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絕世小可愛的笨蛋大佬攻(10)

Recap
第十章  就這? 54   蘇研安靜靜地聽梁晉將整件烏龍事故全盤托出,包括他當時對蘇家公子又妒又氣的陰暗心思、魯莽報復,都毫無保留地全部說出來。當蘇研安聽到梁晉說到朱彥銨的時候,平靜的臉上終於出現一絲驚詫的裂痕。   就這?就因為一個相似的名字,自己莫名其妙地被弄了?   蘇研安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一隻手習慣性地慢慢撫上胃部,看著自責的梁晉,他還是無奈地笑出來。   這個人,風度翩翩,謙謙君子,大概一輩子沒出過這麼大的糗吧!    55   「哈哈哈哈……」蘇研安爽朗地笑出聲,梁晉心驚地看著他。他設想過很多情況,蘇研安會生氣,會痛罵他,甚至可能會揍他,可他沒料想到蘇研安會是這種反應。   「研安,你別這樣。」梁晉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安撫他。   「我沒事,哈哈哈……」蘇研安笑著搖搖頭,「實在是……真有夠烏龍的。我也太倒楣了。」   「對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錯。」梁晉站起來,正式向蘇研安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又道了一次歉。   蘇研安坐在原位,等梁晉鞠完躬道完歉,才說:「好啦,我收下你的道歉。現在誤會都解釋清楚了,我也比較安心一些。」他愉悅地說,「我應該也要跟你說聲謝謝。謝謝你特地來告訴我,這樣這件事就可以過去了,我也不會一直掛在心上,老想著自己到底哪裡做錯。」他站起來朝梁晉伸出手,梁晉反射性地也伸出手,兩個人像是談完一場合作,愉快地握手致意。   梁晉對於笑得眉眼彎彎眼神晶亮的蘇研安,心裡響起警鐘。哪有人會在聽到這種事之後還會笑著跟人家說謝謝?心裡七上八下的梁晉,遲疑地問蘇研安:「你願意原諒我嗎?」   「當然啊,我原諒你。」蘇研安依然笑著說,「你都特地過來道歉了。」   聽到蘇研安爽快的原諒,梁晉沒有絲毫安心,反倒是更加心慌,他進一步追問:「那我們,和好了?」   「和好?」蘇研安輕輕抽出自己的手,笑容收了一些,溫和客氣地問他:「我們又沒有真正好過,要和什麼好?」    56   蘇研安笑咪咪地將梁晉送出十五樓。他緩步回來,進到自己的辦公室。一進辦公室落了鎖,他蒼白臉上的笑意再也撐不住。手用力壓住從剛剛就開始絞痛的胃,整個人摔進辦公室的小沙發,額頭冒出冷汗、不住地深吸氣。坐不住了,他就用拳頭抵著肚子,彎腰側倒在沙發上,將自己縮成一團。   太疼了。自從前一陣子喝酒傷了胃,這不爭氣的胃就時不時疼一下。可是從來沒像今天這麼痛過。   大概是一口委屈硬吞下去,太傷胃了吧!   蘇研安蜷縮著身體,卻還是努力想仰著頭,盡可能睜大眼睛。眼窩子深一點,眼淚就不會流出來。    57   樓下,梁晉坐在車子裡,看著蘇研安雖然笑著卻越來越蒼白的臉,知道他也在強撐。他不敢逼他,他怕自己再不走開,蘇研安撐不住了,會在他面前崩潰,失了體面。他必須給他一些時間獨自消化一下。   蘇研安是真的受了傷。無端端被人曲解遭人捉弄。那一句含著笑的、平靜的「我們又沒有真正好過」,已經洩漏了他的痛楚。他在陳述事實,也是控訴。曾經那麼坦露肚皮軟糯黏人的小貓,已經被他傷得完全失去信任了。   求人原諒這種事,非一朝一夕。他可以慢慢來。每天來。    58   春節過後恢復上班,梁晉真的每天都出現在蘇研安面前。   本來新一季的合約,魏子明跟英韶都談得差不多了,梁晉硬要插一腳進來,每天找不同的理由過來英韶問東問西。   魏子明實在很害怕原本談得好好的合作案,會被梁晉的莫名其妙搞砸。他偷偷打電話給英韶的總經理特助黃德源,問一下自家老闆有沒有被蘇總趕出來。   黃德源也一副看不懂這兩人在幹嘛的傻樣:「沒有欸,昨天梁總來,一連問了兩個多小時,問到都過中午了,我們蘇總都還是很有耐心繼續跟他聊。」說到這個,黃特助也不高興了,「你可不可以讓梁總不要這樣啊?我們蘇總前陣子胃病犯了,醫生說要好好養著,蘇家的營養師每天都送養生餐來要讓蘇總三餐定時,結果你們梁總一來,我們蘇總連飯都沒得吃。」    59   就這樣,梁晉得到關於蘇研安的新消息——他胃不好,需要好好養著。   當天晚上他就回家找最會煲湯煲粥的梁媽媽學熬粥,第二天在家忙了一天,在燒壞兩個土鍋之後,終於順利熬出一鍋鮮香滑順的山藥雞茸粥。   梁晉看看時間,傍晚五點半。以他這一陣子對蘇研安的了解,這個時間他通常還在辦公室。他用保溫罐裝好粥,飛車跑去英韶大樓。車子才剛剛開到大樓前的紅綠燈,就看見蘇研安的車從車道開出來,他趕緊跟上。   這一跟,就直接跟到夜神。    60   「研安,」梁晉在蘇研安要進夜神之前喊住他,「你胃不好還跑來喝酒?」略為指責的口吻讓蘇研安皺起了眉。   這陣子梁晉幾乎天天往他公司跑,他藉口談公事,蘇研安也沒有拒絕。每次他來,蘇總都是認真招待,將公事談好談滿。但是除此之外,蘇研安不再多給一句閒聊話。兩個人的關係就維持在不遠不近的安全距離。   可現在是蘇研安的私人時間,他看見梁晉出現在他面前,他著實有些不高興了。   「你跟蹤我?」蘇研安不解,甚至有些不滿地問。   「不是!」看見蘇研安貌似要發火了,梁晉急著否認。蘇研安挑高了一邊眉毛表示懷疑,梁晉只好說:「對,我跟著你的車過來的。可是我不是故意要跟蹤的,我是來送養生粥的。」梁晉將手裡的保溫罐提高讓對方看,「聽說你胃不好。你不要再喝酒了吧,先把這個粥吃了?我熬半天了。」   蘇研安看著梁晉手裡的罐子,也不伸手接。只是淡淡地說:「我沒有要喝酒。今天我有同學聚會約在這裡,我先進去了。」蘇研安轉身要推門,梁晉也跟著移動腳步要跟進去。   「你幹什麼跟進來?」蘇研安真的有些不耐煩了。   「我……這酒吧開門營業,你也不能阻止我進去吧?」梁晉擺明了在耍賴。   「他的確能阻止你進去。」穆野剛好出來看蘇研安到了沒,聽到他那渾蛋的前男友這樣說,沒好氣的撂話:「他是夜神的老闆,不讓你進就不讓你進,廢話什麼?保全!守著門,別讓這個討厭鬼進去。」   男神淪落為討厭鬼,一切咎由自取。 (待續……) ================ 🧡 月光碎碎念 🧡 梁晉!你就是個討厭鬼!😤 除夕啦!祝大家龍年吉祥😍 明天見囉(如果我沒忙翻天的話🤣🤣🤣)
Like
9
5 comments