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暫時失控 57

:)   「那個人好像有吸食毒品的習慣。」李承昕說道,「你們知道有哪裡會賣人類的毒品嗎?」   幾個還處於震驚之中的非人類們面面相覷,沒有答腔,雖然人類的毒品對他們作用稀薄,被管理局知道他們和不正經的人混在一起絕對沒好處。   「在這裡很難回答的話,可以跟我們回局裡。」葉尚典走過來,語氣沉穩平和,卻帶有直白的威脅。   管理局昨天從酒吧帶走一大堆非人類,到今天早上才放人的消息已經傳開了,阿司和其他友人們頓時臉色大變,一點也不想進去過夜。   「我們都沒碰過,只有偶爾會看到有人帶在身上。」阿司臉色僵硬地說道。   他們提供了夜店名稱,葉尚典記下來,回報給特勤隊派人去查。   「你要不要跟我們回去?」李承昕轉頭詢問緊緊跟在自己身後的妖精服務生。   其實對方和死者有過糾紛,他們可以直接要求案件關係人兼目擊者回局裡做筆錄,不過李承昕不想造成無謂的緊張。   混血服務生點點頭,儘管臉色慘白,面對李承昕時態度十分親近,「謝謝你找我過來對質。」   他非常慶幸當初曾在餐酒館裡和李承昕交換了聯絡方式,如果那個惡劣的嫖客是碰上其他特勤隊員,留下他的名字後慘死,他簡直不敢想像上門的管理局員工會有多麼兇殘。   「我們能替你安排臨時的住處。」葉尚典說道,「管理局會提供證人和受害者庇護。」   李承昕在一旁眨眨眼,有點意外葉尚典會對他人釋出善意,而且他並不知道管理局有臨時住所,至今忙碌時都是和葉尚典一起擠在小房間睡覺。   葉尚典留意到他的目光,拉開公務車的後車門,先讓服務生坐進車裡,關上門後,才伸手攬過李承昕的肩頭,偏頭避免口型被車窗內看見,「他成為被針對的目標並不符合規律。」    李承昕聽著黑狼貼在耳邊的低語,不動聲色地點點頭,一邊也下意識地伸手抱了一下朝自己貼近的葉尚典,「那個人類指定他很奇怪。」   儘管那名男子可能沒想到他和服務生認識,可以立刻聯繫當事人過來,真要找個煙霧彈障眼法,應該找更難查證的對象。最理想的狀況是那個人類男子真的只是求歡被拒絕,趁著這個機會挾怨報復,否則還有其他尚未發現的隱情。   這時,李承昕的視線餘光瞥見要過來交接現場的特勤隊員,連忙匆匆和葉尚典分開。   「怎麼回事?有人死了?」王恆樂走過來,臉色很不好看。   「是對那隻羊下藥的人類。」葉尚典言簡意賅地說道,告訴王恆樂那個男子並不是無辜的路人,「他可能和藥頭有長期穩定的關係,才會被趁機下契約詛咒,遭到利用。」   契約詛咒生效的條件十分複雜,要有當事人同意才能完成,不太可能短暫的接觸就完成流程。   剛才他們與那個男子交談時,很快就發現男子明亮的目光其實過於亢奮,情緒不太穩定,易怒又焦慮,受到一點刺激就有很大的反應,身子也會不自覺發抖,提起關於藥物的問題時對方立刻升起戒心又吸鼻子,看起來是本身就染有毒癮,也很擔心自己會惹禍上身。   除了自己吸毒闖禍被逮,被警方逮捕的藥頭常常會供出客人名單,對吸毒犯來說遇到謹慎的藥頭再好不過,聽到對方態度強硬要求封口,說不定還會認為遇上一個能信賴的交易對象,對於敢供出名字就會慘死的毒誓一笑置之,還當作是一種類似結拜的儀式。   「對非人類下藥的組織,可能同時也在販毒,購買毒品的人類和他們建立了長期關係,這些喜歡刺激的人類時常混跡聲色場所,成為他們襲擊非人類的途徑。」葉尚典說道,「可以從這一帶的藥頭開始查。」   「我知道了,沒問題。」王恆樂點了點頭,「我也會聯繫兔子問問看情報。」   