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逆來順受 03

6 月 5 日
前情提要
03   薛明澤的工作一般是由楊啟的秘書Linda直接指派,楊啟本身不太會直接交代他要做什麼。   不知不覺薛明澤工作也滿三個月,過試用期了。這三個月來薛明澤面對工作一直勤勤懇懇,每天早來晚走從來沒有任何一句怨言,也因此Linda對他這個後輩的印象非常好,甚至在他才剛要滿試用期前就提早把他的轉正資料送到楊啟手上,還替他美言了一番。   那份資料楊啟一直沒有細看,時間到簽了名就送回去了。到底是自己底下的員工,薛明澤做得怎麼樣楊啟自然心裡有數,縱然那人當初進公司時存的心態可議,但只要工作上沒出什麼太大的差池,認真安分,該給的楊啟向來不會少給。   這天薛明澤又加班了,楊啟八點多準備離開,出了辦公室就見一旁秘書室的燈還亮著,他微微蹙眉走過去,往裡一看,不算寬敞的秘書室裡只剩下薛明澤一個人還坐在電腦前,一手敲著鍵盤打字,另一手捏著張衛生紙壓在鼻子上。   猶豫了半晌,楊啟還是抬起手曲起指節,往半開的門板上敲了幾下,「還不回去?」   薛明澤猛地抬頭,白色的衛生紙還可笑地黏在鼻子上,然後他拉開唇角傻傻一笑,滿是鼻音地和楊啟說:「發完這封Mail就好了,楊總您先回去,等等我再關燈鎖門。」   楊啟看著薛明澤拉下衛生紙後露出的通紅的鼻頭,和他充滿濃重鼻音的嗓音,眉心皺得更緊,「你怎麼回去?」   「嗯?我坐公車回去的。」   楊啟想了一下,又撩起袖子低頭看了眼錶,而後跨步走進秘書室,順手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快弄完,我送你回去。」   薛明澤有些受寵若驚,婉拒的話臨到嘴邊幾秒,又被他嚥了下去,改口道:「好,馬上。」   十分鐘後薛明澤總算關了電腦,他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桌面,然後拎起背包走向楊啟。   這不是薛明澤第一次坐上楊啟的車,但讓楊啟當司機卻還是頭一次。薛明澤乖乖地坐進副駕駛座繫好安全帶,剛報了住址楊啟就踩下油門,載著他駛上街道。   薛明澤的鼻水還是一直流,包裡的衛生紙剩下最後一張,他抽出來壓著鼻子也不敢擤。   楊啟注意到他的動作,斜睨著眼看了一下,而後趁著前方紅燈,他一手搭著方向盤,側傾過身,拉開薛明澤位置前面的置物區,從裡頭摸出一包抽取式衛生紙扔到他的腿上。   薛明澤愣了兩秒,旋即擤了擤憋了一陣子的鼻涕,側頭向楊啟道謝。   楊啟轉頭回去,目視前方,狀似不經意地隨口一問:「看過醫生沒?」   「啊,還沒有,早上才開始流鼻水的。」   楊啟抿了抿唇,待燈號轉綠以後,將方向盤轉了個向,直接把薛明澤送到附近一間還沒休息的診所,讓他下去看病。   「這裡沒辦法停太久,我去對面等你,你看完了直接過馬路。」   薛明澤張了張嘴,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不然楊總您還是先回去吧,這裡離我住的地方也不遠,我等等自己回去就好。」   「快去。」   薛明澤終究沒有再推託,順著楊啟的話下了車走進診所,等到看完病後楊啟又載著他去附近吃了頓晚餐,撇除吃飯的時候楊啟都沒開口說過一句話外,薛明澤一直到回到家裡,胸腔都還是滿滿漲漲的。   他曉得自己應該安份守己,不應自作多情,心裡頭那一簇小小的火焰,卻還是有些忍不住燒得越來越旺。   薛明澤身體素質不差,小小的感冒幾天就好了。送文件進楊啟辦公室的時候他又和對方道了次謝,楊啟沒有半點回應,只環著手靠著辦公椅背,面無表情自下而上地看著薛明澤。   