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逆來順受 08

6 月 10 日
前情提要
08   楊啟直盯著薛明澤的眼睛看,深邃的眼眸裡看不出一絲情緒,以為對方睡著了才敢將一直沒有言明的情感宣之於口的薛明澤,此時此刻只覺得自己一顆躍動極快的心臟高高懸在喉頭,只能屏著口氣坐立不安地等待楊啟發落。   誰知楊啟像是什麼也沒聽見,輕咳了一聲之後,貼在薛明澤後腰的手掌使了點力,讓他整個人靠進自己懷裡,又用下頷抵著他的髮頂,一片黑暗之中慵懶磁性的嗓音自頂上響起:「快睡覺。」   薛明澤只好依言乖順地閉上眼睛,強迫自己忘了方才發生的一切,他沒有趁夜告白、楊啟什麼也沒聽到,明天早上醒來,他們還是會和平常一樣,該做什麼做什麼,一切都不會有所變化。   只是他的心跳還是很快,也因為跳得太快太急了,以至於他明明靠著楊啟的胸膛,兩個人離得這麼近,卻一點也沒注意到對方同樣快而有力的心跳聲。   隔天是週六,薛明澤睜開雙眼時身旁已經空了,他仰面朝上躺著發了一會的愣,一時還分不清昨晚的一切究竟是不是純粹的一場夢,房門就忽然被人從外面推了開來。   「都快十一點了,你還打算躺多久?」早已穿戴整齊的楊啟進了門,見薛明澤還躺在床上,眉頭輕輕擰了擰,半真半假地抱怨了句:「昨晚才做了一次,你的體力什麼時候這麼差了。」   薛明澤怔了一秒,旋即立刻掀開被子撐著床面起身,一邊連聲道歉,「我馬上起來、嘶──」   他起身的動作太急,不慎扯到昨晚使用過度還酸脹的腰和下身,還是楊啟快步上前扶了一把,才讓他沒有直接倒回床上。   「真笨。」楊啟的語氣依舊不怎麼樣,冷冷淡淡的,還帶著些許嫌棄的意味,卻在扶起薛明澤的同時不著痕跡地將手擱在他的腰後,假裝沒事一般很輕很輕地揉了揉。   盥洗完後薛明澤換了身楊啟拿給他的休閒服,坐在對面吃了頓早午餐,一邊吃一邊時不時抬眸偷偷看向對面的人,而那人卻始終未有所感,一直低頭看著自己的平板。   薛明澤有些失落地想昨晚的告白大概是場夢,就算不是,那楊啟現在的反應也很明白了。可能對楊啟而言自己確實是有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性吸引力,但也僅此而已,再多的就沒有了。   他斂著眸又咬了一口三明治,心想該知足了,有些東西他本來就不該擁有,那就別強求了。   吃飽後薛明澤收拾了下桌面,便和楊啟說他準備回去了,楊啟這才從一直盯著的平板抬頭,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半晌後語氣略顯猶疑地開口:「等等,我朋友給了我兩張電影票,你下午沒事的話,跟我一起去看,看完順便吃個晚餐,我再送你回去。」   楊啟用的還是一貫帶著點命令的口氣,薛明澤微愣著將整句話消化了一下,隨即唇角止不住上揚幾分,點了點頭應道:「我沒事,我時間很多。」   下午出門是楊啟開車,路上他問薛明澤:「你喜……你平常都看什麼片?」   薛明澤淡淡一笑,低頭看著自己搭在膝上的指尖,「我其實很少看電影,以前沒那個經濟能力,現在是寬裕一點,但可能是因為習慣了,也不太會去那些娛樂場所。」   楊啟目視前方道路沒有接話,理智上他覺得薛明澤是故意說這些惹他心疼同情,而感性上……老實說他已經弄不太懂自己的感性了,只不自覺地想對薛明澤好一點、再好一點。   既然薛明澤沒什麼主意,同樣很少看電影的楊啟就挑了部最熱門的片,又點了份爆米花塞到薛明澤懷裡,自己拿著兩杯碳酸飲料慢慢步至影廳。   他們的位置在最後排最右側的雙人座,起先兩人坐姿都還端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銀幕上精采絕倫的動作戲場面,電影放映到一半的時候,也不曉得誰先起的頭,可能是薛明澤要將飲料放回中間的杯架時,不小心碰到楊啟搭在扶手上的手背,而楊啟依然直視前方,只是翻過手,將薛明澤剛要收回的有些冰涼的那手包進掌心裡。   一直到電影散場,兩個人的手都沒有分開。   而薛明澤的注意力,也再沒有擺到放映著的電影內容上。   電影結束之後,薛明澤為了不讓楊啟注意到自己方才後半場完全走神,便跟在他身旁時不時提個兩句劇情。   