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一個小夢(06)

Recap
第六章  太乾淨了   星期五,趙擇希果真按照約定來了。   可他來得太晚,小夢老早就上檯了。店裡的領檯告訴他,因為小夢的檯已經點不動了,如果還想指定小夢服務,那就只能點框,問他需不需要,或者想點別的公關。   趙擇希很少跑這些地方,就算來應酬也都有其他人負責這些事,剛剛幹部說的一大堆術語,什麼「點檯」「點框」「點不動」,他全部都聽不懂,所以乾脆都拒絕了。他點了幾樣吃食、開了一瓶高單價的洋酒,跟幹部說等小夢下了別的檯之後,再讓他過來。   領檯有些欲言又止。他們店裡是有基本檯費的,客人進店後,就算他不點公關坐檯,基本檯費就是三檯起算,而且酒菜飲食消費另計。像趙先生這樣不點公關乾耗著,就有點浪費了。不過客人自己不心疼錢,他也不會多嘴。畢竟他是小夢的客人,強行推銷別的公關,也不厚道。   領檯依他的要求幫他預點了小夢,留下客人自己一個人在包廂休息。結果等小夢這邊下了檯,被通知要轉到趙先生的包廂時,趙擇希已經空等了一個多小時。   小夢接到通知,酒都醒了一半。   還是那個八號包廂,小夢慌慌張張地跑進去,看見趙先生一個人在包廂裡,仰頭靠在沙發椅背閉目養神,眉心微微擰著,日常散發著一種淡淡憂悒的氣息。   「趙先生?」小夢小心翼翼坐到客人旁邊,輕聲喊他,「趙先生,我來了。您睡著了呀?」他拿起酒瓶幫自己斟滿一杯酒。   趙擇希睜開眼睛看著小夢,剛睡醒的眼底有一絲不知身在何方的迷茫。   「……對不起,讓趙先生等好久了,沒人告訴我。」他見趙擇希等他都等到睡著了,非常自責地拿起酒杯敬趙擇希,「我先自罰三杯。」話一說完仰頭就要喝,被趙擇希擋下來。這已經是趙先生第二次擋他的酒了。   「不是說酒量不好?」趙擇希聞到小夢身上帶著酒氣,伸手拿走他的酒杯不讓小夢再喝酒。   他疲憊地揉揉自己的臉、坐挺起來:「沒事,是我讓他們別催的,」可能是剛剛真的睡著,現在趙擇希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沙啞,「他們催你,我怕你原本的客人不高興。」   「啊?」這一聽,就是不常來這種地方的人會說出的話。小夢覺得趙先生有點可愛。他想了想,還是跟趙先生提醒道:「下次再有這種情形,您可以點框的。」   趙擇希笑了一下,露出有點不好意思的神情:「其實……我不太懂你們這些術語規則,剛剛那個幹部來,也說了什麼點檯點框的,他還說你點不動了。」他打趣道,「你現在這麼大牌了,都點不動啦?」   小夢笑著解釋:「唉唷,不是我大牌點不動了,是因為我在那個包廂已經坐滿一個小時了,這樣的話,別桌的客人就不能再點檯了。」他給趙擇希解釋點檯、點框這些術語的意思。   其實「點檯」就是指定公關。一般來說,點檯只要公關未在其他檯上,客人就能順利點到自己想要的人來坐檯。若是該位公關已經在別的檯上,客人還是想點他的檯,那就必須再加三節──也就是三十分鐘的價錢,才能將人點過來自己的檯子。但如果公關已經在別人的檯上待滿一小時,那後到的客人就無法使用「點檯」的方式叫走公關,這就是小夢方才的情況,俗稱「點不動」了。   在這種「點不動」的時候,如果客人還是堅持想要該位公關服務,那就得「點框」,「點框」是點一個「小框」的時數,就是要把公關後面四小時的時數全都買下來。   「小框?」趙擇希聽到這裡已經霧煞煞,「所以還有大框?」   