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逆來順受 04

6 月 6 日
前情提要
04   這天楊啟要下南部和合作廠商開會,為期三天兩夜,他以訓練為由點名薛明澤和他一起出差,薛明澤什麼也沒問,楊啟要他去哪他就去哪,要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   坐在南下的高鐵上,楊啟回了幾封信件後便闔上筆電,側頭看了眼坐在他身邊,低頭認真閱讀合作商資料的那人。   楊啟邊看邊想,其實硬要挑的話,薛明澤長得也不是真的非常完美,睫毛沒那麼長、眼睛沒那麼圓、鼻樑也沒那麼挺,但組合在一起,看著就是比別人舒服順眼。   「呃,楊總,我的臉上有什麼嗎?」許是楊啟的目光太過直接,薛明澤不太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臉。   楊啟身子一僵,有些尷尬地輕咳了兩聲,回道:「沒有。」   幾秒之後又強硬地轉了個話題,指了指薛明澤手裡的東西,「這些資料都很表面,不用急著看,主要等下開會內容你多記一點,能聽懂最好,聽不懂的就寫下來,回去有空再找我討論。」   薛明澤放下手,點了點頭,轉回去後還是垂眼看著手裡的紙本,唇角淺淺揚著,淡聲說:「多看一點,總會用得到的。」   本來還想說什麼的楊啟乾脆閉上了嘴,又多看了薛明澤兩眼,才摸出手機轉移注意。   楊啟萬萬沒有想到,明明就只是很普通一趟出差,和以往的每一次沒有任何不一樣,卻竟然會在這樣的場合之中遇見滿久之前的一個床伴。   隨著合作公司其他高層一起步入會議室的唐映琮外表上和以前比起來沒什麼變,身形一樣高䠷修長,帶著副金絲邊眼鏡,襯衫還是習慣性地扣到最上面一顆,不笑的時候看著高冷禁慾,實際上隔擋在玻璃鏡片後面的那一雙眼睛多情又勾人。   他是在薛明澤之前和楊啟關係維持最長的一個床伴,但從本質上來說又和薛明澤不大一樣,最主要的一點,唐映琮沒和楊啟拿過錢,和他上床,純粹就是圖一個爽。   唐映琮顯然也沒料到會在這種正式場合見到楊啟,只是他愕然的表情收得很好,馬上就換了一副商業性的笑容,朝楊啟遞上一張名片,「楊總您好,我是負責這次專案的業務經理,敝姓唐。」   跟著又用只有兩個人聽得見的氣音快速地補了一句:「好久不見了,啟哥。」   楊啟下意識往旁邊一瞥,見薛明澤沒聽見也沒看出什麼端倪,才接過唐映琮手裡的名片,漠然應道:「你好。」   整場會議楊啟都不怎麼在狀況內,一直有些心浮氣躁,還老對上唐映琮一張似笑非笑的臉,也不曉得那傢伙在琢磨些什麼。   更不曉得要是他和唐映琮以前的事被薛明澤知道了,薛明澤會有什麼反應。   思及至此楊啟猛地一怔,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湧上腦海,明明他和薛明澤什麼也不是,撇除最早包養的時期、和前幾次偶然的擦槍走火,他們現在就只是普通的上司下屬關係。   他幹嘛在意薛明澤要想什麼?   更何況他和唐映琮老早在認識薛明澤之前就結束了,他有什麼好糾結的?   一直到大約六點會議才結束,主持會議的老闆邀楊啟他們一起到附近餐廳吃頓晚餐,楊啟沒什麼猶豫便應了下來,而身為助理的薛明澤理所當然地與自家老闆同行。   飯席間自然少不了酒,楊啟只在最開始的時候喝了一杯,其他通通都被薛明澤擋了下來,他笑意盈盈、又來者不拒,縱然知道他的酒量好,在薛明澤第五杯酒水下肚的時候,楊啟還是忍不住皺眉,湊到他耳邊低聲要他不用再喝了。   「沒關係的。」薛明澤頂著一張微紅的臉朝楊啟笑笑,同樣壓低了聲音,話只說給楊啟聽:「我酒量很好,還能再喝一點。」   坐在對面的唐映琮將這兩人的互動盡收眼底,意味深長地彎了彎嘴角。   薛明澤是還沒喝醉,但喝得不算少,忍了一陣還是憋不住逐漸湧上的尿意,他不好意思地向在座的幾位道了聲歉後,便匆匆離開包廂往不遠處的廁所走。   好不容易解決完生理需求,薛明澤沖了水拉上褲鍊,走到洗手台洗了手後,正掬起一捧水準備洗把臉醒醒神,就見身後的門被推了開來,進來的是唐映琮。   薛明澤從鏡子裡看過去,禮貌性地向對方點了下頭,低頭洗了把臉再抬起的時候,唐映琮卻依然站在原地,用一種有點微妙的表情挑眉看他。   「請問……您是有事要找我嗎?」   「也沒什麼。」唐映琮雙手抱胸斜靠著磁磚牆面,和依然一絲不苟的穿著相比,站姿隨興了許多,「就只是有點好奇,你和楊啟不只是這麼單純的老闆和助理關係吧?」   