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逆來順受 16

6 月 21 日
前情提要
16   同樣的房、同樣的床,薛明澤全身上下只穿著一件略顯寬鬆的睡衣,他側著臉趴在床上,衣襬被捲至腰間,紅著一雙耳朵,忍受兩根手指在自己已然濕滑的股間進進出出。   薛明澤喘得很輕,偶爾楊啟的手指磨過他體內最敏的那一處,才會忍不住從喉間溢出拔高幾分的呻吟。   而楊啟跪在薛明澤身後,一手反覆細緻地為他擴張,另一手掰著他的臀瓣,稍一垂眸,就能看見濕紅窄緊的肉穴吞吃自己手指的模樣。楊啟抿著薄唇嚥了口唾液,眸光漸深,呼吸也粗重了些許。   生理上難忍的興奮之餘楊啟又有一些些懊惱,他本來今天沒想和薛明澤上床的,前面冷戰了幾天,好不容易說開和好了,他原本只是想單純抱著人好好睡一晚就好,怕做得過了,薛明澤會覺得帶他回家只是為了想和他做愛。   誰知這人洗過澡後仗著衣襬夠長,褲子也不穿,還帶著一身乾爽清新的氣味鑽進他的懷裡,抬頭就往他的嘴上親,從開始的輕輕啄吻到後面越發深入,楊啟一邊皺著眉用舌頭頂開薛明澤咬得並不很緊的牙關,一邊暗自在心裡氣自己一點誘惑都禁不起。   局面於是演變成現在不可控的狀態。   細而黏膩的水聲不斷撩撥楊啟勉強維持著的一絲理智,過程間他又擠入了一根手指,三指併行攪得薛明澤腰都軟得直不起來。   前置作業弄得其實並不算太久,但對於慾望當頭的薛明澤來說著實有些折磨,被單在指間的蹂躪下生出些許皺褶,薛明澤閉了閉眼,在灼熱的淚液滑落眼角的同時難耐討饒:「好、好了,可以進來了……」   楊啟動作一頓,又快速抽插了幾下,才慢慢地抽出手指。指頭上沾滿了濕黏的水液,抽出來時還牽出一道細長曖昧的銀絲。   濕漉漉的手指在薛明澤臀尖抹了一下,楊啟並沒有立刻換上已然勃脹硬挺的陰莖插入,而是稍撐起身子,又從薛明澤背後壓了上去,順著他的耳廓親到鬢邊,吸吐間帶出的熱氣噴灑在薛明澤潮紅一片的面頰。   燙熱的根柱貼在股縫間緩緩磨動,楊啟摸到薛明澤絞緊被單的手背,安撫似地在他指背上細細摩娑,跟著微啞著聲道:「想要了?」   薛明澤乖巧應聲:「想要了,想要您進來,啟哥……」   楊啟的吐息又重了一點,他單手一顆顆解開薛明澤身上唯一穿著的睡衣鈕扣,掌心探進布料縫隙間,略帶薄繭的指腹擰上對方挺立多時的乳尖,又是摳弄又是磨擦。   見楊啟遲遲沒有進一步動作,薛明澤喉間連連哼吟了幾聲,勉強騰出一手伸向後頭,想要摸到楊啟磨得他渾身發癢的性器往身體裡塞,無奈他什麼都還沒碰上,就被楊啟一把扣住手腕壓回床面,那人還將嘴唇貼到他耳旁,用低沉性感到犯規的嗓音問:「一下下都等不及了,嗯?」   這次沒等薛明澤回答,楊啟率先收回一手,改探到自己身下扶住脹得不行的根部,深紅色的龜頭抵住方才被拓得鬆軟的穴口,楊啟一面咬住薛明澤紅透了的耳垂,一面緩慢將自己頂了進去。   炙熱的腸壁爭相裹夾住侵入的粗大硬物,薛明澤盡可能地放鬆身體承納楊啟的進入,一時間寬敞的臥室裡只剩兩人交錯的粗喘和細細的水聲。   好不容易整根沒入了,楊啟也沒有貿然挺動,向來不關心床伴感受的他一聲一聲問薛明澤難不難受、會不會痛。   痛是沒有很痛,就是身體被撐開的感覺有一些脹,但楊啟杵在裡頭動也不動,就著實讓薛明澤很是難受。他的腰又塌下了一點,更顯臀部抬得很高,薛明澤吃力地半睜開眼,迷濛的水霧間看見楊啟靠得很近的臉,忍不住張了張嘴讓他再靠近一些。   