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絕世小可愛的笨蛋大佬攻(07)

Recap
第七章  天真 36   事隔一周,梁晉拉著兩個行李箱來找蘇研安。   「你的東西,我幫你整理好了。之前出差,今天才有時間送過來。」梁晉將那兩個大箱子拉進蘇研安的客廳,看見屋裡一片凌亂,微微皺了一下眉。   蘇研安這一個禮拜都躲在家裡喝酒,也不讓人進來收拾,現在他跟著梁晉的目光巡視一圈,還真的是亂七八糟,更襯得他狼狽不堪。   梁晉看他頹廢地靠在中島吧檯滿身酒意,突然覺得有些心疼。不過花花公子就是花花公子,狗改不了吃屎,你這次原諒他,他還會有下次,根本不值得在他身上浪費時間。再說這種人遇到一點事就只知道喝酒逃避現實,看在梁晉眼裡,完全就是懦夫的表現。一想到這裡,剛剛的一點心疼情緒也散了。   看在一夜夫夫百日恩與蘇董事長的面子上,他覺得還是得提點兩句:「蘇總,你的年紀也不小了,就算不為你爺爺,也該為你自己振作起來。整天吃喝玩樂,連個像樣的學歷都沒有,你怎麼當得起英韶集團的接班人?難道你就要讓英韶垮在你手裡嗎?你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後笑話你,笑話你爺爺!」   蘇研安沉默地看著梁晉,帶著醉意的腦子緩慢接收剛剛那些話,他消化了一下,慢吞吞地問前男朋友:「你也是嗎?那些笑話我的人,也算上你一個?」   梁晉愣了一下:「我沒有。」他被蘇研安話裡的茫然,弄得很不舒服,只想要趕快離開。在他轉身的時候,又聽見蘇研安在他身後問:「你愛過我嗎?」蘇研安覺得自己一定喝得很醉,醉到腦子完全失去思考能力,才會問出這麼掉價的問題。   梁晉又是一愣,他不願意說出實話,只能使出最低階的一招反問:「你說呢?」   彷彿看見一絲希望,蘇研安追著他的話尾略帶急切的提醒他:「你愛的!你說過你愛我的。」   「你也未免太過天真。」梁晉用掩飾真實情緒的冷笑,潑了蘇研安一身冷水。      蘇研安愣怔看著梁晉離去的背影,良久才發出低低一聲苦笑。   「你也說過,最愛我的天真。」   梁晉離開了,所以他沒聽到,蘇研安被他曾經說過的情話,傷得多難受。    37   分手了,日子還是要過下去。   梁氏這邊倒是沒什麼影響,梁晉每天該上班該下班都正常運行。要不是蘇研安不再出現了、梁總裁辦公桌上的可愛男朋友相片也收起來了、前陣子總是準時下班的人又開始加班了,秘書們都還沒發現自家老闆跟男朋友分手了。梁晉的這場戀愛不管於公於私,都船過水無痕。   英韶集團那邊,就有點異常了。    38   起先是蘇研安翹班沒來。這個大家習以為常,他常常沒來,可是這個沒來,一天兩天,一個禮拜兩個禮拜,居然一直沒來。   公司裡在謠傳,總經理病了。   聽說有救護車去蘇總的公寓把人接走。聽說蘇董心急火燎趕去醫院差點見不到寶貝孫子最後一面。聽說人後來送回蘇家主宅要準備辦後事了。   「呸呸呸!」聽到職員聚在一起討論蘇總病情到底有多嚴重的總經理特助黃德源,氣得要命:「蘇總就是胃病犯了,這一陣子搬回主宅有人照顧養養身體,沒多大事,別在那裏亂詛咒蘇總!」   其他人一聽特助開罵,吐吐舌頭趕快回去工作了。   黃德源盯著他們都回座位,才轉身進蘇研安的辦公室拿文件,一進去關上門,看見那空空的座位,剛剛罵人的那副惡狠狠地臉孔霎時憂鬱了起來。   蘇總是沒多大事,就是喝酒喝到胃出血吧,唉。    39   又過了一個月。   梁晉經過會議室的時候,聽到魏子明幾個人在裡面正在激烈的說話,他走進去看看到底什麼情況。   「梁總,」魏子明看到梁晉進來,打了個招呼,組裡其他人都停下討論。   「怎麼了?」梁晉看著這一組人,想起來就是接下英韶集團案子的那組人馬,再仔細看,這些人各個面有菜色,連魏子明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難道是……   梁晉皺著眉沉聲問:「怎麼了,被英韶刁難了?是不是他們蘇總……」   「梁總,」魏子明苦瓜臉地說,「是我們的零件規格出問題了。」    