著潘孟煦的介紹詞往前一步,「其實早就應該來打聲招呼了,只是實在找不到機會,不好意思。」   潘母沉默端詳高杭的臉片刻,才像是想起什麼似地輕輕啊了一聲,「你是那個時候……算了,都先進來吧。」   客廳裡的氣氛有些尷尬而凝重,潘母默不作聲,目光在並肩而坐的兩個人身上來回掃視片刻,最終沉沉出了口氣,「孟曦都和你說了吧,你們年輕人的事我管不動了,以後你高興就好,我不會再管你了。」   潘母的語氣裡似乎還帶著一點賭氣和僵硬,但潘孟煦知道,這已經是她這麼些年來做出的最大讓步了,再多的也不可能強迫她一次全盤接受,只能一步一步慢慢來。   總會等到她能發自內心給予祝福的那一天。   四個人一起吃了頓午飯,期間為了避免氣氛太過僵硬,潘孟曦不斷地和高杭攀談,幾乎把這個弟弟頭一次帶回來的男朋友做了一遍完整的身家調查。   潘母雖然看上去不怎麼關心,實際上卻聽得格外認真,在高杭提及自己還有個四歲的小兒子時,皺著眉抬起頭,又在他解釋完高以鑫的來歷以後,尚算滿意地微微點了下頭,而後又低下頭去,沉默地接著吃自己的飯。   直到下午他們要離開了,潘母送他們到門口時欲言又止,等他們倆鞋都穿好了,才深吸了口氣,有些悶悶不樂地向潘孟煦道:「我都不管你和誰交往了,那你以後能不能……能不能別再都不和家裡聯繫,以後有空,能不能常回來看看。」   潘孟煦愣了愣,反應過來後鼻子一酸,跨了一步上前輕輕摟住潘母,哽咽著聲應道:「我知道了,對不起,媽……也謝謝妳。」   一直到上了高杭的車,一路被他載著回家,潘孟煦都還有些恍神。等回過神來時高杭已經將車停妥,還側身過來替他解了安全帶。   高杭本來是想著直接帶潘孟煦去看電影的,只是見他情緒不算太好,便索性轉了個向,載他回到自己家。   這還是自他們說開以來,潘孟煦第一次進到高杭家裡。之前礙於高以鑫在,潘孟煦一直不肯跟著高杭回去,現在高以鑫人在高父高母那裡,他也就沒什麼好再堅持的了。   一進門,雪白毛絨的大狗立刻飛奔而上,初見潘孟煦的蛋堡繞著他不斷嗅著他身上的氣味,嗅了太久,最後還是被高杭推著屁股讓牠走開。   「蛋堡,坐下。」見蛋堡繞了圈又要從另一頭貼上來,高杭半擋在潘孟煦身側,低聲命令。   蛋堡汪嗚了一聲,依言乖乖坐下了。   高杭拿了雙新的拖鞋給潘孟煦穿,又問他要喝水還是喝茶,潘孟煦說喝水就好,高杭便要他先去沙發上坐,而後轉身進了廚房。   端著兩杯水再出來的時候蛋堡已經趴在潘孟煦的腳側,任他揉搓自己毛絨絨的腦袋。   「為什麼牠要叫蛋堡啊?」   高杭坐到潘孟煦身側,剛喝進一口水,就被他的問題嗆得咳了幾聲,緩過來後抬起手揉了揉鼻子,有些不太自在地說:「你可能不記得了,大學的時候,你有段時間很喜歡吃學校後門那間早餐店的火腿蛋堡,有次我和你開玩笑,說以後家裡要養一貓一狗,貓就取叫火腿,狗就取叫蛋堡。」   語罷他笑了笑,又接著道:「不過現在一隻蛋堡加上高以鑫就讓我有得受了,要再加一隻火腿,那得等未來你搬過來,和我一起分擔吧。」   潘孟煦斂著眼眸,唇角淺淺勾起,半晌低嘆了一句:「……你怎麼這麼好啊,學長。」   「是嗎,我覺得不夠。」高杭說,而後探手過去扳過潘孟煦的臉,兩人四目相望,瞳眸裡只有對方。「我想再更好一點,好到未來不論再遇上什麼困難,你都不會再捨得離開我。」   潘孟煦眼眶酸澀,隔了很久才應了一聲好的,又說:「不會了,我不會再走了。」   聞言高杭微偏過頭,貼上那雙帶著淺淡笑意的嘴唇,久久、久久沒有分開。   長達七年的別離,不是沒有過迷惘猶豫,也誰都想過放棄,幸而繞了一大圈,最終得以重新走到一起。捧著他們重燃的愛情,未來可期。 - 拖了太久終於寫完了,篇幅跟我原先預計的差不多,本來就沒打算寫太長,該寫的也差不多都寫了,就停在這裡吧,小太陽終會只為高杭一個人發光:) 總之,這篇真的寫得意外的卡,中間又停了一段時間,不好意思也感謝一路追到這邊的大家,之後也會整篇整理到FC2,有興趣可以再看看! 另外半個月前完結的逗弄已經貼到FC2了,想回味的朋友也可以回味一下: 最後還是老話一句,下篇故事見!
愛心
59
.回應 4
共 4 則回應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
在這裡結束剛剛好 得到家裡人的支持 而兩人也不怎麼矛盾了 不過還是希望能有番外呀🥺 感覺上讓高杭吃個醋什麼的😂
文藻外語大學
太好看!感覺結束的很剛好不會太突然也不會覺得沒交代完🥰 能跟家裡解開心結真的太好ㄌ!希望小太陽癑繼續開開心心,跟高杭一起閃耀這幸福ㄉ光芒 還是想敲碗翻外🤣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讚讚啦~寫寫真的超棒❤😍
國立臺北大學
嗷嗷!終於等到! 雖然想說潘母那兒怎麼那麼快就結束 但感覺寫太多也會覺得狗血 這樣真的最剛好 期待下篇故事再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