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逆來順受 11

6 月 13 日
前情提要
11   隨著Linda的預產期越來越近,這段時間楊啟凡是外出洽公或應酬,身邊帶的都是薛明澤,薛明澤也恪守本分,在外一律公私分明,最多就是替楊啟擋擋酒,不做也不說別的什麼多餘的。   只是同一個人在身邊待久了,圈子裡難免有些閒言碎語傳出來,有人說薛明澤是楊啟養在身邊的金絲雀,最近正受寵,才會時常帶他出來遛。   楊啟從來不會費時費力去解釋這些沒有意義的事,他和薛明澤是怎麼一回事他們兩個自己知道就好,別人怎麼想是別人家的事,腦子和嘴長在他們身上,他管不著也懶得管。   直到這天,楊啟帶著薛明澤出席一場晚宴,晚宴的主人蕭譽宗是楊啟公司多年來的合作夥伴,一見到人就熱絡地上前攀談。   「你先去旁邊拿點吃的。」楊啟知道眼前這人一說起話來沒講盡興是消停不來的,便讓薛明澤先去一邊吃點東西,免得跟在他旁邊餓肚子。   薛明澤順從地應了一聲,隨後便走到一旁不去打擾楊啟和別人談話。   蕭譽宗看著薛明澤乖巧離開的身影,嘖嘖兩聲,轉回來向依然面無表情的楊啟笑著打趣道:「老楊你身邊這位還真乖,說什麼就做什麼,是不是可以找個機會分享一下是怎麼調教的?」   「沒有調教。」楊啟淡淡一哼,平常聽不見也就罷了,實際聽見了他才意識到,自己一點也不喜歡薛明澤被別人用輕蔑的目光和語氣品頭論足。「不說這個了,你應該還有別的事情要講,對嗎?」   楊啟直接轉移話題,而蕭譽宗也沒注意到哪裡不對,哦了一聲,話題便順勢帶到兩間公司最近的合作新案。   即便和人談著公事,楊啟的目光仍時不時下意識去尋找人群中薛明澤的身影,談到後頭蕭譽宗總算看出楊啟的心不在焉,了然地笑了一笑,拍拍楊啟的肩膀,「看你心都飛了,還是快去找你的小情人吧。」   楊啟沒有馬上接話,直到蕭譽宗轉身離開,他才往薛明澤所在的位置邁步過去。   薛明澤一個人在自助區轉了一圈,回過神來才發現盤子裡夾的都是些楊啟愛吃的,他輕輕抿唇,打算先找個空位坐下,一回過頭就看見楊啟正朝他走來。   「您聊完啦。」薛明澤稍稍舉高手裡的盤子,和楊啟說:「我拿了些您愛吃的,先過去那邊坐著吧。」   楊啟斂眸看了看盤裡的菜色,過後直接接過薛明澤手裡的盤子,指了指另一側的空位,「去拿自己愛吃的,我過去等你。」   「好,我馬上就過去。」   用餐期間不時有人來向楊啟搭話,薛明澤插不上話,替他敬過幾杯酒後就安安靜靜地低頭吃自己的。   他明明這麼安分了,奈何卻還是有麻煩自己撞上來。   「喲,老楊,好久不見了。」   薛明澤順著聲音方向抬頭,就見一位有些眼熟的男人,想了一下才想起是自己第一次跟楊啟參加酒會時,曾經試探著摟過他腰的那位陳老闆。   楊啟跟著抬眸看了一眼,淡聲道:「好久不見,陳老闆。」   那陳老闆像是喝多了,臉上一片通紅,他饒有興致地看了看薛明澤,嘴角挑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端著酒杯朝薛明澤的方向稍傾,「這位是……薛助理吧,想不到過了這麼久,老楊還把你留在身邊。」   薛明澤禮貌性地放下叉子,端過自己盛著紅酒的玻璃杯,對著陳老闆的輕輕一碰,「楊總最近胃不大好,我替他敬您。」   語罷在陳老闆別具深意的笑容,和楊啟蹙攏的眉心下,仰頭把杯中剩不了多少的酒液嚥下。   「我也沒要敬他,我是專門來敬你的。」陳老闆笑了笑,招了個端著托盤的侍者過來,讓他再替薛明澤斟滿酒杯。   「不敢當。」薛明澤垂了垂眼簾,而後又看向對面臉色不太好的男人,心下有些忐忑。   「沒什麼好不敢當的,來,再陪我喝一杯。」說著陳老闆伸手就要把酒杯塞到薛明澤手裡。   楊啟見薛明澤的手腕被握住還礙於身分地位遲疑著不敢掙,頓時就沉不住氣了,他從椅子上起身,橫過身子一把用力抓住陳老闆作亂的那手。「敬酒就敬酒,何必動手動腳。」   「老楊什麼時候這麼小氣了,不過就一個養了有點久的男寵嘛。」渾身酒氣的陳老闆咧嘴一笑,笑得有些猙獰,他用近乎挑釁的語氣和楊啟說:「你要喜歡這款的我可以幫你找十個八個親自送你床上,這位就借我玩玩不行嗎?」   他們這桌動靜不小,周圍三三兩兩聚了幾個看熱鬧的,薛明澤聽著那陳老闆說話心裡泛著噁心卻不好發作,只能趁他被楊啟握緊手腕放鬆幾分的那瞬將手抽出來。   薛明澤仰起頭看了看楊啟,楊啟卻沒看他,只是半瞇著眼凝望陳老闆片刻,幾秒過後他鬆開手,在對方以為他是要妥協的時候,拿過薛明澤面前剛又斟滿的酒杯抬手,直直從陳老闆頭頂淋下。   等到一整杯酒倒得精光,楊啟才邊放下酒杯邊沉聲道:「酒醒了嗎?」   而後在所有人反應過來之前,又一把掐住陳老闆的脖子,用的力道不算太大,卻能讓他一時半刻無法反抗,「都聽好了,我只說一次,跟著我的這位是我助理,也是我男朋友,往後再在我面前提一句對他不禮貌的話,我就不會客氣了。」   說完他一把將陳老闆推開,深沉的眸子看向傻在一旁的薛明澤,不顧這場晚宴才進行到一半,便朝著他命令道:「走了。」   「哦、哦好。」   楊啟方才沒沾酒,便徑直坐進駕駛座,發動了車一路往家裡的方向開。   整路上楊啟的臉色都很難看,薛明澤沉默了一會,終還是忍不住開口問:「我是不是給您添麻煩了?」   楊啟頓了幾秒,眉心依然皺在一起,他目視著前方筆直的道路,隔了好半晌,才有些彆扭地低聲開口:「如果招蜂引蝶算的話,是。」   薛明澤愣了愣,反應過來楊啟話裡的意思後,唇角再難以控制地揚起笑來。
愛心
78
.回應 10
共 10 則回應
楊總真可愛(˶‾᷄ ⁻̫ ‾᷅˵)
霸氣的楊總就是帥
在一起在一起~~
國立臺灣大學
今天熬夜day 凌晨來治癒一下身心
這種宣示主權的話真的就是讚讚(˶‾᷄ ⁻̫ ‾᷅˵)
霸氣總裁🥰
矮額矮額我的心跟著飛起來了🤪😍😍😍😍 求長作!!嘿嘿
國立政治大學
好甜好喜歡啊啊啊💕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楊總!!!真的是霸氣啊!!這就對了!!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