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一個小夢(28)

Recap
第二十八章  是想把人感動死是不是!   小夢說:「怎麼會怪你們,我感激都來不及……所以我更不能接受這份工作。」趙擇希一臉迷茫地聽著小夢輕聲說:「謝謝趙先生。我是真的很缺錢。但是,我也不能為了想要錢而坑你呀!」   「怎……怎麼會是坑我呢?是我想幫你啊!」趙擇希都要被小夢神奇的腦迴路打敗了。他嘆口氣道,「小夢,我想幫你。你就直接告訴我,我該怎麼做,你才願意接受。」   「你缺助理是真的嗎?」小夢思考了好一會兒,等到眼睛裡的熱氣散去,才敢抬頭問趙擇希,「我可以做一些簡單的打雜工作,直到你找到合適的助理,但是不用你多給薪水。你已經框我出來了,我哪能重複拿錢。」小夢小聲地嘟囔,「你用框一個公關的錢,得到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助理,都已經是我佔你便宜了。一點都不物超所值。」     「你完全不用這樣想。」趙擇希有些無奈地說,「那些錢對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你看那幅畫,」趙擇希指著小夢身後牆上的一幅油畫,「這是法國一個我都不知道什麼名字的新銳畫家畫的,八十萬。另外那幅……」他又轉身指著廁所前面一幅小品:「這幅也要……好像五十多萬吧……」   廁所……小夢的眼皮有些抽搐。這麼貴的畫居然就被隨便掛在廁所門口!「你好敗家……」小夢不滿地看著敗家的趙先生,眼神很是嫌棄。   「我……」被嫌棄的敗家趙先生突然語塞,「我說這個,是想告訴你,我當時買畫,只是想支持一下那個畫家。沒什麼別的考量,就像我現在想幫忙你一樣,根本也不會去考慮什麼物超不超所值。」   「那不一樣。你買了畫,可以掛在家裡,你每天看到都很高興,那勉強能算有價值,而且搞不好那些畫以後還能增值。你們這些有錢人,不是說這也是一種投資嗎?」小夢的聲音還是悶悶的,「可是你把錢給我,既不能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好處,更不可能增值,那就好像把錢丟到臭水溝裡一樣,一點價值都沒有。」   「誰說沒有價值?」趙擇希不贊同小夢的話,「錢在我這裡沒有流通,才是沒有價值。我把錢給你,你把錢拿去還債,你就會開心一些。我看到你開心,我也就開心了。」   小夢眼睛裡的熱氣又冒出來了,他半張著嘴輕輕呼吸,像是怕動作太大,會不爭氣地把眼睛裡酸澀的濕意震出眼眶。連親生父親都不管自己的死活了,眼前這個人居然說「我看到你開心,我也就開心了」。   是想把人感動死是不是!   小夢又埋頭扒飯。趙擇希見小夢開始吃飯不理他,有些心急地喊他:「欸,你說話啊!我是真的擔心,我一想到那個高利貸就心裡不踏實,沒趕快處理乾淨,多拖一天都是風險!你就不怕到最後還不出來,他們把你抓走賣掉!」小夢驚愕地抬頭看他。   趙擇希不是故意要恐嚇小夢,實在是見過太多被高利貸拖垮的例子,這種事如果一開始不出手,越後面會越麻煩。   小夢非常沮喪地說:「我昨天晚上跟黃大哥那邊的人聯繫過了,這次他們沒辦法幫我。」   他終於向趙擇希完整說明他的負債情況。之前溫大偉在賭場賭輸了,跟地下錢莊借了一大筆錢,當時那個負責催債的黃大哥,因為同情小夢,所以經過計算整合之後,一百二十萬的賭債變成兩百四十萬,兩年內還清。雖然賭債變成翻倍的債務,但小夢接下來有兩年的時間可以分期慢慢償還。不然按照高利貸利滾利、週計息的算法,遠遠不是兩百四十萬能了結的事。   黃大哥真的已經對溫家手下留情了。他狠狠地教訓了溫大偉,也放話禁止溫大偉日後再進到這一區與他合作的賭場,雖然嚇阻的意義大於實質,但這也是黃大哥希望那個老無賴不要再給兒子添麻煩的心意。誰知道即使這樣了,溫大偉還是能跑去別的地方賭。   