非人類向來把身體素質低落的人類當作弱者,法律也處處要求他們不能傷害這些數量龐大的生物,卻沒有想到對他們來說脆弱無比的人類,也會反過來對他們不利。   驅車返回管理局時,副駕駛座上的李承昕傳訊息詢問跟惡魔在一起的應召女孩下落,請隊員們調查人類女孩是不是有帶娛樂性藥物,能否查到來源。   「那個女孩恐怕不會知道太多情報。」葉尚典手握著方向盤,在紅綠燈前停下時,開口說道,「用藥的人未必會了解成分,尤其是這些來源不明的東西,他們多半一知半解。」   這句話可以解釋成那些狂歡的年輕男女隨意吞下跟陌生人拿的小藥丸,連自己吃下的真實成分與東西品質都無法辨認,只在意混著酒精好像變得很放鬆愉悅,不過李承昕明白葉尚典其實是暗指拿給他人使用的情形。   就像那個嫖妓的男子以為是潤滑油,李承昕遇上的人類以為是迷姦藥。   可是這些非人類失控後,第一時間曝露在危險之中的,正是對他們下藥的人類,他們能將車手撕成碎片,是個很惡毒的計畫。   他們輕聲簡短交談時,坐在後座的服務生打了通電話,妖精混血原本只是趁著店內不忙時外出,現在不得不臨時請假了。   服務生坦承地告知老闆現況,就算會因此被劃清界線而遭到開除也無可奈何,畢竟這件事沒處理好他會惹上大麻煩,無論如何都必須曠職。   帶著妖精混血回到管理局,比較熟稔的隊員看到他們進門,瞪著一雙泛著血絲的眼睛,咬了咬牙問道,「你們能不能別出門了?」   狼和狐狸這對新搭檔連著兩天都觸發聳動案件,昨晚通宵的隊員才剛整理好筆錄,又送來新鮮的屍體。   隊員們懷念起狐狸被限制外出的日子,雖然黑狼宣示主權的氣息搞得大家壓力很大,還是沒有實際上的連夜加班回不了家來得要命。   一名小隊長恰好經過,抬手就賞了發怒的隊員後腦杓一巴掌,「叫你快去盤查所有涉獵詛咒的種族和前科犯,還在這裡幹什麼?案子進度停滯這麼久,有進度還敢抱怨啊?」   李承昕朝著挨打逃竄的隊員抱歉地笑了笑,帶著服務生回位子上,找一位隊員來做筆錄。   先前服務生就曾經因為諾亞的案子接受過調查,那時他們就已經保險起見排除過對方的嫌疑了,因此意外拯救了這個妖精混血,沒讓他成為頭號嫌疑犯。   今晚的那間酒吧雖然破舊,從事夜晚生意的老闆為了避免混混搶劫和酒醉的客人鬧事,裝了大量的監視器,在場的客人又不多,即使有人類當場死亡,情況迅速獲得控制。透過監視器畫面能判定葉尚典的盤查過程沒有問題,他們不會被檢討調查疏失。   在一片混亂的氣氛中,李承昕甚至有空去茶水間泡熱茶給情緒緊張的妖精混血。   他端著兩個馬克杯回來時,走廊上響起一陣騷動。   特勤隊的大門口來了一位訪客。   那是一位穿著淺灰色長大衣和襯衫西裝褲,看起來相當斯文的黑髮男人,外貌保養得很好,從流露的氣質與神韻看來年約三十多歲,正禮貌地向櫃檯人員說明來意。   「他為什麼會來這裡?」已經身為人父的隊員面色鐵青,精神緊繃地問道。李承昕回過頭,附近比較資深的隊員都像炸了毛似的緊張。   「聽說我的員工被帶過來,我想了解一下情況。」男人像是對於周遭如臨大敵的緊繃氣氛毫無所覺,語氣溫和地說道。   負責第一線攻堅任務的分隊趕過來,像是運送炸彈一樣,小心翼翼把那位大人物樣貌的訪客迎進了一間偵訊室。   「那間餐酒館背後的大老闆居然是瘋鳥。」他們這邊辦公室的隊員們不可置信地議論紛紛。
Like
9
0 comments
encourage first comment
Do you have something in mind? Let's post it out and share it with every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