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逆來順受 12

6 月 14 日
前情提要
12   是不是真的招蜂引蝶薛明澤不清楚,畢竟他想招的從始至終也只有楊啟一個。   半個多小時後,楊啟將車子停進地下三樓的停車場,剛熄火,副駕駛座方才閉眼小睡了一會的薛明澤才慢慢睜開眼睛,迷迷糊糊間以為楊啟把他送回家了,解開安全帶道了謝就準備要下車,只是手才剛碰上門把,另一側的男人就一把扯過他的肩膀,在他來不及反應之際欺身上前,扣著他的下頷偏頭將吻壓上他半張的嘴唇。   薛明澤只錯愕一秒,沒有半分掙扎,很快便閉上眼抬高下巴,迎合楊啟的親吻。   早前薛明澤喝了不少酒,此時此刻渾身發熱,楊啟的雙唇相對而言涼上許多,輕輕貼著摩娑,稍微緩解了點薛明澤由體內而生的燥熱。   楊啟吻得不深也不長,沒過多久就向後退開一點,和薛明澤額間相抵。薛明澤雙眼半睜,藉著停車場微弱的光線對上楊啟一雙深邃的瞳眸,他輕輕拉開嘴角,又仰了仰脖子,將帶著些許酒氣的嘴唇往楊啟微微抿著的嘴上碰了一下。   楊啟的呼吸頓時重了幾分。   「楊總怎麼把我帶回您家了?」薛明澤的吻比楊啟的更淺,只碰一下就沒繼續了,他的嗓音有著酒意醺染過後的沙啞,分明是疑問句,聽著卻有些撩人。   楊啟抬手覆上他的面龐,姆指指腹蹭過他眼角那顆很小很小的痣,反問道:「不可以?」   當然沒有不可以,薛明澤想。   如果是要做愛的話,那還是在楊啟家或者外面開間房都比去他家裡好,他的房間太小了,上回在那裡做了一次後筋疲力盡,想留楊啟下來過夜都不曉得該讓人睡哪裡,結果最後對方竟然屈就在客廳沙發一晚,薛明澤隔天醒來看見躺在沙發上側身曲腿的人嚇都嚇醒了,顧不得自己腰還痠著,連忙拉起整晚都沒睡好的楊啟讓他先去自己房間床上休息。   有了那次經驗後,薛明澤就不太敢再讓楊啟到他家了,就怕哪天又擦槍走火,楊啟又得委屈自己睡一夜沙發。   先不說楊啟自己介不介意了,薛明澤是一點也捨不得的。   「可以的。」薛明澤於是低笑著應了一聲。   楊啟垂眼看著薛明澤泛紅的一張笑臉,腦海裡無端冒出前不久陳老闆冒犯對方的那一席話,心頭又湧上一陣說不明道不清的情緒。本來覆在薛明澤臉上的手繞至他腦後,另一手隔著襯衫摸上他的腰,側頭含住他的嘴唇貼著低聲道:「他以前碰過你這裡。」   薛明澤愣了一下,意識到楊啟語氣裡似乎含著一星半點的妒意後,他更是止不住唇角的笑意。興許是藉著酒精壯膽,薛明澤難得順著楊啟的話,含糊地回嘴一句:「那時候您懷裡還抱著一個呢。」   楊啟動作一僵,旋即更用力地按緊薛明澤的後頸,以一個纏綿親吻止住這個本不該提起的話題。   吻到後面漸漸變了味。   楊啟的手不知何時將薛明澤的襯衫下襬從西裝褲裡拉了出來,整隻手探進衣服裡,一下一下撫摸他敏感微熱的腰間肌膚。薛明澤的手也不安分,傾著身掌心搭在楊啟隆起的襠部中央,有意無意地隔著西裝褲按揉那團鼓脹的熱源。   片刻過後薛明澤拉下楊啟褲子的拉鍊,手指俐落地伸了進去,指尖在薄薄的內褲布料外描摩著那根脹起的陰莖的輪廓,沒多久楊啟重重地往他濕紅的下唇吮了一口,同時扣住他做亂的那手手腕,不讓他繼續亂動。   楊啟的嘴唇離開薛明澤的唇瓣,改貼到他發紅的耳廓,嗓音帶著點壓抑:「忍不到樓上了?想要在這裡做?」   「不可以嗎?」薛明澤學著他反問。   楊啟沉默了一會,隨即鬆開對薛明澤手腕的桎梏,用行動默認對方可以繼續。   前座空間狹窄不好動作,兩個人於是移駕到相對寬敞的後座。   畢竟是在架著不少監視器的地下室公共空間,車窗雖然都貼了膜看不見裡面,兩個人也不好大剌剌地打開車門下車又再上車,只得從駕駛座與副駕駛座之間的空隙穿過去。薛明澤身段靈巧,一下就鑽了過去,他靠著一側車門,嘴角含笑看著楊啟動作並不熟練地抬腿躬身,頭頂還不慎敲到車頂。   好不容易爬過去了,薛明澤唇邊的笑仍然斂不下來,他伸出手替楊啟揉揉方才撞到的地方,「怎麼感覺像在偷情一樣。」   楊啟一頓,眉心蹙起,不太贊同薛明澤的形容。他哼了一聲,低下頭懲罰似地往他袒露在外的鎖骨處咬了一口,一邊動手解開他身上襯衫的鈕扣。   薛明澤的手也沒有閒著,有些急躁地去解楊啟的皮帶。而動作間楊啟始終騰著一手護在薛明澤腦後,就怕他一時不慎磕碰到,護到後面他索性將已經脫光了的人攤平放倒,三兩下褪去自己的褲子,躬著背覆身壓了上去。   後座車底下一個隱密的置物籃裡屯著一小罐潤滑和幾個零散的保險套,楊啟低著頭在薛明澤身上留下一個又一個吻痕,一面探手下去摸出那幾樣必需品,再抬頭時對上薛明澤滿含水霧、無辜而疑惑的目光,他嘖了一聲,轉開嶄新的潤滑液罐子,邊擠出一些到薛明澤身下,邊不太自在地解釋道:「不要亂想,這都是之前從家裡拿下來車上放的,沒和人用過。」   