40   魏子明先果斷地交代其他組員分頭進行補救工作,等他們跑出會議室,才有時間喘口氣,向總裁報告今天發生的烏龍事件。   原來下個月一號就是正式出貨日了。為求謹慎,梁氏這裡先把做好的零件送過去英韶做最後確認,結果被蘇研安發現其中一個零件規格尺寸不符合規定。魏子明他們一開始還不相信,蘇研安拿出合約比對,還親自帶著他們到工廠試著組裝,果然卡不上。   魏子明他們衝回公司翻出合約再細看一遍,確認副約上要求的產品規格的確與英韶存檔的那份合約是一致的。犯錯的是梁氏的產品設計師,他在調整參數的時候不小心動到其他數據,由於改動的地方很微小,所以電腦最後也沒偵出錯誤,想不到蘇研安看了幾眼報告書,就察覺尺寸有問題。   梁晉沉著臉聽完魏子明的報告,簡直要氣死了,不敢相信居然會發生這種低級錯誤,更氣人的是居然直接讓蘇研安抓到。之前鬧得那麼不愉快,現在被他抓到小辮子,不,這還不只是小辮子,這是可笑的錯誤,如果在下個月一號趕不及供貨,可就繼續變成違約的重大事故,這讓梁晉覺得大大的沒面子。   「他怎麼說?」梁晉看著魏子明問,「距離下個月只剩十天了,我們來得及準時出貨嗎?」已經做出來的那一批貨自然是報廢了,現在不只是這些原物料跟工人、工時的損失,還有逾期違約後的賠償。他擔心蘇研安公報私仇,獅子大開口。   以前他不擔心英韶集團會因為蘇公子的個人情場失意而對梁氏不利,畢竟白紙黑字的合約,諒英韶集團也不敢亂來。可是現在情勢不同了,這回梁氏有錯在先,英韶要制裁他,合情合理。想到這裡,梁晉不禁一身冷汗。   「要完全按照合約上的數量發貨是不可能的。」魏子明揉揉眉心,「本來蘇總還在幫我們想辦法,看看他們的機台能不能跟我們這批零件配合上,跟技師討論半天,確定真的沒辦法才作罷。後來蘇總說了,到時候我們新零件趕出來,有多少發多少,只要在交貨日那天有出貨、當個月能全部出完,他就不追究。」他呼出一口氣,疲憊地說,「這回多虧有蘇總幫忙。一開始他們的人也沒發現零件尺寸有問題,還是蘇總細心,拿報告單去看,一個品項一個品項的核對,才發現的。他們的人當時臉色也很難看,應該是都沒想到我們會發生這種疏失。」   梁晉一聽,著實有些驚訝。通常合約上的交貨日,就是那一天要交貨完畢。蘇研安說「交貨日那天有出貨加上當個月能全部出完」這是一下子給他們延了一個月的期限。   有這種好事?梁晉鬆了一口氣之餘又有點猜疑,怕其中有什麼他沒注意到的陷阱。   「蘇研安他……」梁晉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問,總不能問魏子明「你覺不覺得他有陰謀?」這也顯得自己太陰暗了。他只好轉個方向問:「他最近怎麼樣,之前不是都沒怎麼去上班的嗎?怎麼這次一下子就發現問題?」   說到這個,魏子明的神情也有一些異樣:「蘇總跟之前有些不一樣了,我們這幾次過去,他都在。瘦了很多,不過精神還不錯。」他有心多提了一嘴,看梁晉微微皺眉又趕快把話題轉回來:「對了,你知道他英語能力很好嗎?他們工廠那個技師組長是英國人,這次他帶我們去工廠試零件的時候,跟人家全程用英語交談,那個英國腔之正統啊,還有一些專業術語、施作方式,我在旁邊聽他們兩個人討論解決辦法,嘰哩咕嚕的,我都要非常專心才聽得懂。」魏子明是留美的,英文沒問題,可是英國腔太重,的確讓他聽起來有些吃力。   魏子明跟著梁晉很久了,交情還算不錯,對於梁晉曾經跟蘇研安有過一段情,他當時是不理解的。他以為像梁晉這樣嚴肅認真的人,根本看不上蘇家的花花公子,後來聽說他們分手了,反倒認為這才是順理成章。現在無意中看見蘇研安認真工作、並且似乎還算滿有能力的那一面,突然感覺自己當初說人家紈褲子弟可能評價不公。他遲疑地問梁晉:「你說這個蘇總,是不是也沒那麼不學無術啊?」   梁晉看了魏子明一眼:「你說呢?」   魏子明摸摸鼻子,出了這種低級紕漏,看起來是梁氏比較不學無術。 (待續……) ================= 🧡 月光碎碎念 🧡 紈褲子弟配上不學無術,剛剛好! 蘇小安&梁小晉:你說誰😡😡😡 明天見囉!大家記得來呦😘😘
Like
9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