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逆來順受 17

6 月 25 日
前情提要
17   幾天之後Linda順利產下一名健康的男寶寶,稍稍恢復精力後便傳了幾張小寶寶的照片給薛明澤。訊息跳出來的時候薛明澤的電腦正好是楊啟在操作,他握著滑鼠的手一頓,基於信任與尊重,楊啟並沒有點開右下角的通知,而是繼續使用薛明澤的電腦,很快找到他要的資料轉傳到自己的信箱。   薛明澤端著兩個馬克杯走進來時,楊啟剛從電腦椅起身,正好把位子讓回給薛明澤。   「找到您要的東西了嗎?」薛明澤將其中一個杯子遞給楊啟,在得到對方應聲之後才坐回自己的位置。   楊啟沒有馬上抬步離開,他站在薛明澤身後,啜飲了一口對方泡的熱咖啡,目光掠過他的肩膀停在電腦螢幕上,只見薛明澤沒有半點遲疑顧慮,游標移過去直接點開通訊軟體,下一瞬映入兩人眼簾的便是一張張Linda傳過來的嬰兒照。   「啊,Linda姐生了。」薛明澤將圖片點開放大,又看了幾眼後微微側過身,仰著下頷看向身後的男人。「您看,是不是很可愛。」   剛出生沒多久的嬰兒分明都長得差不多,楊啟實在看不出來那團軟軟小小又皺皺的小東西可愛在哪裡,可薛明澤看上去又很期盼他說點什麼似的,他不想掃興,嗯了一聲之後又乾巴巴地問了句:「你喜歡小孩?」   「滿喜歡的,小孩子很可愛啊。」薛明澤沒一會便轉了回去,又瀏覽了一輪照片才關掉,重新切回工作的視窗。   楊啟盯著薛明澤的後腦勺看了片刻,心裡無端警惕了起來。國內代孕畢竟還不合法,更有一些倫理道德上的問題尚無法克服,薛明澤和他在一起,這輩子可能都很難擁有自己的孩子。   如果薛明澤想要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完整家庭,那他恐怕給不起。   「我……」思忖了半晌,楊啟清了清喉嚨,重新開口:「我有一個妹妹,和我父母一樣待在國外,前幾年結了婚,生了一對雙胞胎,也……」   說到一半楊啟停頓一下,回想起那兩個正值惡魔期的小外甥,一年回國少少幾次住到他那裡時,幾乎吵得能把房子都掀了的模樣,皺了皺眉,索性還是睜眼說瞎話:「也滿可愛的,有機會帶你見一見。」   楊啟說完,輪到薛明澤怔住了。在他的印象裡楊啟很少提起自己的家人,薛明澤最多就知道他的父母長年定居國外,沒聽他說過其他兄弟姊妹,楊啟忽然這麼提起,還說下次要帶他去見見,讓薛明澤一時有些受寵若驚。   薛明澤微斂眼眸,睫毛輕顫,唇角拉開顯見的笑意,這種被喜歡的人放在心上的感覺,讓他心裡暖脹得無所適從,滿腔情意湧上舌尖,終究也只化作乖順的一句:「好啊,我會期待的,謝謝啟哥。」   畢竟還在上班時間,外頭人都還在,還有三三兩兩的同事不時起來走動,雖然秘書室裡只剩薛明澤一個人坐鎮,楊啟還是不好待得太久。   「我先回辦公室了。」楊啟說著,而後抬頭往外看了幾眼,見沒有人注意到裡面的他們,便伸手往薛明澤的髮頂揉了一把,低著聲道:「今天早點弄完,晚上一起吃飯。」   「啊,好的。」   只是還沒等到晚餐,卻先等來一位不速之客。   嚴格說起來也不能算是不速之客,唐映琮是代表公司過來的,只是原先預約來訪的並不是他,登記的是另外一位名字,下午三點一樓櫃台打內線上來說人到了的時候,薛明澤也沒有多想,說了聲好,等見到上來的那人時,他才有些意外。   和前次見面相比,薛明澤的身分已然不同於過去,他是楊啟承認過的男朋友,不再是從前那個沒有資格吃味在意、沒名沒份的情人。   不過薛明澤什麼情緒也沒有表現出來,短短一瞬的怔然過後,他得體地笑了笑,語氣自然輕喚一聲「唐先生」,隨即領著那人往一邊的會議室裡走。   「唐先生要咖啡還是茶?」   「茶吧。」唐映琮唇邊勾著玩味的笑,末了在薛明澤抬步離開前又補了句:「看不出來你還滿有手段的,真好奇你是用什麼方式把楊啟迷得團團轉,不如也教教我?」   薛明澤淡然一笑,什麼也沒說便退了出去。   出去以後薛明澤先去楊啟辦公室叫人,楊啟聽到來的人是唐映琮時僵了一下,促攏雙眉把正要去茶水間泡茶的薛明澤叫住:「叫採購經理進來與會,茶讓業務助理去泡了送過來,你回去工作。」   「可是……」   「沒有可是。」