楊啟依言湊了過去,一雙薄唇貼上薛明澤張動的雙唇,貼得不算太緊,倒讓對方還有一點空隙說話。   「不痛,啟哥您、動一動,動一動我就不難受了……嗯……」薛明澤聲音很輕,尾音都帶上一絲容易察覺的顫抖。   楊啟嚥了口唾液,又往薛明澤泛紅微腫的下嘴唇吮了幾口,才直起腰,雙手托住他的腰胯,稍微把自己抽出來一點,又重新頂了回去。   開始時楊啟動得並不快,到後面漸漸進入佳境,他才抬起薛明澤的一腿架到臂彎,再控制不住快而重地往他體內的敏感點反覆磨擦攪弄。   水聲逐漸響亮,楊啟垂在腿間的囊袋隨著抽插也不斷撞在薛明澤的臀瓣上,薛明澤半開著唇,隨著細碎的呻吟呢喃一般不斷喚著楊啟,「啟哥、啟哥,再重一點,哈啊……好舒服……」   楊啟眉心直跳,他怎麼就忘了薛明澤在床上是最能夠挑起他的性慾,從前是,現在當然就更不用說。   於是楊啟拍了下薛明澤的屁股,跟著重重地往深處裡頂了幾下,咬著牙低聲問:「是不是就要這麼重幹你你才會爽?」   薛明澤耳根發麻,從脊柱到尾椎整個都是軟的,想回點什麼,剛到舌尖的話卻很快又被楊啟撞得支離破碎,成了一聲聲不成調的黏糊呻吟。   立在腿間晃動不斷的陰莖前端淌著清液,磨在床單留下一小片深色的水痕,連著幾分鐘快而有力地貼著前列腺反覆磨擦操幹,最後在完全沒有碰觸的情況下,薛明澤就這麼硬生生地被身後的人幹得射了出來。   「嗚──」高潮的快感讓他抑制不住地絞緊內壁,腳趾也隨之緊緊蜷起。   楊啟抬手將汗濕的髮絲往後一捋,跟著放下薛明澤的腿,把人翻過身來。楊啟還沒有射的性器脹得很大,每一道突出的筋絡都反射著淫靡的水光,他沒有猶豫,拉開薛明澤的腿重新操了進去,同時俯下身把人緊緊抱住,又捕捉到他失神而半開的雙唇沒有一點阻礙地舔吻進去。   一場性愛持續了近兩個小時,第一次楊啟沒能忍住地射在薛明澤體內深處,抱著人進浴室清裡的時候,探進去的手指攪弄著,沒一會又變了味。楊啟坐在浴缸裡,讓薛明澤坐在他身上,自下而上地又一次貫穿他。   浴室裡廝混了大半個小時,再回到床上時薛明澤已然力氣盡失,楊啟從身後覆上來時薛明澤甚至沒有力氣推拒,只能軟著嗓子求饒道:「我不行了……啟哥,饒了我……」   「誰先勾引我的。」本來也沒打算再做的楊啟輕哼了一聲,撥了撥薛明澤垂落下來的髮絲,而後傾身在他額角輕輕吻了一口。「睡吧,晚安。」   在薛明澤呼吸趨於平穩之後,楊啟替他蓋好被子,才下床將地上一片狼藉稍微收拾了一下。   直到楊啟關上燈躺回床上,明明已經熟睡的薛明澤感覺到身旁熟悉的體溫,閉著眼無意識地就往楊啟的方向蹭近,楊啟毫不猶豫就將人攬進懷裡,也跟著閉上眼睛。   睡著之前他在心裡想,明天有機會再向薛明澤解釋吧。   解釋自己不是為了想上床,而是因為想和現在一樣抱著人入睡,才帶他回家的。
愛心
79
.回應 9
共 9 則回應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先搶沙發!!!(沙發舒服呀🤤❤) 齁呦呦楊總真的是越來越會疼人了!!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喜歡😍
喜歡(˶‾᷄ ⁻̫ ‾᷅˵)
請你們原地結婚
太甜了
長庚科技大學
哎唷寵的❤️
國立臺灣大學
我來了~~~~~~~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