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逆來順受 14

6 月 16 日
前情提要
14   除卻那一次在地下停車場裡順著氣氛水到渠成一般應的那一句以外,楊啟確實好像真沒有以言語表示過自己對薛明澤的喜歡,就連最一開始也僅是說可以試看看。   可以試看看,就表示試了如若不合適,那也隨時可能終止這段關係。薛明澤是這樣認為的。   但楊啟不是,他雖然從前沒談過戀愛,卻已經為薛明澤破了很多原則,為他做了很多讓步、還做了很多自己從來不會做的事,他不懂為什麼事到如今,薛明澤會露出那種受傷的表情,質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他。   如果這都不算喜歡,楊啟想,那他大概真的一輩子都搞不懂什麼才是真正的喜歡了。   那天不歡而散以後,連著好幾日兩個人之間都縈繞著有些尷尬的氛圍,楊啟心裡煩得很,好幾次想拉著薛明澤講清楚,可真當面對面時又不曉得該從何講起才好。   這一陣子薛明澤也忙著和馬上就要請產假的Linda交接,兩個人更是幾乎很少交流,一切彷彿回到很早之前,他們關係還略有些僵硬那時候。   週五晚上八點,楊啟回完最後一封郵件便關上電腦,稍微收拾了公事包後走出辦公室,意料之中果然只剩一旁的秘書室還亮著燈,他嘆了口氣,腳步一轉,徑直推開半掩的門板走了進去。   秘書室裡理所當然只剩下薛明澤一個人,楊啟走了過去,一面語氣平淡地問:「還不下班?」   薛明澤從電腦螢幕中抬頭,看見來人也不意外,輕勾著唇角回道:「今天要把上一季的季度報表彙整完,可能還要一點時間,楊總您先回去吧,我等等離開會關燈鎖門。」   楊啟目光凝滯在薛明澤同樣淡然的臉上,這已經是對方這星期第三次讓他先走了,前兩次楊啟心裡憋悶,堵著一口氣就真的不等他先行下班回去,回去以後卻又一直分神在想薛明澤工作做完沒、回到家沒、有沒有記得吃飯,煩得他心頭紊亂,直到薛明澤傳訊息和他說到家了後才能稍微平靜下來。   這種滋味楊啟還是頭一回嚐到,他其實並不喜歡這種情緒被另一個人支配的感覺,但又無可奈何地被薛明澤的一舉一動牽著走。   楊啟深沉地吸吐了口氣,忽然拿過薛明澤桌上的空馬克杯走了出去,幾分鐘後再回來時杯裡裝滿了溫熱的奶茶,他把杯子擺回薛明澤面前,而後拉過一旁的辦公椅坐下,面對著對方張了張嘴,有些彆扭但強硬地說了一句:「我們談談。」   薛明澤看了看眼前冒著熱煙的馬克杯,又看了看電腦螢幕上其實早就完成的報表,半晌他輕出了口氣,移動游標關掉檔案,雙手捧住溫度恰好的杯子看向楊啟,和他說:「好。」   目光所及是薛明澤悉如以往乾淨清明的雙眼,再往下一點又對上看那雙幾天沒有親吻到的含著笑的嘴唇,楊啟原先打好的腹稿臨到嘴邊卻只化作有些低聲下氣的一句:「你不要生氣了。」   薛明澤一怔,還沒來得及解釋自己並沒有生氣,又聽見楊啟接著開口:「我的確還是沒辦法理解你為什麼要在意那些……既沒有辦法改變、而我又並不介意的事。但如果你不願意,我也不想逼你。所以……你不要再生氣了,不想搬到我那住就算了,我往後不會再提。」   「我沒有生氣。」薛明澤垂下眼簾,指腹無意識地摩娑著溫暖的杯面,「也不是不想和您住在一起,只是我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雖然我不是很想這麼說,但的確,無論從哪方面來看我都是配不上您的,我也確實無法改變過去,但我只希望未來您向別人介紹我的時候,不會因為我而讓別人看不起您。」   「不會。」楊啟蹙攏雙眉,低應了一聲,「你沒有配不上。」   「那是您這麼想,別人不會這麼想得這麼簡單的。」薛明澤聲音也跟著低了幾分。   楊啟不曉得該如何說服薛明澤不要去在意別人的眼光,只好像隱隱約約能猜得薛明澤會這麼想的原因。