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一個小夢(26)

Recap
第二十六章  趙先生的憐憫之心   趙先生又把小夢載回家了。   剛剛趙擇希跟張霞說要帶小夢回自己家休息,小夢並沒有聽到。而心事重重的他在車上盯著窗外沒多久,就真的睡著了。所以等到趙擇希停好車將人喚醒,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夢睜開眼睛看見自己在趙先生家的地下車庫時,一時有些懵怔。   「怎麼……」小夢才說了兩個字就沒繼續問下去。來都來了,多說無益。他對趙先生笑一笑:「到家啦?好快。」 他自己打開車門下了車,隨著趙先生上樓。   趙擇希偷偷觀察他,他發現今晚小夢很安靜。小夢安分地站在他身旁等著電梯抵達樓層,不再像上回那樣,每次搭電梯都興奮地像個孩子,趴在玻璃上看往外風景。   小夢今天是真的心情很糟啊!   剛剛在車上問他發生什麼事,小夢輕描淡寫地說沒事。可即使男孩的臉上刻意堆滿笑容,趙擇希還是一眼就看穿小夢不開心,而且是很不開心的那種不開心!   沒關係,趙擇希也不多作糾纏。他將人領進家門後,催促他先去洗澡,然後趁小夢去洗澡的空檔,煮了兩碗簡單的餛飩麵。   小夢被催著進房洗澡。這次進趙擇希家門,聽到「洗澡」二字,已經不會去過度聯想趙先生是在作什麼不當暗示。以他上回住了一個禮拜的經驗,洗澡就是洗澡,睡覺就是睡覺,完全不用多想。倒是當他打開客房衣櫃的時候,有小小愣了一下。   他發現衣櫃裡的衣服完全沒被動過。   小夢的目光從衣櫃移轉出來,默默環視臥室一圈。他後知後覺地發現,不只是衣櫃,就連這個房間,除了感覺得出來有被打掃過、沒有積塵落灰以外,其餘物品都沒有被動過的痕跡。   小桌子上那個洗好晾著的藍色馬克杯、被自己移到牆角擺放的小垃圾桶,這些東西一直維持在那天他離開時的位置。小夢沒有自作多情,認為這個房間是在等他回來。但他卻忍不住猜想,這是不是意味著,這一段時間,趙先生也沒有帶過別人回家。   雖然沒什麼道理,客人帶不帶其他人回家都跟小夢沒有關係,但小夢還是小小地高興了一下。他抿著嘴唇偷偷地微笑,就當作是這糟心的一整個晚上,自己給自己的一點點小小甜糖吧!   帶著些許複雜的暖意去洗澡了。才剛洗完澡吹乾頭髮,客房的門就被敲響,趙先生在門外喊:「麵煮好了,快來吃!不然麵要爛掉了。」腳步聲又慢慢走遠。小夢打開房門,果然就聞到暖融融的食物香氣。他走到餐廳,趙擇希已經坐好,準備開始吃麵了。   「雞湯餛飩麵,快吃。」趙擇希自己先淺淺嘗了一口湯、吃了一顆小餛飩,確定餛飩熟了、湯的味道也正常之後,滿足地自誇了一句:「啊,真好吃!」   小夢也坐下來驚嘆道:「趙先生會做飯啊!」看著眼前香氣四溢的麵,小夢的確感到有些餓了。他拿起筷子也開始吃了起來。   「不會做飯。」趙擇希嘴裡含糊地說。   小夢狐疑地看看麵,又看看趙擇希,發出疑問的:「嗯?」趙擇希吞下嘴裡那口麵才向小夢解釋:「煮麵跟做飯又不一樣。餛飩跟雞湯都是現成的,我只是加熱、煮熟而已,不算會做飯。」   男孩恍然大悟地點點頭,但隨即又稱讚趙先生沒把麵煮爛,已經非常厲害了,不像自己是廚房殺手,除了泡麵,其他煮什麼都沒成功過。被大力誇獎的趙先生,面上謙虛地笑,實則心裡相當得意,甚至已經開始在考慮,下回要再做點什麼好吃的。   吃完麵,小夢要收拾,趙擇希也沒攔著他。上次他來住的時候,趙擇希已經教過他怎麼用洗碗機,所以今晚趙擇希直接把收拾工作交給他。一個人負責煮,一個人負責收,很公平。趙擇希只是交代他,收拾完早點睡。