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逆來順受 05

6 月 7 日
前情提要
05   楊啟的吻來勢洶洶, 強勢地撬開薛明澤的牙關,勾住他的舌尖含吮。   屬於楊啟獨特的氣息直直灌入薛明澤鼻腔之中,吸吐間都充盈著對方的味道,甚至比方才一杯接一杯喝下肚的烈酒還要來得醉人。薛明澤雙眸原本半瞇著,最後索性閉上眼,微偏著頭張開嘴迎合楊啟纏綿的親吻。   原先扣住薛明澤後頸的那手鬆了鬆,順著他的脖頸線條下滑,滑過背脊,改按住他的腰,讓他的前胸和自己能夠貼得嚴絲合縫。騰空的另一隻手捉住薛明澤反貼在門板上的那手,便強硬地拉過來搭上自己的腰,薛明澤很聰明,還沒等楊啟拉他另一隻手,就自動地將雙手都緊緊環上他緊實的腰桿。   這一吻又深又綿長,未能及時嚥下的唾液順著唇角縫隙緩緩流下,薛明澤不太舒服地輕輕蹙眉,喉間發出的短促哼吟被楊啟聽見了,楊啟於是在薛明澤的舌尖上咬了一口,而後慢慢往後退了開來。   楊啟低著頭,和薛明澤的額間靠在一起,用姆指指腹揩去他溢出唇角的晶亮水液。   深邃的眉眼直直盯著薛明澤含著淺淺水霧的眼眸,楊啟感覺自己胸腔裡的躁動依舊,並沒有隨著剛才那深深的一吻有所宣洩。   腦海裡無端浮現方才薛明澤低眉順眼,說自己沒有資格介意的畫面,便順勢捏起他的下頷,沉聲問道:「要是我給你資格呢?」   「什麼……?」   「我說,要是我給你介意的資格,你會介意嗎?」楊啟的手指蹭著薛明澤被自己吮得紅腫的下唇,有些彆扭地重複了一遍問題。   而薛明澤吞了口口水,喉結上下滾動,這問題太曖昧了,曖昧得讓他胸腔裡心臟躍動的頻率加快了一倍不止,一時之間不曉得該如何回答。   直到等了片刻遲遲等不到回答的楊啟不耐煩地反問他是不是其實根本不在意時,薛明澤才深吸了口氣,輕道:「就算您給我資格,我也不會介意。」   楊啟眉心攏在一起,心想果然是這樣,正欲鬆手讓薛明澤離開,就聽見懷裡那人又多補了一句:「因為您和我解釋過了,您和唐先生早就沒有一點關係,更早在廁所時也明確拒絕他了,所以我相信您和他不會發生什麼,自然不需要介意。」   薛明澤幾句話就讓就讓楊啟緊皺的眉心舒展開來,面上雖然依舊沒有表情,捏著他下頷的手指力道卻放鬆了些許。   「時間也不早了。」隔了一會薛明澤搭在楊啟腰上的手放了下來,對著他說:「楊總您早點休息,明天一早還要、唔──」   楊啟沒讓薛明澤把話說完,低下頭重新堵住他的嘴,只是這一吻和先前相比溫柔了許多,只輕輕摩娑著他濕潤的嘴唇,然後貼著開口:「你今晚睡這。」   「我的東西都還在樓下,睡衣、還有充電線……嗯……」  「睡衣穿我的,充電線這裡也有多,不用特地下去拿。」楊啟含糊說罷,便再一次將薛明澤的嘴唇封緊,不讓他有一絲一毫拒絕的機會。   楊啟拉著薛明澤到浴室簡便地沖了個澡又做了清理,便將腰腿發軟、渾身濕漉漉的人帶回房裡。   和薛明澤住的那間商務單人房相比,楊啟這間高級套房寬敞得多,連床都是加大型的雙人床。薛明澤被推倒在床上,楊啟赤裸的身子旋即覆了上來,整個人罩在他身上,甚至擋住了頂上的燈光。   楊啟低頭吻了吻薛明澤半開的嘴唇,伸長了手摸到床頭旁邊的櫃子,從裡頭摸出房裡附有的一次性潤滑液和保險套,隨意扔在一邊。   薛明澤被吻得迷迷糊糊,早前沒發作的酒意似乎都在這一刻混著楊啟的氣息一次迸發開來,醺得他腦子又熱又脹,只想迎合順從,其他什麼都不想思考。   楊啟今晚的前戲做得格外冗長,他拆了潤滑液擠在薛明澤下身,冰冷的液體順著陰囊緩慢流入股縫之中,楊啟隨之將手指伸入,指尖在濕紅的穴口打轉,很慢很慢地插了一個指節進去。   先前已經做過清理,薛明澤的體內濕軟而沒什麼窒礙,楊啟很快就塞入第二根指頭併著抽插,嘴唇也順著往下,含住他一邊的乳尖細細吮咬。   薛明澤的呻吟很輕,含著一點潮濕黏膩,落入楊啟耳裡更顯催情,他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速度,時而彎曲指節,往他柔軟的腸壁按壓摩擦。   「楊總、楊總……」薛明澤的雙眸已然霧上一層水光,他低喃著對楊啟的稱呼,語氣間帶著點求饒,「想要您進來……」   楊啟往薛明澤挺立的乳尖重重吮了一口,才鬆開嘴抬起頭,半瞇著眸子望向他,「想要我進去?」   薛明澤點了點頭,體內的手指恰好摩到他最敏感的那一處,他繃著背脊,一聲來不及嚥下的拔高呻吟驟然溢出口中。   