楊啟揚眸盯著薛明澤的臉,拿出老闆不容拒絕的威嚴,「前天公司稽核完的結果報告都整理好了嗎,我出來就要看到整理好的檔案放在我桌上。」   大概猜得到楊啟是不想讓他和唐映琮有任何互動交集,薛明澤抿了抿唇不再執著,跟著楊啟一起踏出辦公室,一面把對方方才下達的指令傳達下去,一面不著痕跡地目送對方的身影消隱在會議室的門後。   有過之前唐映琮把薛明澤堵在廁所講了一串莫名其妙的話的經驗在前,加上唐映琮和自己許久之前特殊的關係,楊啟一直不願再讓薛明澤和對方有所接觸。   可公事畢竟還是得公辦,不能因為他一點心思就讓整個專案停擺。幸而唐映琮確實就是來談工作的,會議期間沒有一點不當的發言,只在會議結束後起身朝楊啟伸出手,笑著說了一句:「合作愉快。」   會議室裡還有其他同僚,楊啟不能將心裡的排斥表現得太過明顯,只得微皺著眉,和唐映琮伸過來的那手輕握了一下,很快就鬆開,語調漠然地說:「和貴公司的案子之後全權由我們採購王經理負責,有什麼問題就和他聯繫,他會再彙報給我。」   一旁收拾東西的王經理突然被點到名,動作一頓,茫然地抬起頭,楊啟卻連半點眼神都沒分給他。   唐映琮低低一笑,跟在楊啟身後走了出去,用幾乎只有兩人能聽見的音量調侃道:「啟哥原來也有為人著想的一天,我今天算是長見識了。」   楊啟眉心依舊緊皺,剛要開口,就看見薛明澤正好從秘書室走出來,兩人隔著不短的一段距離視線短暫交會了一秒,薛明澤朝他輕點了下頭,很快便移開視線。   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用著同樣小聲的音量警告唐映琮:「你以後不要這樣叫我。」   從前楊啟分明不會在乎別人怎麼叫他,任何稱呼於他而言都一樣,不帶一點特殊涵義。可自從薛明澤喊出那一聲「啟哥」開始,縱然他不是第一個這麼喚他的人,楊啟卻只想把這個稱呼留給他。   唐映琮其實早在上次就看出楊啟對薛明澤和對其他人不一樣,他沒想給自己找麻煩,笑著擺了擺手,「知道了知道了,就不勞煩您送了楊總,今天也只是剛好我主管臨時有事沒辦法過來,我才代他來的,沒別的意思,放心吧。」   「最好是這樣。」楊啟輕哼了一聲,也真的沒有要送唐映琮的意思,轉頭就回到自己辦公室。   到了下班時間,等他們那層的人差不多散了,薛明澤才關上電腦收拾桌面,慢慢地晃到地下停車場。   楊啟已經在車上等一陣子了,見薛明澤彎身坐進副駕駛座也沒表現出一點不耐煩,只是一直繃著臉,不曉得在想些什麼。   「怎麼了嗎?」薛明澤繫好安全帶,見楊啟遲遲沒有發動車子,忍不住問了一句。   「我……」半晌過後,楊啟側過頭,就著地下室昏暗的燈光看向薛明澤帶著一點疑惑的臉。「唐映琮公司的案子我已經全權交給王經理負責,以後不會再由我直接出面,你……你別介意。」   「……我不介意的。」薛明澤撞進楊啟眸底的雙眼微彎、唇角含笑,「您願意跟我解釋我很高興,但我之前就說過啦,您拒絕過他、我也相信您,所以我不介意。」   楊啟呼吸一沉,難以抑制地側傾過身,捧住薛明澤的臉湊近幾分,只是在他吻住薛明澤半張的唇瓣前一刻,又聽見面前的人用似乎帶著一絲幾不可察的酸意感嘆道:「不過唐先生條件真的很好,人長得好看,工作能力又突、唔──」   楊啟不讓他把話說完,重重地將吻堵上去,摩娑了片刻之後才稍稍鬆開,貼著他的嘴唇低喃:「誰都沒有你好。」   薛明澤心裡一動,抬起手勾住楊啟的脖頸,閉上眼迎合他的親吻。   沉溺在彼此氣息中的兩個人,誰都沒有注意到薛明澤擱在腿上的手機,螢幕在昏暗的車廂裡亮了兩下,很快又落入一片黑暗。
愛心
72
.回應 6
共 6 則回應
手機怎麼了!!! 千萬不要是上了八卦新聞或被威脅(直接重點錯誤😂 但我們楊先生的那些反應好可愛啊~
我有個小小的發現! 是不是王經理呀?好像後面變黃經理 如果不是就就請大家忽視🙈 希望手機亮的訊息不是壞消息!!!
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偶來了!但感覺手機亮了就是有事發生了!
國立臺灣大學
等!!
樹德科技大學
好好好啟哥專屬小明一人❤️❤️ 好甜呀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