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逆來順受 13

6 月 15 日
前情提要
13   薛明澤又在楊啟家留宿了一夜。   被帶上樓的時候他其實已經有些昏昏沉沉了,酒精後勁連同激烈運動後的筋疲力盡讓他連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氣都幾乎沒有,他只隱約記得楊啟不甚熟練地為他稍作清理,溫熱的水流沖在身上很舒服,然後他靠在楊啟的胸懷中,閉起眼迷迷糊糊就失了意識。   再睜開眼時外頭已經天光大亮,薛明澤恍了片刻的神,旋即才猛然意識到今天不是週末,連忙爬坐起身,目光掃過掛在牆上時針已經指到數字十一的鐘,更加手足無措地四處尋找自己的手機。   只是手機還沒找到,半掩的房門就先一步被人從外頭推開,已經換好一身衣服的楊啟走了進來,面上沒什麼表情地看著床上的薛明澤,淡聲道:「醒了?」   「抱歉楊總,我睡過頭了,我馬上──」   「不急。」見薛明澤掀了棉被就要下床,楊啟幾步上前把人擋回床上,低頭在他唇角輕輕一碰。「幫你跟人事那邊打過招呼了,吃過午飯再和我一起進公司就好。」   薛明澤的表情一瞬間變得有些複雜,他遲疑了一會,隨即小心翼翼地問:「您是……怎麼說的啊?」   楊啟眉心微微皺了一下,像是有些不解薛明澤這麼問的意思,但他還是如實回答:「說你昨天和我去應酬太晚,早上讓你補半天的假。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沒事。」   薛明澤沒有繼續賴在床上休息,他進到浴室盥洗,掬了把冰涼的清水往臉上潑,反覆了幾次才稍為清醒一點。   剛剛聽楊啟說幫他和人事部打過招呼的那一瞬間,以為他直接把他們倆的關係公開了的薛明澤心頭竟閃過一陣短促的抗拒。他知道這不是楊啟的問題,是他一時間沒能及時壓下的自卑感作祟。   說來諷刺,昨晚在車上激情的時候薛明澤記得自己還說,只要有楊啟在他就什麼都不怕。   其實他還是怕的。   他是不在意別人怎麼看自己,但就怕因為自己的出身低、因為自己並不那麼好的過去,沒辦法和楊啟相襯,進而害他被別人看不起。   薛明澤關上水龍頭用力甩了甩頭,殘留臉上的水珠濺到鏡子上,他停了下來,雙手撐著洗手台上,看著鏡中反射出來的自己,抿著嘴角很淡地笑了一下,而後小聲在心裡為自己打氣。說薛明澤你可以的,再努力一點,至少在楊啟改變心意收回他的喜歡之前,能夠盡可能地再變得更好一點。   楊啟和他家助理談戀愛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圈子。   不過也僅限於平時的社交圈,至少並沒有傳到公司內部,為此薛明澤鬆了口氣,畢竟他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就算楊啟不嫌棄他,他也覺得自己還沒好到足以抬頭挺胸地以另一半的身分站在楊啟身邊。   薛明澤一直希望自己能夠再好一點,如果可以,他想要再爬得高一點,有朝一日就算以男朋友的身分在楊啟身邊,也不會有人質疑他們不般配。   但不是現在。   所以當楊啟不曉得幾次問薛明澤要不要搬過去他那邊住,薛明澤總是婉轉地拒絕。畢竟同居意味著更深更遠的關係,他們的生活會幾乎重疊在一起,薛明澤覺得自己短期內可能都沒辦法準備好。   楊啟因此生過不少次悶氣,他弄不清薛明澤的想法,也不知道該怎麼問。明明他上網查,大家都說熱戀中的情侶恨不得時時刻刻都黏在一起,薛明澤卻好像並不是那麼想,甚至一點也不想公開他們不一樣了的關係的樣子。   楊啟工作上的應酬不少,相熟的合作夥伴也多,但真正能稱得上朋友的卻只有寥寥幾個,蕭譽宗便是其中之一。   這天中午楊啟約蕭譽宗出來吃飯,三言兩語把自己的問題簡單交代,過後問他:「所以他為什麼不願意搬過來和我住?」   