看他今天穿著一件淺灰色襯衫,衣襬紮進褲頭,身形被修飾得更為端正筆挺。   楊啟喉結微動,自從上次那場酒會後,兩個人再也沒有更親密踰矩的互動。而這三個月裡,楊啟也不是沒想過找別人,只是往往在飯局上人都貼上來了,他卻總嫌這個太娘氣、那個看起來又不老實。   幾乎所有別有用心的人他都會下意識和薛明澤做比較,比來比去最後沒一個看得上眼,又總覺得去找薛明澤就是承認自己輸了,怎麼也拉不下面子。   楊啟已經很久沒有過過這麼清心寡慾的日子了,也不曉得是不是忍了太久,此時此刻薛明澤站在自己辦公桌前等待指示,分明什麼都沒做,那臉上的笑意卻不斷地撩動他的心弦。   「過來。」明明什麼都還沒有想明白,楊啟的嘴卻比其他反應都來得更快。   薛明澤頓了一下,依言邁步上前,越過堆滿文件的辦公桌,在楊啟身旁停下。   楊啟坐在辦公椅上轉了小半圈,和薛明澤面對面,臉上仍然沒有其他表情,「你之前說過,來我公司沒想要什麼,只是想為我做事?」   薛明澤眨了眨眼,點頭道:「是。」   「那好。」楊啟吐出了口氣,手往辦公桌上一推,整個人連同椅子往後滑了幾分,跟著指了指辦公桌下的空間。「蹲進去。」   薛明澤深深看了楊啟一眼,垂在身側的手指捏了捏褲邊,沒有冒然動作。「現在還是上班時間,我突然不見,Linda姐會……」   「不會。」楊啟語氣堅定,「有我擋著,你怕什麼。」   辦公桌下的空間窄小逼仄,薛明澤放不開手腳,只能維持跪姿,伸手去解楊啟的皮帶。   「我半個小時後有個視訊會議。」楊啟低沉的嗓音從上方傳來,在薛明澤短暫愣神的時候接著說:「所以你最好快一點,雖然我是不介意,在開著會的時候一邊幹你的嘴。」   薛明澤臉上一熱,加快手上的動作,俐落地解開楊啟的褲頭拉下一點,蟄伏於黑色粗硬恥毛之中的的巨物已然甦醒,薛明澤用乾燥的雙手掌心包著,上下緩慢地捋動了幾下。   沉寂已久的性器很快便完全硬挺起來,燙著薛明澤的掌心,他用姆指輕輕摳弄龜頭下方敏感的繫帶,隨即聽見敲擊鍵盤的聲音一頓,緊接而來的是變得更為粗重的吐息。   薛明澤抿了抿唇,又往那處揉了幾下後,才張開嘴,將楊啟脹得深紅飽滿的前端含入濕熱的口腔。舌尖靈巧地舔刷翕張的鈴口,將分泌出的透明鹹澀液體嚥下喉嚨。   感覺嘴裡燙熱的陰莖似乎微微跳動了下,薛明澤盡可能地將口腔和喉管放鬆,一點一點把楊啟吞進去。   只是楊啟那東西的份量實在可觀,薛明澤感覺都頂到喉頭了,手指一圈,卻仍有一小節留在外面,他微瞇著眼往後抽出了一點,換了個角度再試了一次,卻依然只能吞到和剛才差不多的位置。   他反覆試了一陣,直到楊啟微啞的嗓音在上頭響起:「好了,再往裡吞你喉嚨要廢了。」   薛明澤這才不再勉強自己,重新吸緊了口腔,一上一下地擺動頭部。   水聲響得其實不太明顯,但置身黑暗逼仄的小空間裡,薛明澤卻聽得格外清晰,以至於在聽見門外傳來敲門聲的瞬間他縮緊了兩頰,動也不敢再動。   黑暗之中忽然伸過來一手,安撫似地拍了拍他的頭,跟著他便聽見楊啟輕輕咳了一聲,朝外面喊道:「進來。」   門開了後隨之而來的是高跟鞋跟敲擊地面的聲音不斷靠近,最後停在楊啟的辦公桌前,就和薛明澤半跪的身軀僅僅一道隔板之距。   再然後,Linda的聲音響了起來:「楊總不好意思,剛剛請明澤進來簽檔,但之後就一直沒有見到他,不曉得……」   「我剛請他外出幫我辦點事情,怎麼了嗎?」   「啊,也沒有什麼急事,我再留個訊息給他就好。」   頂上一個是自家老闆、一個是直屬主管,兩個人正交談著其他公事。而楊啟明明被他含著,語氣卻平穩得聽不出一絲異常,薛明澤想了一想,在盡量不發出一點聲音的情況下,慢慢把楊啟勃脹的陰莖吐了出來。   