向小夢道過晚安之後,他就自己回房了。   等趙擇希洗漱完畢,客廳廚房已經都熄了燈。出來倒水的趙先生,很滿意地看見客房的燈也都熄滅了。小夢沒再像以前那樣小心翼翼等在客廳、忐忑地問他還有沒有什麼事要交代,而是真正放寬心,大膽地進去房間睡覺,這樣很好。   他很喜歡小夢這種越來越直接爽快的態度。同樣都是小夢的客人,他希望小夢在自己面前能放鬆,而不是像在其他人面前那樣,強打精神、帶著假笑應付他。   小夢去睡了,他也要去做今天晚上一直想做的事了。趙擇希回了房間,拿出手機聯絡張霞。今天這兩個人多少有點欲言又止的味道,小夢不肯說,那就問問老闆娘吧!   老闆娘接到趙擇希的詢問電話,有些意外。她知道趙先生很常來捧小夢的場,是小夢的主客。可是趙先生時不時會消失一陣子,讓張霞覺得,可能這個趙老闆也不是對小夢很熱衷,所以她根本沒想到這個人居然會注意到小夢不開心,更沒料到他在察覺到小夢的情緒不對之後,還會打電話來關心發生了什麼事。   張霞有意幫忙小夢,雖然隨便向外人說這些隱私不太好,但是她想賭一把,賭趙老闆也願意幫忙。經過三秒鐘考慮之後,她將小夢家裡的情況,全部都告訴趙擇希:「之前我提過小夢父親有積欠賭債,您還記得嗎?」張霞問。   「嗯!」趙擇希沉聲問,「他欠很多嗎?」   「不多的話,怎麼可能來我這裡工作?」張霞冷笑一聲,把之前溫大偉欠了百萬賭債的事說給趙擇希聽,末了感嘆道,「最後加上利息,變成兩百四十萬,小夢要在兩年內還清。兩百四十萬對你們這些有錢人來說,可能不算什麼,可是小夢當時才剛成年,高中也是被他爸搞得勉勉強強才畢業,他這樣的小孩子,哪有什麼本事還幾百萬的債?」   趙擇希認真地聽張霞說,心裡頭有些壓抑的難受。   「所以他就找到我這裡來啦!前半年他的業績還算很不錯,你看他那時候都還有花榜前五。說真的他運氣好,遇上你們這些客人都對他很照顧,我先替他謝謝你……」張霞絮絮叨叨店裡的事,後來發現自己扯遠了,又趕快將話題拉回來,「他本來都還完一半了,前一陣子還高高興興地跟我說,再過不了多久,他就能把欠債通通還清了,結果今天……唉……」張霞說到這裡,忍不住大大地嘆口氣。   「今天怎麼了?」趙擇希也跟著緊張起來。   「今天他爸爸又打電話來跟他要錢。其實他爸平常也都會打來要錢,可是今天那個老東西是打來一口氣要一筆大條的,好像又是去賭了。他爸具體要多少,小夢沒跟我說,但是就是……唉……你就看他之前那麼開開心心說錢要還完了,現在又憋著眼淚不敢在人前哭,還求我幫他多介紹客人,想到就很生氣!他那個死鬼老爸,有夠作孽的!」張霞氣乎乎地一直咒罵小夢那個賭鬼老爸。   至此,趙擇希終於弄明白了。原來小夢預計就快要將欠債還清,誰知道他爸爸又欠下另外一筆,小夢脫離現況的希望落空、打擊太大,這才整個人恍恍惚惚。   趙擇希掛了電話,果然起了憐憫之心想幫忙小夢。以前不過問,那是因為他覺得每個人的生活都是他自己的選擇。小夢願意當男公關,不論出於什麼理由——或許是錢來得容易,或許是愛慕虛榮。這都是小夢自己的選擇,是他的自由,旁人無從置喙。   可是如今他知道,當男公關不是小夢出於自願的選擇,而是他迫於無奈的妥協。那趙擇希就不想袖手旁觀。   有一句話張霞沒說錯,兩百四十萬對有錢人來說,真的不算什麼。就趙擇希而言,就是幫個舉手之勞的忙而已。可是他也明白,要是他就這樣開了張支票交給小夢,小夢大概也不會接受。   他得好好想想,如何讓小夢心安理得、沒有負擔地收下這筆錢。     (待續……)
Like
12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