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一個小夢(19)

Recap
第十九章  客人心,海底針。   趙擇希把人掂了掂,說:「這個重量五十八公斤,我記住了。下回我要是抱起來比這個體重輕,你就得受罰。」   小夢又是驚嚇又有點害羞,心跳飛快,臉都脹紅了:「你,你先讓我下來,」他將手掌心抵著趙先生的胸口,裝作氣乎乎地說道,「突然把人抱離地,你是想嚇死我啊。」趙擇希不以為意地將人放下地,確定小夢站穩了才鬆手。他拍拍自己的手臂對小夢說:「誰瘦巴巴?我是精實,有在練的!輕輕鬆鬆就能把你扛起來。」   不用他說,光是剛剛那一抱,小夢確實能感受到趙先生結實的胸膛與強而有力的臂膀。沒想到看起來也是高瘦體型的趙先生,藏在衣服下的身軀竟然都是精實肌肉。小夢想到剛剛手掌抵著的胸膛,感覺臉更燒了,為了掩飾尷尬,他左顧右盼,趁機參觀趙先生的臥房。   這是小夢第一次踏進主臥室,極簡俐落的房間由深藍、灰與白的基色組成,暖黃的頂燈流瀉出溫和的光,整個房間井然有序乾乾淨淨,不但沒有亂丟的髒衣服臭襪子,連被子也都是鋪得整整齊齊,好像寢具廣告那樣攤平在床上。床頭隨意擺放了兩三本書,其中一本書頁翻開、書脊朝上,應該是趙先生看到一半隨手放下的小說。這個房間的整體氛圍就與趙先生本人一樣,顯得沉穩大器又隱隱帶點慵鬱。   「欸?好漂亮的琴,」小夢看了一圈,突然發現床頭旁邊的夾角,立著一把精緻的烏克麗麗,還是少見的杏色琴身。他好奇地想走過去看,「趙先生您也會彈烏克……」「別碰!」身邊人突然快速掠過,驚擾起一陣風。   小夢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這嚴厲的一聲「別碰」給嚇愣了。   趙擇希疾步上前,匆忙中還不小心撞了小夢一下,將人擠退了兩步,才趕在小夢摸上那把琴之前,將琴抽走。   小夢驚愕地看著趙先生,剛剛才笑著抱起他的男人,此刻已然變了臉色,融融笑意不復存在,只餘下一個冷漠疏離的側身。   「對,對不起。」小夢停在半空中的手尷尬地縮回來,手足無措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向趙擇希道歉。   趙擇希沒接話,只是雙手握著琴,愣愣地看著。   小夢有些惶惑,卻也不敢再有什麼動作。這些天他待在這個舒適的環境裡,被趙擇希友善溫和地對待,都忘了趙先生是他該盡力討好的客人,也讓他忘了自身該有的謹慎與分寸。更何況未經主人的允許就擅自隨意動他人的物品,本來就是不對的。   「真的非常對不起,趙先生,」小夢再次誠懇地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應該沒碰壞吧?」事實上,他根本沒碰到。   這回趙擇希總算有反應了,他輕輕地搖了下頭,臉上冷峻的神色也稍微緩和了些。   「沒事。」趙擇希說。   「沒事就好。」小夢不自在地笑了兩聲,想稍微緩和一下這凝滯的氣氛。可能趙擇希也覺得自己的反應太過激動突兀,此時也生硬地解釋了幾句:「這琴,放很久了,怕上面有灰塵揚起來,進到你眼睛裡……」屬實是相當蹩腳的說詞,就連將這話說出口的趙擇希,都覺得特別荒謬。   「哦,」小夢看著被保養得光潔如新的琴,別說積塵了,那鋼琴烤漆的琴身根本是乾淨清潤到發亮。不過既然趙先生好心地給了臺階,那小夢當然得趕快下了,「謝謝趙先生提醒,還好沒弄到眼睛。」他頓了一下順勢又說,「啊,明天就要上班了,我該回去收拾行李,那我就先回房了。」沒等趙擇希再說話,他就趕緊往門外退。   在他退到房門口的時候,聽到男人低低地喊了聲:「小夢……」   小夢停下腳步回頭看他,以為趙先生有話要對自己說,卻見男人只是繼續抱著那把杏白色烏克麗麗,神情依舊愣怔迷茫。小夢看了一會兒,不明白趙先生這是怎麼了,只覺得他此時散發的情緒,除了先前的那種日常憂鬱感,還多了一些落寞悲傷,將他整個人映染得很是寂寥。   不敢驚擾他,小夢無聲地退出去,輕輕地關上房門。在門闔上的那一瞬間,隱約聽到一聲若有似無的嘆息。   小夢站在門外沒有立刻走開,他垂眸望著自己還握在冰涼門把上的手。剛剛這隻手還按著一個溫暖的胸膛,沒想到就幾分鐘的時間,只因自己一個無心的舉措,那男人的溫和暖意全部消失。   他也輕輕地嘆了口氣。客人心,海底針。真教人摸不透啊!    (待續……) =================== ♡ 月光碎碎念 ♡ 大膽狂徒!居然敢兇我們家小夢!不要命啦😤😤😤
Like
12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