畢竟從最一開始他們就有著難以平衡的身分地位差距,之後還有一段不短時間的錢色交易,雖然他們現在是正正經經在交往,但從前種種到底還是深深影響著薛明澤。   薛明澤不是不自卑,只是深知自卑並不會讓自己變得更好,因而甚少在楊啟面前表現出來。   過了一會,楊啟忽然站起身,一手撐在薛明澤桌面空位處,橫過身子用另一手挑起他的下頷,讓他不得不與自己四目相對,「你聽好,我沒有玩玩,也不是只想試試而已,薛明澤,我是喜歡你。不管過去如何,不管別人怎麼看,我就是喜歡你這個人而已。」   脫口的一瞬間楊啟才猛然意識到,將喜歡宣之於口其實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他甚至想如果薛明澤希望,要他每天說一遍「我喜歡你」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向來有原則的男人深陷情愛之中,一切的原則似乎也變得並不那麼堅不可摧。   薛明澤被楊啟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表白弄得一愣,他原本是想,如果今天和楊啟談了還是沒有結果,那自己退一步依著對方的意思住過去也不是不行,反正他早就習慣了遷就和退讓。卻沒想到這次先一步妥協的會是楊啟,聽著對方低聲下氣要他別生氣,說他配得上又說喜歡他,薛明澤心裡湧上一股說不清的感覺,有點漲漲的,又有一點酸酸的。   楊啟的臉靠得很近,眼瞳很深,薛明澤靜默了片刻,而後將頭抬得更高,鼻尖蹭過楊啟的,幾日來一直未達眼底的笑意終於染上他的眼角,他輕輕一笑,語氣裡盡是理所應當:「我也喜歡您啊,最喜歡您了。」   楊啟心裡一動,再沒能忍住地微微偏頭,吻上那雙他念了幾天的柔軟唇瓣。   熟悉的味道盈滿鼻腔,薛明澤睫毛顫了顫,很快閉上眼張開嘴,任楊啟濕軟的舌尖探進他的口腔,將氣息一點一點渡過去。   久違纏綿的一吻方盡,楊啟拇指蹭掉薛明澤殘留唇角的水光,隨即向後坐回椅子上。他的視線仍舊滯留在薛明澤微紅的臉龐,眸底有著一絲淡淡的溫柔。   「好了。」楊啟輕敲了敲薛明澤的桌面,「趕快把奶茶喝完,東西收一收,沒做完的工作星期一再處理。不和我一起住,至少能陪我吃飯吧?」   「當然。」薛明澤笑著說,隨即捧起還溫熱的馬克杯,一口一口將楊啟為他泡的奶茶飲盡。   喝完以後薛明澤到外頭茶水間沖洗杯子,再回來時楊啟已經站起身來,正把剛拉過來的椅子推回原位。薛明澤步步上前,擱下杯子把手上殘餘的水珠往身上布料上抹乾後,抬手繞過楊啟的腰,主動抱了他一下,跟著還仰起頭,殘餘著奶茶甜味的嘴唇貼上楊啟的唇角。   「再給我一點時間。」薛明澤輕聲說,張動的嘴唇磨得楊啟心頭發癢。「我會盡快變得更好,不會讓您等太久的。」   楊啟低應了一聲「嗯」,伸手扣住薛明澤的後腦,抿平的嘴唇重新壓上他的唇瓣,貼著含糊開口:「我耐心不多。」   他這麼說,又兀自在心裡補完整句──我耐心不多,通通只留給你。 - 我的存稿沒有了QwQ 接下來就跟著噗浪一起更新,可能做一休一二三四五六不一定XD
愛心
79
.回應 9
共 9 則回應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啊啊啊想不到是這個走向!(楊總好可愛) 沒關係~隨時等寫寫更文!!💜🤙🏻
哇哇哇 好想被哄喔😭怎麼沒有楊總這種男人呢ಥ_ಥ我愛這個走向嘿嘿、大大加油💪🏻
楊總委屈屈的說:「你不要生氣了。」好萌啊啊啊啊😍😍
好口愛的兩個人!喜歡
國立臺灣大學
報到!!!
好甜!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好想看兩人的ABO版嗚嗚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