蕭譽宗聽完以後用一種極為複雜的表情看向對面的多年好友,把楊啟看得都皺起了眉,才悠悠開口:「想不到啊老楊,你這棵沒有感情的老樹能夠開花已經很不可思議了,想不到還能看到你為情所困的樣子,嘖嘖嘖,天是要下紅雨了嗎。」   「我不是來聽你講廢話的。」楊啟眉心跳了跳,黑著臉沉聲道。   蕭譽宗臉上還是帶著玩味的笑,握著筷子用前端在空中虛點了點,「你那小情人──」   「男朋友。」楊啟一秒打斷對方。   蕭譽宗乾咳了聲,旋即從善如流地改口:「……好,男朋友就男朋友,怎麼,真就這麼認定啦?以後要結婚的那種?」   楊啟眉心依然深鎖,覺得蕭譽宗的問題有些難以回答,便反問:「這跟我的問題有關係?」   「有啊,你要沒認定急著跟人家同居幹嘛。如果只是玩玩,那更不需要住在一起了,想到的時候叫出來就好啦,何況你們不是還在一起工作嗎,更方便。」   「……」楊啟確實還有很多沒有想清楚,包括他和薛明澤能走多長,包括他們未來會不會結婚,那些對他而言都還是很遙遠的事。但聽蕭譽宗用這種輕浮的語氣講他和薛明澤之間的事,心裡到底有些不舒服。他斂著眸沉默著思忖半晌,最終嘆了口氣,「算了,我自己再想想。」   楊啟在蕭譽宗那一無所獲,心頭憋著一股悶氣回到公司,剛坐進辦公室沒多久,閉合的門板就被敲響,薛明澤抱著一疊資料夾走進來,見他臉色不太好,反手關門的同時問了一句:「您還好嗎?」   「不好。」楊啟哼了一聲,目光灼灼地停在薛明澤表情茫然的臉上,隔了幾秒,又命令道:「過來。」   薛明澤依言上前,將手上的文件暫擱在楊啟的辦公桌上,見他面色依然不善,回頭看了一眼關緊了的門,而後腳步有些猶豫地上前,步至楊啟身邊時那人圈住他的手腕一扯,直接把人拉到自己腿上坐著。   「呃、楊總……」   楊啟抬起一手壓住薛明澤的嘴唇,止住他後面未盡的話,「別多話,我問什麼你答什麼。」   薛明澤愣愣地點了點頭,乖順地閉上了嘴。   辦公室內的隔音雖然還行,但楊啟還是稍稍壓低了聲音,他的手依然握著薛明澤的手腕,略有些粗糙的姆指指腹貼著他突出的腕骨緩慢地劃著圈,他問:「你是喜歡我,我沒有誤會吧?」   薛明澤頓了一下,順著楊啟的話點頭,「沒有誤會。」   「那為什麼你一直不想到我那裡住?不喜歡和我待在一起?」   「……沒有,喜歡的。」薛明澤下意識垂下眼眸,過了許久,他輕出了口氣,才將自己的顧慮說給楊啟聽。   薛明澤原以為楊啟能夠明白他對待這份感情小心翼翼的原因,然而沒有,楊啟只是蹙攏著雙眉,像是完全不明白為什麼薛明澤會顧慮著配不上自己這件事。   「這種事有什麼好糾結的,你的出身和過去又不會因為努力而有所改變。別人愛說什麼就讓他們說,我又不在意,與其想這麼多,還不如直接搬到我那裡去,我能給你更好的生活。」楊啟一邊說,一邊騰手去撥薛明澤低下頭而垂落的瀏海,揚眸卻先是對上對方僵在嘴角的笑意,再往上一點,是薛明澤一雙明明看著無波無瀾,眸底卻蘊含著一絲他看不明的情緒。   楊啟心裡一跳,隱約覺得自己似乎說錯了什麼。   果不其然過沒很久,坐在他腿上的薛明澤站了起身,輕輕掙開他的手,往後退了一步。嘴角明明撐著溫潤的笑,卻用一種好似受了傷的眼神看著他,半晌楊啟聽見對方輕聲開口:「楊總,我們對於喜歡的認知好像不太一樣。您……真的是因為喜歡我,才想和我試看看嗎?」 - 楊的喜歡就是要給他最好的,小明的喜歡就是要努力成為能配得上他的人,兩個人原本就天差地遠,還要磨合一下下,酸一下下很快就甜了!
愛心
71
.回應 4
共 4 則回應
國立臺灣大學
來了!! 偶爾吃點酸的刺激味蕾🤤🤤🤤
嗚嗚嗚不分手多酸都可以啊ಥ_ಥ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老樹開花在貪心也出現過!(突然好懷念🤣) 沒事的,酸一下子有益健康(就一下子!)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