薛明澤停在空中的手一頓,面頰上的水珠緩緩凝結滑落,他沒有遲疑太久,很快唇邊就拉出淡淡的笑意,「我只是楊總的助理。」   「是嗎。」唐映琮哼笑了聲,「楊啟鍾愛的類型還是一點也沒變,看起來乖,上了床浪。你的床上功夫應該不錯吧?」   薛明澤深吸了口氣,回過身看相唐映琮的表情依舊淡然,重複的也還是一樣的話:「我只是一個助理而已,如果沒別的事的話,我就先出去了。」   「你知道我跟他那些床伴最大的差別在哪裡嗎?」在薛明澤經過他身邊的時候,唐映琮提高了一點的音量果然讓他腳步停滯,他勾著唇角,語氣帶著十足的挑釁:「我們最大的差別在於,我沒拿過楊啟的錢,一毛都沒有。」   短短幾句話,縱然沒有說得非常明白,也足夠讓薛明澤認知到,眼前這個人和楊啟曾經也有過那麼一段。   而且還和他不一樣,他們之間沒有不堪的金錢交易,可能是砲友、是床伴,又或者是前男友。   鼻息間充盈著絲絲酒味和廁所芳香劑的味道,腦袋也有那麼點暈眩,薛明澤垂在身側的手輕輕攥成拳,努力維持體面,「楊總是在我最困難的時候給過我金援,而那些錢我也確實一時半刻沒辦法還清,所以我才到他身邊為他工作。我想得很簡單,雖然會的不多,很多事情也尚待學習,但如果能夠對他的工作有那麼一點幫助,或許也能夠算是一種回報。」   薛明澤眼睫微垂,自嘲地扯了扯嘴角,接著道:「現在對於楊總而言我就真的只是一個助理,您和他從前是什麼關係,未來又會怎麼發展,我都無權干涉。」   唐映琮鏡片底下的那雙眼眸透著一絲玩味,半晌他低笑了一聲,聳了聳肩道:「那好,既然如此今晚我就去找楊啟好好敘個舊,那傢伙表面看著冷漠,底下那根東西有多熱,我可還記憶猶新呢。」   薛明澤張了張嘴,還沒想到該接什麼話,廁所門又一次被推開,黑著一張臉的楊啟大步跨了進來,整個人擋在薛明澤面前,面色不善地對唐映琮道:「少跟我助理扯這些有的沒的,想和我敘舊?你還沒那資格。」   說完也沒等唐映琮再開口說話,扯著薛明澤就往外走。   楊啟粗魯地拉著薛明澤走了一路,心裡的煩躁感升至最高點,隨時可能爆裂。   回到包廂裡,楊啟隨便找了個藉口,沒再久留,收拾好東西後便帶著薛明澤離席。   直到坐上計程車,楊啟的手依然圈著薛明澤的手腕,薛明澤向司機報了酒店位置後,才稍微掙動了下手,和楊啟說:「楊總,您可以放開我了。」   楊啟卻恍若未聞,他的姆指壓在薛明澤的腕骨上,半天沒有出聲。   薛明澤心下其實有些忐忑,不知道方才楊啟在門外聽了多少,雖說他講的那些確實都是事實,但對楊啟而言他光是進到公司工作都是別有用心,若是聽了剛才那一番話,肯定更是會覺得他虛偽又心機重吧。   一片略顯尷尬的寂靜之中他們總算回到了酒店。   早前Check in的時候他們分別進到不同樓層的兩間房,進到電梯以後薛明澤剛想按下自己住的樓層鍵,楊啟卻把他抬起的手撥開,按下自己所住的十二樓。   楊啟把薛明澤扯進房裡後腦子才終於有些清醒,他的眉心攏在一起,還沒想明白這麼做的用意,就聽見自己的聲音先一步脫口,像是解釋一般說道:「我和唐映琮很早以前就沒關係了。」   薛明澤一愣,旋即笑了一下:「楊總,您不需要和我解釋。」   「你不介意?」楊啟握住薛明澤手腕的手指收緊幾分,語氣不自覺帶上了一點逼迫和尖銳。「他就算真來和我敘舊了,你也不介意?」   薛明澤不太清楚楊啟為何會有這般反應,他輕輕吸吐了兩口氣,而後垂斂下眼眸,輕聲道:「……我沒有介意的資格。」   那一瞬間,楊啟彷彿聽見胸腔裡一陣很細微的爆破聲,一股接著一股酸澀脹麻的感覺順著破口傾瀉而出。   楊啟甚至來不及去思考那是什麼,便急切地把薛明澤推向門板,手探到他腦後用虎口扣緊他的後頸迫使他仰高下頷。   他低下頭,顧不得別的什麼,急躁地往薛明澤仍帶著一絲微苦酒氣的嘴唇上啃。 - 感謝科科抓蟲!
愛心
62
.回應 8
共 8 則回應
楊總真的遲鈍 追起來誒!!
開車開車(⁎⁍̴̛ᴗ⁍̴̛⁎)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偶們明澤好讓人心疼啊~總裁必須好好疼!
追起來啊啊啊 然後抓個錯字~
國立臺北大學
前男友或砲友之類的出現,真的都在加速遊戲進程啊XD
直接加速
國立臺灣大學
(⁎⁍̴̛ᴗ⁍̴̛⁎)(⁎⁍̴̛ᴗ⁍̴̛⁎)好看好看!!!!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