小夢跟趙先生閒聊到這裡,已經逐漸放鬆心情,剛剛在其他包廂喝的酒,後勁開始上來:「對呀,還有大框,」他微醺地點點頭,「『大框』就是八小時。其實就是『框到底』了啦,直接買到公關下班的時間。」   趙擇希似懂非懂:「所以如果我要把你後面的時間都買下來,那就是『大框』?」   小夢一下子笑出來,笑得很開心:「對!這樣就是『大框』。不過……」他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老實說,「現在距離我下班,只剩三小時,其實『小框』就可以了。如果您買『大框』,那就得付八小時的檯費。這樣我是賺了,但是您就虧了。」小夢看似很理智地分析。   「……」那你還說出來!趙擇希看著小夢糊裡糊塗洩露了他行業的小祕密,搖了搖頭笑他:「你是不是喝醉了。」   「沒有呀,」小夢還傻傻地反駁自己沒醉,「其實啊,這什麼小框大框的,都是會所想出來讓客人之間彼此競爭公關的手段,」小夢帶著醉意,話匣子都開了,「我就看過有公關下班前一小時被小框了,然後別桌客人也要他,就買了大框。結果原本買小框的客人不服氣了,直接就買了『外全』,然後公關就被帶出場啦。」   「啊?『外全』?」又來一個新名詞,趙先生不恥下問,「這又是什麼?」   「就是包了公關全場……全場就是整晚的時間段,然後可以帶出去的意思。」小夢嘿嘿一笑:「但是不可以亂來喔!只是出去逛一逛,吃宵夜看電影什麼的……不要亂想,」他突然伸出手指在趙先生的鼻子前搖了搖,認真地叮囑,「不可以色色!」   「……」趙擇希確定小夢真的醉了,他無奈地說:「我沒亂想。」   趙擇希好笑地看著這人慢慢地軟靠在沙發上,自顧自地小聲說話:「啊,我都沒被『外全』過,好羨慕……上次湯湯說客人帶他看電影欸……」小夢突然警醒。他在幹什麼?現在是工作時間、面對的有可能是自己未來的大客戶,他在胡言亂語說什麼?   小夢搖搖頭、拍拍自己的臉頰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迷濛的眼神對上趙擇希:「……趙先生,您想不想聽歌?」   趙擇希這回真的笑出來。小夢一秒切換回工作模式的樣子太笨拙,傻傻的,很可愛。   「你都醉了,唱什麼歌?」趙擇希笑著讓小夢坐著休息就好。   「我剛剛聽到一首老歌,很好聽,我唱給您聽!」小夢撐著桌子站起來,堅持要上小舞臺唱歌。趙擇希怕他站不穩,還想伸手扶一下,卻見他雖然眼神朦朧,但行動跟步伐還是很穩健。   小夢上了台,熟練地把歌點上。前奏音樂溫柔地流瀉出來,趙擇希有一些意外,的確是一首很老的歌。   很老,也很溫存。   「今夜還吹著風 想起你好溫柔     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輕鬆    也不是無影蹤 只是想你太濃    怎麼會無時無刻把你夢……」   當年原唱女歌手,用慵懶沙啞的嗓音詮釋這首歌的多情繾綣、愛意纏綿,唱出熱戀中人對另一半的心心念念與滿懷傾慕。   而小夢……他唱得也很不錯,聲音乾淨清澈又不跑調,也完整地唱完歌,但就是少了一點感覺。   少了什麼呢?   大概就是少了愛情裡像蜜一樣香甜微酸還帶一點點苦澀的黏綿情絲。   這個身處風月場的小公關,把歌唱得,太乾淨了。       (待續……) 備註:親密愛人/梅艷芳 =============== ♡ 月光碎碎念 ♡ 好複雜的酒店規則,月光一直查一直查一直查,(別解釋了......😂)
Like
10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