「男主角真的好帥啊,中間還以為他要叛變,沒想到結尾來了個反轉,男主角太會演太厲害了。」   回到車上,已經不曉得聽薛明澤誇了男主角幾次的楊啟捏了捏眉心,黑著臉冷硬地要他閉嘴,「你吵死了。」   「啊,抱歉,是我太自說自話了。」薛明澤咬了咬舌尖,道了聲歉。   「……我不是那個意思。」楊啟側過身抬手挑起薛明澤的下巴,隨後嘆了口氣,用姆指指腹蹭了蹭他的下嘴唇,「算了,你繼續講吧。」   知情識趣的薛明澤察覺到楊啟不太高興,自然沒有繼續講下去,而是換了個話題,和他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在話題已經帶到兩週後預計的出貨排程時,楊啟終於將車停妥,淡聲要薛明澤下車。   楊啟領著薛明澤進到不遠處一間裝潢雅緻的西餐廳,聽著他向服務生報了訂位大名,薛明澤才猛然意識到是哪裡不對勁。   ……這行程簡直就像約會一樣。   薛明澤不敢往太深的想,卻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反應,坐在楊啟對面戰戰兢兢地切著瓷盤裡的牛排,話也變少了很多。   楊啟感覺到薛明澤似乎有些不自在,他放下刀叉擦了擦嘴,問道:「怎麼,吃不習慣?」   「嗯?沒有,很好吃。」薛明澤頓了下,朝楊啟拉開笑容。「謝謝您。」   楊啟眉心微皺,倒沒再說什麼,只是默默在心上記了一筆:薛明澤看上去不是很高興,可能不太喜歡吃西餐,以後還是改帶他去吃中餐吧。   飯後楊啟沒有馬上送薛明澤回家,他們到附近的河濱公園散步。這個時間點公園裡的人不算少,大概是嫌薛明澤走得太慢,楊啟絲毫不顧周圍還有別人,反手向後捉住了薛明澤的手腕,拉著他一路緩步向前。   不知不覺間,原本扣著薛明澤腕骨的手逐漸向下,碰到他微熱潮濕的掌心,而後指頭一根根卡進鬆開的指縫之中,跟著收攏,和他十指牢牢相扣。   直到到了後面一處沒什麼人的圍欄邊,一直任楊啟牽著自己的薛明澤腳步稍停,深吸了口氣後,鼓足勇氣開口:「楊總,您這樣……我可能會有點誤會。」   一直走在他面前半步左右距離的楊啟回過身,挑眉反問:「誤會什麼?」   問完他也沒給薛明澤回答的機會,把人堵在半個人高的鐵欄上,步步欺身上前,一個字一個字地接著說:「你不是說喜歡我嗎?不是想和我談戀愛的意思嗎?那要誤會什麼?」   楊啟掰過偏頭想躲的薛明澤的下巴,嚴肅而認真地盯著他有些慌亂的雙眸,「我是不太清楚怎麼談戀愛,但如果是你,我覺得應該可以試看看。」   薛明澤耳邊彷彿炸開一簇簇煙火,只能愣愣地看著楊啟張闔的雙唇,甚至聽不見別的一點聲音。   風聲、水聲、人聲,甚至連楊啟的聲音都沒有,薛明澤唯一能聽得見的,只剩下自己急速躍動的心跳聲。   他在想果然還是夢吧,果然從昨天晚上,可能從楊啟帶他回家那一刻起,他就在作著一場綿長無邊的美夢。   還在茫然愣神之際,遲遲沒等到半點回應的楊啟不耐煩地嘖了聲,扣著薛明澤下頷的虎口收緊,低下頭用力吻住那呆子半張開的嘴,強硬地將他從迷離中拉回現實。
愛心
76
.回應 11
共 11 則回應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期待在一起!!
國立臺灣大學
來了!!!
在一起啦!楊總真的好笨喔(˶‾᷄ ⁻̫ ‾᷅˵)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啊啊啊啊啊楊總霸氣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 好喜歡❤️
長庚科技大學
楊總楊總,在一起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拜託原地在一起🥺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在一起!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國立臺北大學
這是什麼感覺啊啊啊看到拳頭緊握全身扭轉好酸好甜啊啊啊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