楊啟抽出手指,拆了保險套戴上後,換上膨大的性器抵著他的股縫慢慢滑動,但沒有如他所願地直接插進去,而是俯下身,撥了撥薛明澤半濕而黏在臉頰上的頭髮,微啞著嗓音和他說:「想要我進去就換個稱呼,叫到我滿意了,我就滿足你。」   薛明澤愣了愣,以前被楊啟包養的時候,他都叫他楊先生,現在進了公司,就從善如流地喚他楊總,除此之外,薛明澤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適合在這種狀況下喊出口。   以前剛被包養時看過不少片子吸取經驗,裡頭多多少少是有些煽情至極的稱呼,但太過了,他不敢用在楊啟身上。   於是薛明澤只能怔怔地望著壓在他身上的楊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僵持片刻之後,楊啟嘆了口氣,終究不再為難他,只是在緩緩進入的同時低頭又一次咬上他的嘴唇,低罵了聲:「真笨。」   楊啟進得很慢,但由於事前的清理和潤滑做得妥當,因此進得十分順暢,不出多時薛明澤柔軟的後穴就將他整根炙熱的性器全數吞了進去。   薛明澤沒感覺到痛,只覺得下身被撐得很脹,又隱隱有些酥麻和癢意,他抬起雙腿繞過楊啟結實的腰間,後腳跟壓在他的尾椎處輕輕使力。   「等不及了?」楊啟感覺到身後細微的推力,挺起腰順勢往薛明澤體內深處撞了幾下。   隨後他喬了一下姿勢,一手繞到薛明澤腰下摟緊,另一手則握住他身前同樣硬挺淌水的陰莖,而後隨著逐漸加快的挺弄上下捋動。   楊啟抽出插入的每一下都很重,薛明澤含在嘴裡的呻吟被撞得支離破碎,身前身後的快感層層堆積,讓他原先還能維持清明的腦子渾沌不已。   視野間是楊啟粗喘情動的臉,深邃的五官、削薄半張的嘴唇,和線條銳利的臉型,無一不觸動薛明澤心裡的每一條神經。楊啟髮梢上剛才沒有餘裕吹乾的水珠落了幾滴在他身上,他頓了頓,忽而伸出手,捧住楊啟的面頰。   耳邊除了囊袋拍擊臀尖的啪啪聲響,和抽插帶出的黏膩水聲外,剩下的就是兩人交錯粗重的喘息。薛明澤泛紅的眼眸裡滿是壓抑不住的情意,他猜楊啟讀不懂,便不再克制隱藏。   情到最濃時,薛明澤張了張嘴,微顫著吐出一聲:「啟、啟哥……」   薛明澤聲音很小,幾乎混在響亮的肉體撞擊聲之中,但楊啟還是聽清了,他的雙眸猛地瞠大,像是有一股暖熱的潮流填進胸腔,把他的心口撐得很滿、滿得幾乎要爆開。   薛明澤不是第一個這麼稱呼他的人,早上開會前唐映琮就這麼喊過他,只是別人怎麼喊,都不及薛明澤這一聲來得有殺傷力。   有那麼一瞬間,楊啟幾乎承認了薛明澤在他心裡,就是和其他人都不一樣。   「再叫一聲。」楊啟輕輕吻了吻薛明澤的眼皮,又調整了一下姿勢,把薛明澤的腰托高了一些,讓自己能夠抽插得更為順暢。   薛明澤向來順從,楊啟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讓他再叫一聲,他就壓下心底的羞恥,從善如流地開口:「啟哥,給我,我、我想射……哼嗯──」   楊啟再次堵住薛明澤的唇瓣,這回他不再收著力氣,大開大合地直直把身下的人送上高潮。而後也沒有忍耐的意思,被驟然緊縮的甬道包裹,楊啟匆匆又頂弄了數十來下,最後抵在薛明澤體內深處,將一股接著一股的精液盡數射進了保險套裡。   向來射完就起身自己去沖澡的楊啟這次沒這麼快從薛明澤身上退開,他一下又一下輕吻著薛明澤的額角、鼻尖,再凝望著他閉起來的雙眸,和仍然沾著一點水珠的睫毛。   這還是楊啟頭一次覺得,從前他認為無聊至極又沒有必要的事後溫存,感覺其實比想像中來得好。
愛心
73
.回應 13
共 13 則回應
啊啊啊啊啊 好喜歡 好甜❤️
啊啊啊啊啊要在一起ㄉ感覺!
趕快在一起啊啊啊
國立政治大學
好喜歡好喜歡💕太萌了😍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啊啊啊啊啊啊啊快愛到死嗚嗚嗚
😍😍😍
國立臺灣大學
甜到快死掉 感謝大大把我從水深火熱的書堆中救了出來嗚嗚嗚嗚
啊,最近是不是要期末考了??? 大家考試加油哇至少我能陪你們到下星期五XDDD
好喜歡好喜歡💕
長庚科技大學
好甜好甜好甜❤️
看到很硬是正常的嗎>//<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鳴鳴鳴楊總!!拜託好好疼偶們可愛的澤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