他一手攀著楊啟的腿根,另一手半握住被自己含得濕漉漉的性器,偏著頭,肉紅色的舌頭探出,沿著根部緩慢舔到肉冠,再從肉冠一路舔回底端。   楊啟的左手又不動聲色地探了下來,在空中胡亂摸索一把,找到薛明澤的臉,修長的手指在他臉頰上不輕不重地掐了一把,後又摸到他濕潤的嘴唇,姆指壓著他的下唇,微挺了下腰,示意他接著含。   Linda沒有在楊啟的辦公室待太久,簡單交代完一些事情後就踩著高跟鞋離開了。待門板重新闔上,薛明澤才張開嘴,再一次把楊啟含了進去。   楊啟的身子往後靠了一點,讓些許光亮能夠照進辦公桌下,他抬眸看了眼電腦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又斂下眼眸看著半跪在他胯間、埋頭為他口交的人,「還有十分鐘。」   聞言薛明澤將雙頰縮得更緊,口腔內每一寸都緊緊包覆著楊啟的陰莖,他更加賣力地上下吞吐,眼角都不自覺分泌出一點點生理性的淚液。   楊啟像是挺滿意薛明澤的順從,在剩下最後五分鐘的時候不再忍耐,他捧著薛明澤的頭主動抽送了數十來下,讓薛明澤有些難耐地連連唔了好幾聲。   「再吸緊一點,我要射了。」楊啟的語氣不自覺地染了些許急躁,他的鼻息粗重,每一下挺動都幾乎頂到薛明澤的喉嚨。   嘴裡的肉棒快速進出,薛明澤有些難受,卻還是聽話地依言照做,楊啟雙手手指陷在他的髮間裡揪著他的髮根,用的力不算太大,至少薛明澤沒有感覺到一點疼痛。   只是口中越發粗大的硬物讓他難以忽視,他盡可能地收縮、吸緊、舔刷,終於在壓抑的一聲悶哼下,一股股濃稠的液體噴出馬眼,楊啟幾乎是抵著薛明澤的喉頭射了個乾淨。   腥濃的氣息霎時盈滿整個口腔,薛明澤下意識皺了下眉,但仍然沒說什麼,在楊啟將半疲軟下來的性器抽出以後,還是乖順地把男人射出來的精液嚥了下去,又往前湊了一點,張開嘴將陰莖前端還沾著一些的白濁液體舔拭乾淨。   這下子輪到楊啟皺眉了,他低頭凝望薛明澤一副逆來順受的模樣,心裡卻一點快意也沒有。只想著他跪在地上這麼久,也不曉得膝蓋會不會痛。又想明明同為男人,知道精液的味道並不怎麼樣,為什麼還能面不改色地全吞下去。   「楊總,我……沒讓您舒服嗎?」薛明澤還沒從辦公桌下出來,依然維持半跪的姿勢,抬起頭看表情不是太好的那人。   楊啟頓了頓,右手覆上薛明澤半邊臉,用姆指指腹蹭掉他唇角邊殘留的水光,「沒有,不是。」   他深深吸了口氣,又沉沉吐出,在薛明澤一臉茫然的神情中往後退開,讓他能從辦公桌下起來,一邊重新穿好褲子,繫上皮帶。   剛跪了不算短的一段時間,薛明澤身體底子再好,還是不慎踉蹌了一下,楊啟皺眉把人扶好,而後粗聲粗氣道:「你今天的工作就到這裡,去旁邊沙發休息。」   「可是……」   「沒有可是,過去,我要開會了,不准發出聲音。」   薛明澤只好摸摸鼻子,在楊啟直勾勾的目視下,一拐一拐地走至不遠處的沙發上坐下。 - 感謝 B8抓蟲!
愛心
63
.回應 9
共 9 則回應
好寵啊啊啊啊❤️
總裁快點追起來~~❤️
國立臺灣大學
寵妻大作戰(⁎⁍̴̛ᴗ⁍̴̛⁎)
嗷 這種在底下吹的劇情❤️❤️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噢噢噢噢總裁要好好疼!!!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國立臺北大學
抓蟲! 他一手攀著楊啟的腿「根」 - 這跟G片比起來不知道為何文字更帶感啊啊啊
霸道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