楊啟不算溫柔甚至有些彆扭的這一番話落在薛明澤耳裡,卻讓他的心跳不自覺地加快了幾分。薛明澤忍著後穴被幾根濕滑的手指反覆摩擦的異物感,抬起雙手攀住楊啟的脖頸,仰高下頷,尾音微微顫抖地問他:「您以前……也沒和別人在車上做過嗎?」   「沒有。」楊啟答得很快,又像是有些不滿薛明澤問這樣的問題,曲著指節更用力地往他體內最敏感的那一點攻擊。   別說在車上了,楊啟從前基本沒在床以外的地方和人交合在一起,情趣什麼的對他而言都是最無關緊要的東西,他向來不會顧慮。只有和薛明澤在一起的時候,那人無時無刻不撩撥著他深埋在心底的慾望,床上、浴室,甚或是辦公室,隨處都留有他們相融的痕跡。   兩人都忍了一小段時間,楊啟的擴張做得較之前相對有些潦草,卻還是在確定了不會弄傷薛明澤之後,才緩慢抽出濕黏的手指,撕開保險套包裝。   「要戴著嗎?」薛明澤聽見拆包裝的聲響,耳尖動了動,忽而開口問。   畢竟自從有了一次沒戴套的經驗,再後面幾次只要時間地點允許,兩個人幾乎都是零距離的結合在一起。   楊啟斂著眼眸低低嗯了一聲,捏住突起的薄膜頂端轉了一圈,而後抵著自己脹紅的龜頭往下套,又說:「車上不好清理。」   「哦……」   楊啟托起薛明澤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臂彎上,硬挺的性器貼著他濕滑的股縫磨動,地下室燈光不算明亮,楊啟只能隱隱看見薛明澤方才被手指插弄過的後穴張成一小個口,像是有些難耐地亟欲想吞吃進什麼。   「別、別磨了,進來啊,啟哥……」薛明澤把攀在對方肩上的手又收緊了一點,臉貼著他的臉,親親密密地喊能讓楊啟放下理智和身段狠狠幹他的稱呼。   楊啟果然沒再忍耐,嚥了口唾液後,便扶著根部,前端抵著穴口,一點一點將自己推送進炙熱柔軟的甬道之中。   直到進到最底,薛明澤有種全身上下由內而外全被撐滿的錯覺,他滿足地張嘴喘氣,氣息卻很快又被楊啟壓上來的嘴唇截斷。   上頭是纏綿悱惻的唇齒交纏,身下是最原始的交合插弄,楊啟克制著不動得太快,以免從監視器看會一下就看出車身晃動得太過明顯。他自己是無所謂,可和薛明澤畢竟不再是從前那種上對下的關係,他總得顧慮一下對方。   「啟哥、啟哥重一點,那裡、哈啊……」   才這麼想著,身下人黏膩的嗓音忽然就傳至耳邊,楊啟心頭一熱,用力往裡頂了幾下,凸出的肉冠隔著保險套薄膜來回反覆擦過薛明澤的敏感點,粗聲粗氣道:「這樣夠不夠?還是要更重一點,不怕被人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   「不、不怕。」薛明澤半瞇著眼,幾滴眼淚順著泛紅的眼角滑下。「有您在,我什麼都不怕。」   楊啟呼吸一滯,旋即俯下身舔掉薛明澤溢出眼角的鹹澀液體,再不抑制地聳腰操幹起來,同時空出一手握住薛明澤夾在他們之間不斷淌水的性器揉搓捋動,連綿的快意讓薛明澤的忍耐力降至最低,沒過多久便繃直腳背,悶哼一聲射進楊啟的手心裡。   高潮的酥麻感讓薛明澤有短暫片刻失神,渙散的眼眸望著楊啟為他而情動的模樣,張了張嘴,小聲地像是在喃喃自語:「……喜歡您……我真的、好喜歡您啊……」   可能是順水推舟,又或許是情到濃時,楊啟聽清了薛明澤含糊在嘴裡的話後,抽插的動作停滯了短短一秒,重新挺腰操幹的同時又一次捕捉到薛明澤張張合合的雙唇,順著啞聲說:「嗯,我也是。」   有那麼一瞬間,薛明澤忽然覺得就算此時此刻自己只是深陷在夢中也無所謂。   至少他在夢裡得償所願了。
愛心
81
.回應 7
共 7 則回應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先佔一樓沙發(耶🎉🎉) 什麼夢裡!!現實中也必須給我這樣!
致理科技大學
明澤還是很可愛(˶‾᷄ ⁻̫ ‾᷅˵)楊總真的超霸氣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甜
國立臺灣大學
喜歡喜歡(⁎⁍̴̛ᴗ⁍̴̛⁎)(⁎⁍̴̛ᴗ⁍̴̛⁎)
嗚嗚嗚 攻終於回應了!!! 我不喜歡那個陳老闆(推開 我喜歡寫寫大大ヾ(≧▽≦*)o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轎車play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