溫大偉這次借貸的錢莊,沒那麼好說話,就連黃大哥也愛莫能助。他只能提醒小夢,先把那邊的還掉,而且要立即、一口氣地連本帶利還乾淨,不然後續利息非常恐怖。   「你看!那個黃大哥也說要趕快還掉。你別跟我倔了,趕快把這些欠的錢,全部都還一還!」趙擇希聽完小夢這邊的說詞,眉頭擰得更緊了。   「我沒跟您倔,我本來就是想跟您說……」小夢牙一咬,逼著自己把話說出來,「之前的兩百四十萬,我已經還完一半了,而且還剩一年多的期限,我還有時間賺。但就是現在突然多出來的這一筆……」他怯怯地小聲問,「我能跟您借錢嗎?」   峰迴路轉,趙擇希有點懵。   「我會寫借據的,也能給您算利息,但是您別算得太高好不好?」小夢可憐兮兮地說:「欠高利貸太可怕了,聽說要是還不起的話,他們最後會把人抓走賣掉!」   「賣掉算了!」趙擇希沒好氣地說。   這個孩子真氣人!趙擇希從昨天晚上就一直在想,要怎麼把錢塞給這個傻小孩。怕他不肯白拿,還強行生出一個八萬塊一個月的貼身助理職缺。   結果倒好,他先是無情拒絕,讓自己急得跳腳,下一秒又可憐兮兮地說要借錢!有病吧!   「趙先生……」小夢拉拉趙擇希的袖子,拖長聲音跟趙擇希撒嬌。他當然知道趙擇希在跟他開玩笑。   「你到底怎麼回事啊,腦袋是怎麼想的?」趙擇希氣不過,忍不住敲了敲小夢的腦袋,「就是不想讓你再欠人家錢,所以才想了一堆藉口要給你錢、讓你去還清。結果你不要,非得跟我用借的!那不還是欠債嗎?」   「那怎麼會一樣呢?」小夢揉揉被敲疼的額頭討好地笑,「欠高利貸錢跟欠趙先生錢,當然不一樣啊。首先您不會給我算那麼高的利息……」他看著趙先生面無表情的樣子,不太確定、心虛地問,「您不會吧?」成功得到趙擇希一聲冷哼跟一個大白眼。   他認慫地嘿嘿一笑:「再然後,如果到時候我真的還不出來,您這個大好人肯定願意多寬限我幾天,不會把我抓走賣掉的。」小夢憋著笑說。   「誰說的!」趙擇希惡狠狠地罵,「我才不是好人!到時候我就把你抓起來先揍一頓,然後這樣……再這樣……」他抓過沙發上一個抱枕,使勁搓揉捶打,「讓你知道得罪我,比得罪高利貸還可怕!」   小夢一向很乖,懂得察言觀色,這時候看到趙先生不留情面對抱枕下狠手,立刻表演了一下「瑟瑟發抖」給老闆看:「啊!好可怕!」   「……」趙擇希對於男孩這種相當敷衍的「害怕」,又氣又好笑。   兩個人鬥嘴歸鬥嘴,可是吃完飯後,趙擇希立刻催著小夢去把事情辦了。   高利貸的事,總算在趙擇希的幫忙下,暫時解決了。在趙擇希的堅持下,他並不向小夢收取利息,只同意他返還本金即可。小夢非常感激,仔仔細細把向趙先生借的錢寫成一式兩份的借據,並且工工整整地簽上自己的本名,然後遞給趙先生。趙擇希拿到這張手寫借據後,也沒認真看,隨意就塞進書房抽屜裡。   其實趙擇希根本不在意這五十萬,也無所謂他還不還錢,但小夢堅持要寫成借據才安心,他就由著他寫,讓他安一安心。原本他想要連黃大哥的那筆一百多萬剩餘欠款也一起還掉,但是小夢不肯。所謂救急不救窮。最急的這一筆,趙先生已經幫他處理了,剩餘的,他得自己來。   除了高利貸,其實小夢還有一件煩心事。他沒說出口,可是趙擇希替他想到了。   「你父親的事,要怎麼處理?」趙擇希問。   賭徒溫大偉就是一顆定時炸彈,每天遊手好閒,酗酒賭博。如果放著不管他,這種事只會重複循環出現,防不勝防。   「還能怎麼辦呢?」小夢苦笑:「可能要等到他死……或者是我死,才能解脫吧!」   小夢覺得自己很不孝,居然詛咒自己的父親。       (待續……) ============== ♡ 月光碎碎念 ♡ 呼!總算把那筆可怕的高利貸先還了!🥺🥺 接下來要開始談戀愛了嗎?😅 是說,有沒有人覺得那個新銳畫家很眼熟?🤣🤣🤣
Like
12
11 comments
Pos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